无标题文档

中评社评:一国两总统 委内瑞拉内战已打响

2019-01-29 09:27

 

中评社北京1月29日电(评论员 乐国平)当地时间1月23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自行宣布就任“总统”,拒不承认现总统马杜罗的地位,委内瑞拉陷入了“一国两府”的局面。 

委内瑞拉的乱象不是新闻,自2013年查韦斯逝世,马杜罗接任总统后,该国就陷入了无休止的动荡。动荡的原因更是老生常谈:经济结构严重依赖石油出口、强行公有制挫伤了民众创富积极性、货币政策的失误等等。加之马杜罗既没有查韦斯的个人魅力,又缺乏足够的政治智慧,完全依靠查韦斯的光环坐上总统大位,随着委内瑞拉经济不断恶化,民众对马杜罗的不满与日俱增。加之委内瑞拉枪支泛滥、犯罪行为一向猖獗,如今愈演愈烈,委内瑞拉已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民众每天生活在暴力犯罪和缺粮少药的恐慌之中。 

查韦斯时期,委内瑞拉政府凭借对内高福利,和对外扬国威(同美国打口水仗、将西方在委企业国有化等),收获了多数民众的支持,反对派作为“西方帝国主义的走狗”一度人人喊打,但马杜罗的当下,经济的崩溃导致民众福利荡然无存,对马杜罗不满的民众转而去反对党那边寻找希望,反对党因此赢得了议会选举,现已控制了议会。不过委内瑞拉是总统制国家,最主要权力还在总统马杜罗手中,而军队高层,特别是国防部长听命于马杜罗,因此若无外部力量干预,反对派无法推翻马杜罗。 

但马杜罗也无法将反对派肃清,因为委内瑞拉社会其实早已失控,枪支泛滥、暴力横行,即使马杜罗掌握着正规军,也不能维持稳定,何况委内瑞拉经济一日遭过一日,马杜罗的反对者水涨船高,包括军队都时常出现哗变。因此,委内瑞拉实际上已经出现了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双方支持者每天在国土上大打出手,内战业已爆发。 

委内瑞拉的冲突经年累月,但外部环境在这几年间发生了很多变化,特别是拉美地区,左翼政治开始退潮,右派和极右翼势力异军突起,加之受到美国特朗普的煽风点火,拉美的巴西、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等国都建立了右翼亲美的新政府,对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左翼政府形成包围之势。其中尤以巴西为甚,极右翼的博尔索纳罗成为巴西新总统后,对拉美仅存的几个左翼国家(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尼加拉瓜和古巴)恨之入骨,召集其他拉美国家扬言要打击共产主义,加之大量委内瑞拉难民近年来流入巴西,对巴社会稳定造成麻烦,因此巴西欲将马杜罗除之后快。 

 

拉美的全面右转对委内瑞拉反对派造成很大鼓舞,连巴西这样的大国都明确支持委反对派,更有美国的怂恿,因此瓜伊多终于宣布自己才是委内瑞拉的“总统”,随即他的“总统”身份获得了美国、西方和拉美多数国家的认可。 

马杜罗自然深感愤怒,宣布委内瑞拉与美国断交,世界上同美国关系不睦的国家,比如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等,则表态继续支持马杜罗,支持者中还包括因为“修墙”问题和美国关系恶化的墨西哥。 

目前,委内瑞拉的内战局面得到了世界上多数国家的表态,泾渭分明的世界两大阵营,由于委内瑞拉冲突而进一步明确。不过,除了墨西哥外,马杜罗的其他主要支持者都距离拉美千里之遥,爱莫能助,而马杜罗的敌对国却都是委内瑞拉的近邻,已经对委虎视眈眈。 

外部势力对委内瑞拉的干涉不可避免,美国和拉美邻国甚至有可能直接出兵力挺反对派,而俄罗斯等国鞭长莫及,难以像保护叙利亚巴沙尔那样保护马杜罗,因此在外部干涉的条件下,委内瑞拉内战的胜负几无悬念。但是,委内瑞拉经济早已崩溃,暴力活动之猖獗,甚至超越了中东多数国家,这样一个烂摊子无论交给谁来接手,恐怕都很难妙手回春。 

其他几个拉美左翼国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尼加拉瓜陷入了和委内瑞拉类似的动荡之中,玻利维亚延续着封闭与贫穷,古巴则尝试愈发大胆的改革,可谓找到新的发展道路。某种意义上讲,拉美左翼确实走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 

对中国而言,查韦斯和马杜罗治下20年的委内瑞拉是一个严肃的教训,这种忽视物质基础、盲目冒进的民粹主义绝不是建设社会主义的方法,这样的弯路中国也曾经走过,也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今天的中国更要警钟长鸣,不能让历史的、外国的覆辙在我们这里重蹈。

热门推荐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