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医修例|张宇人:一年实习是应有之义,谴责港大医学院

发布时间:2024-07-10 18:07

今日(10日)立法会大会上,《2024年牙医注册(修订)条例草案》进行二读辩论时,法案委员会主席张宇人指该条例草案是香港服务业的“大手术”,将一个简陋的陈年法例改为一个结构严谨、符合现实需要的框架,又指牙医医学生“一年实习”是应有之义,但港大医学院对合理要求“拖拖拉拉”,他形容“尊重专业自主、学术自由尊重”在该案例下是一个极大的讽刺,直指学院“(耽)误了学生、(耽)误了社会”,应该要公开谴责。

张宇人称香港公营牙医严重不足、私营收费严重,导致市民被逼北上求医。资料图片

▲张宇人称香港公营牙医严重不足、私营收费严重,导致市民被逼北上求医。资料图片

张宇人表示,香港公营牙医严重不足、私营收费严重,市民被逼北上求医,现时2876名注册牙医重,45%为50岁以上,年近退休或半退休,更有8-10%居住于香港以外地方,证明人手严重不足、人才青黄不接,归根结底是回归后,包括牙医在内的香港医疗服务市场奉行保护主义、不对外开放,本地培训数目又极其有限,服务严重滞后。

张宇人形容“牙痛惨过大病”,而香港牙医服务的确“生大病”、急需改革,今次的条例草案如同一场“大手术”,原条例124条条文中仅有5条原封不动,大部分都被修改至“面目全非”,将一个简陋的陈年法例改为一个结构严谨、符合现实需要的框架,他形容“工程巨大”,能在立法会休会前恢复二读辩论“是一个奇迹”。

他表示,审议期间,针对现时就读牙医的学生是否需要参与一年实习的争议,分散了公众转移注意力,有人甚至质疑需否设立法定的“一年实习”。他认为条例草案应站在病人权益立场,“一年实习”是应有之义,但港大对合理要求“拖拖拉拉”,他形容“专业自主、学术自由要尊重”在该案例下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形容学院“误左学生、误左社会”,应该要公开谴责。

民建联陈永光指,对《条例》通过后非本地牙医培训的成效不乐观,强调并非要向政府泼冷水,而是内地及海外牙医社会地位高,薪酬待遇优厚,未必愿意来到香港“重新开始”。他又说,“有限度注册、特别注册”能够转为“正式注册”是主要诱因,但该过程并非容易,虽然明白专业八卦重要性、不反对相关“过度要求”,但希望条例通过过加大宣传、降低行政手续以吸引外地牙医。

A4林素蔚指,本次修例最大争议的是为牙科毕业生设立一年的实习期,对于有学生担心被终止实习后,是否等于“判咗死刑”,她认为在人手严重短缺下政府非常珍惜牙科毕业生,相信有关决定不会轻率,会有清晰指引决定和上诉机制。她进一步建议政府推动公私营合作,政府负担部分费用,甚至可以为市民采购内地牙科服务,或在医疗券中,增加专项的牙科金额等。

劳联林振升指出,任何输入人才或劳工的政策都要评估对本地僱员的影响,而牙医人手在2040年或之后开始将出现“供过于求”的情况,促请当局密切监察人力供求的情况,适时调整非本地牙医的引入速度,以确保本地培训牙医的就业机会。此外,《条例草案》建议为牙科辅助人员“升格”为牙科护理专业人员,他提议让牙科卫生员的工作范围增设注射麻醉药水,以便他们处理牙根深层治疗及其他非入侵性治疗。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