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为什么被诬陷?

发布时间:2024-07-10 11:18

宋仁宗赵祯要改革朝政,他让副宰相范仲淹带领改革。范仲淹写出了10件改革措施。仁宗极为高兴,除第七条军事建议之外,其余九条,补充细则,陆续下诏,全国执行,时人称为“新政”。

一旦真的搞改革,重新进行利益分配,与范仲淹对立的官僚就多了,因为他们的利益受到了损害。改革仅一年,相当一批大官僚、地方官和大太监开始暗中串通,组织力量策划铲除范仲淹。

这些利益集团有一个致命的阴招,就是告范仲淹等人暗中结党。

当朝宰相贾昌朝、前朝老臣夏竦等大官僚以及王拱辰等人暗中串通,指使谏官钱明逸向皇帝告状,说范仲淹拉帮结派,结党营私,扰乱朝廷,推荐的人多是自己的朋党。凡是他们一党的,竭力保护揄扬;不是他们一党的,一概加以排斥,置之死地。

这一告,触到了北宋建国以来最敏感的政治痛点。

宋太祖赵匡胤在夺取政权之后第三年(963年)九月,以唐朝牛、李党争造成许多后患为鉴,曾下诏书说:凡是及第的举人进士,严禁称主考官为恩师、老师,也不许自称为门生。宋朝统治者最害怕的是大臣之间结合成派系或朋党,发展成皇权的一个离心力量,他们要把互相牵制的原则充分运用到官僚的人际关系中。太祖之后,太宗、真宗及仁宗都在这方面表示了决绝的态度,决不让步。仁宗就曾多次下诏指示朝官“戒朋党”。所以,这实际上成了宋初以来一条家法,一道底线。

收到指控结党的小报告之后,宋仁宗想听听范仲淹的说法。庆历四年四月的一天,仁宗向各位大臣问道:“过去小人多结朋党,君子难道也结党吗?”胸怀坦诚的范仲淹竟回答说:“我在边防的时候,见到能打仗、会打仗的人聚在一起,自称一党,怯懦的人也自称一党。在朝廷上,正、邪两党也是一样。陛下只要用心体察,就可以分辨忠奸。假如结党做好事,那对国家有什么害处呢?”仁宗对这个回答当然很不以为然。

未曾想,就在朝廷中朋党之争甚嚣尘上、范仲淹因此逐渐失去仁宗信任的情况下,支持范仲淹的欧阳修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写了一篇《朋党论》的政论呈交仁宗,并在朝官中传阅。

欧阳修的文章,对派别问题不但不稍加避讳,反而承认大伙的确都在结党。有小人以利益相交的“伪朋”,有君子以“同道”结成的“真朋”。欧阳修提出,做皇帝的,应当辨别君子之党与小人之党,“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

这就等于向仁宗宣布,我们已经结成了一个君子朋党派系,同时这也是向仁宗的家法和底线挑战。从北宋皇帝极深的避讳和忧虑来看,如此理直气壮地宣告结为朋党,对新政来说非常不利。

果然,此文一出,引起轩然水波,因为对宋仁宗来说,这是一个极为敏感、极其严重的政治问题,再加上朝堂内外反对改革之声连成一片,仁宗为了维护皇权统治,于庆历五年正月罢免了范仲淹参知政事职务,贬官到陕西彬县。不久,新政大部分措施被停止执行。

王夫之总结这次改革失败的原因时,说仁宗性格上有毛病,耳根子太软,从善如流,从恶也如流。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