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寿和贾午的婚姻始于“偷香”

发布时间:2024-07-09 10:48

西晋权臣贾充有两个女儿,长女贾南风,嫁与太子司马衷;次女叫贾午,尚未许配于人。

南阳人韩寿,字德真,是三国时魏司徒韩暨的曾孙。家世既好,且年少风流,才如曹子建,貌似郑子都,走在街上,妇女多暗暗瞩目。他投谒贾充门下,希图加官进爵。贾充一见韩寿,果然是传说中的翩翩公子,便任他为司空掾,所有相府的文牍多出自韩寿的手笔。

贾充对韩寿极为欣赏,每次宴集宾僚,必让韩寿作陪。韩寿时常藉酒逞才,高谈雄辩,滔滔千言,座中的宾客都为他倾倒。

一天宾朋满座,韩寿在酒酣耳热之际,兴致所至,又开始口若悬河。不料屏风后面有贾午在偷听。

贾午很喜欢韩寿,暗想如能与他结为鸳侣,才不至于辜负一生。但又不能说,便抑郁无聊,整天躺在床上,不思饮食,竟得了单思病。女儿生病,贾充夫妇还以为她偶感风寒,每天请医生调治。她接连喝了数十剂药,不仅不见效,反觉得娇躯渐弱,病情日重。贾充忧急而没有办法,贾充之妻郭槐更焦灼万分。有个侍婢是贾午的心腹,她见贾午为此生病,便早早替贾午设了一法,即:由她去见韩寿,打听对方的情况。贾午同意了。

韩寿见到侍婢后,不觉心动,便问贾女姿色如何。侍婢说贾午沉鱼落雁,举世无双。韩寿正当年少好色时,便不顾利害,嘱侍婢回去曲通殷勤。

侍婢当即回语贾午,贾午见韩寿与己情意相同,不由得惊喜参半。侍婢为贾午设谋,让他们两人私会。贾午为情所迷,当即答应,并嘱咐侍婢以当夜为约会的佳期。韩寿也同意了。

侍婢整理好被褥,将熏香放在枕下。好容易熬到更鼓相催,侍婢悄悄的踅至后墙,屏息等待。韩寿到来后,侍婢将他引至贾午的闺房。

韩寿与贾午相见后,无限柔情,揽纤腰抚柔颈,进入床帏。最奇怪的是被底幽香,不是兰香也不是麝香,是一种从没闻过的沁人的味道。韩寿询问贾午,原来是由西域进贡的奇香,由晋武帝特赐给贾充,贾午是从父亲那里要来的。韩寿大为称赏,贾午说:“这不难,君若明夜踏月而来,妾当赠君若干。”韩寿应诺。第二天夜里,韩寿又从原路跳墙入室,再续鸳鸯春梦。

贾午已从父亲处偷窃了奇香,送给韩寿。韩寿得了奇香,藏在怀里,不敢让外人知道。不料此香一着人身,经月不散。韩寿在相府当差,免不了与人接近。众人与韩寿相遇,都觉得异香扑鼻,私下称为奇事。众人诘问韩寿,韩寿含糊其词,于是大家越发疑惑。

此事传入贾充耳中。他私下忖度,难道是西域奇香不成?但此香除六宫外,惟自己及大司马陈骞有一些,他稍稍分给妻女一点,怎么会到了韩寿手里?

贾充左思右想,疑窦百出。便宣召女儿的侍婢秘密查问,一吓二骗,得到了实情,贾充慌忙与妻子郭槐商议。郭槐似信非信,复去探问女儿。贾午和盘说出,又说除了韩寿以外,自己宁死不嫁。郭槐劝贾充将错就错,索性把女儿嫁与韩寿。贾充也没有别的办法,当下派人做媒,于是韩、贾做了夫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