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李斯前后判若两人?源于他的老鼠哲学

发布时间:2024-07-09 10:33

公元前208年,陈胜、吴广发动起义。局面失控,老板秦二世找来丞相李斯,严厉指责他:你是丞相,为甚么控制不了反政府武装?这是元首对内阁投的不信任票。

李斯在反省后,给秦二世打了一份关于改进管理技术的报告。这是一份逻辑上严密,但立论上荒谬的报告。作为丞相,应该劝诫老板勤于业务,励精图治,然而,在报告中,李斯公然鼓吹享乐至上,他创造了一个理论:“桎梏说”:作为君主,如果像大禹那样去操心操力,亲力亲为,“以其身劳于天下之民”,那么天下就会变成一件令人不愉快的“桎梏”,真正高明的老板,应该将天下变为娱乐场所,让自己纵情地享乐。

李斯又进一步说,为了能维持享乐主义,必须实行“督责”。具体做法,一是实行酷刑,“故天下不敢犯也”。二则在管理人才上,凡那些主张节约简朴的人,都得开除解聘,这叫“灭仁义之途”。这不明摆着把国家往绝路上推吗?

如果对照李斯年轻时写的《谏逐客书》,真难让人相信后文是他写的。从睿智的《谏逐客书》到弱智的上秦二世书,两篇报告的品位大相径庭,是甚么导致报告人的水准在降低?司马迁答:是“重爵禄”。

史上记载,当李斯遭到老板的不信任投票后,他的反应是“恐惧”,恐惧源于“重爵禄”,这导致他的决策水准降低,毫无办法,“不知所出”。就是那副国级待遇让李斯变傻了。

李斯在仕途上“重爵禄”,源于他的老鼠哲学。

当李斯在楚国官府做官时,一次上厕所,见到宿舍里的老鼠在偷吃厕所里的不洁食物,一旦有人或者犬接近,马上逃逸。李斯又到官府粮仓,却见到里面的硕鼠吃得满脑肥肠,住得宽敞,见人也不跑。见识过两种老鼠不同的生存状态后,李斯总结:人所谓的“贤”或者“不肖”,在于所处的环境。所处环境好,就是贤;所处环境不好,就是不肖。推而论之,作为一个管理人,应该选择一个强势的团体,选择一个大仓库,做仓鼠;而当时最好的“官仓”就是七国中最强的秦国。于是李斯从导师荀子那里毕业后,投奔到秦国。奋发努力,直做到丞相一职。

老板嬴政死于沙丘。赵高要换皇帝的接班人,找到李斯商量。在两人讨价还价过程中,那个雄鹰般的李斯不见了,换之以老鼠般的李斯:犹豫、胆怯、患得患失,“仰天长叹,垂泪太息”。那个玩弄六国于掌上的李斯不见了,换之以一个被太监牵着鼻子走的李斯。

为何李斯前后判若两人?因为赵高抓住了他的老鼠心理,展开强大而细腻的心理攻势:以李斯在“官仓”中的位置来威胁他,如果“官仓主人”是扶苏,那么,在“官仓”中享福的则是扶苏所信任的蒙恬、蒙毅等人;如果“官仓”主人是胡亥,那么他李斯还可以在“官仓”中做他的大硕鼠。最终,李斯答应了篡改继承人为胡亥。

可叹李斯尚有职业良心,有一天他实在压抑不住良心的谴责,勇敢而鲁莽地闯入皇宫,直接将真相透露给秦二世。可惜晚了,他被赵高罗织罪名后腰斩于市。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