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求贤若渴到自虐地步

2024-05-28 13:41

刘秀(公元前5年1月15日—公元57年3月29日),字文叔,南阳郡蔡阳县(今湖北省枣阳市)人。东汉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九世孙,汉景帝之子长沙定王刘发后裔。

建武十九年,刘秀尊汉宣帝、汉元帝为祖父、父亲,另外为亲生父亲南顿君刘钦立皇考庙。平定动乱之后,刘秀励精图治。政治上,提倡“柔道”治国,改革官制,加强尚书台权力,整饬吏治,精简结构,优待功臣;经济上,休养生息,实施度田,发展经济;文化上,大兴儒学、推崇气节,史称“光武中兴”。

如果说刘秀对马援的惺惺相惜纯粹是暖男的温柔礼貌之举,那么他对诸如周党、严光有点桀骜不驯的名士、逸民的忍气吞声,简直又是另一种的优美政治“柔术”,近于自虐的那种,曾经的神将的英武可谓是荡然无存。

周党是太原名宿,很有才,为此刘秀曾三番五次派人去召其做官,如果是别人,早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上朝了,然而名士自有名士的风采,居然周党却死也不从,很有性格。

后来,周党似乎是动了凡心,便有心去见刘秀一面。而要见皇帝的周党却没有刻意打扮一番,甚至于别出心裁地用树皮包头一身短打就去会会刘秀,让人都看呆了,不知哪关不严进来了一个野人。

看到自己心仪的名士亲自送上门来,看来自己的笼络策略起作用,刘秀当然有点心花怒放,他是出了名能举贤任能的人。不料这很有个性的周党,却不是诚心诚意来投奔他的,甚至只是大老远跑来通知刘秀说,感谢天子厚爱,对于天子的官位从来不感兴趣,别再派人登门骚扰了,以免大家都尴尬,云云。

说完,周党潇洒地扬长而去,留下有点发呆的刘秀,这世间官位大家基本上都趋之若鹜,人生一世不就图个升级发财吗?居然周党弃之如敝履,果然是高人是也,刘秀心中更加暗喜,但人各有志,也不好勉强,于是也大方地给他放行,充分尊重他的选择权。

还有一个小故事,更能说明刘秀笼络读书人到了自虐的地步。

却说刘秀曾有个年少成名的同窗好友叫严光,为人却十分低调,总是不喜欢显山露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款式。而以好笼络人才出名的刘秀,一当上天子就以搜罗天下名士出来帮助汉帝国进行经济文化建设为乐,于是便想到了这位少年就爆得大名的好同窗,四处派人拿着严光的画像却寻找已经隐姓埋名的他。

刘秀原以为穷困落魄的严光会吐饭回应,至少让天子大老远跑来求着做官就是一种至上荣耀,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大好事,居然比周党还有性格的严光,却正眼都不看一下刘秀,只顾旁若无人地睡着,甚至不想和刘秀叙旧聊天,共忆同学之情。刘秀也不恼怒,却趁势与他躺平,同时亲热地抚肩搭膀,极尽卑躬屈膝地套近乎,以便拉近两人距离,让他答应出仕。严光却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说大家是没有交集的平行线,志不同道不合,何必强求?刘秀也有点面子上挂不住,就只能失望而回了。

原以为受到这次“自虐式求士”失败造成的心理阴影过大之后,刘秀铁定会死了那份心,殊不知过不了多久,心里记挂好同学的刘秀还是贼心不死,继续“犯贱”式地再次去找严光。

这次,聪明的刘秀改变了求人方式,既然严光对官职不是热衷太感冒,那么就先从精神共鸣方面下功夫吧。所以,刘秀这次去,除了像上次一样与严光亲热地同床共枕谈旧情、话家常、论人生,一句出仕的事宜都没提,就这样像学生时代一样无顾忌地疯玩一些时日之后,严光也暂时卸去了所有提防之心,大家有说有笑地颇为融洽,刘秀甚至半开玩笑地问严光说:“我是否比以前够意思?”严光当然也是很满意地点点头,很放得开的款式,甚至野起来晚上睡觉都敢把大腿十分热络地伸到刘秀的肚子上,好得像亲兄弟似的。

而有了这样的有效铺垫,刘秀才慢条斯理地道出了此行的目的,那当然是请严光做官,而且一开口给予的就是相当高阶的谏议大夫之职。看到刘秀这“不怀好意”的图穷匕首见,相当清高的严光认真想了想,最终还是不留情面地拒绝了刘秀,且从此隐居山林,效张良从赤松子游,不再见刘秀,自讨没趣的刘秀又一次吃了闭门羹,原来东汉的人是这样的有趣这样的高逼格,如此品性高尚啊,不愧是“风化最美”的朝代是也。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