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伪装的“苍蝇人”袁昂

2022-11-23 15:56

苍蝇人”什么模样?用一句话简单描述,就是其品行被人看成蜜蜂,实际上乃苍蝇。就像昆虫中的大头金蝇,不论外观形态和个头大小,都与蜜蜂十分相似,以致人们看走眼,误认作了蜜蜂。

说“苍蝇人”,首先想到的一个人物就是三国时的华歆。这个印象,倒不是因为受《世说新语》中那则管宁与他“割席”断谊的框定。读《世说新语》有关华歆的几段,得出的印象只是他仅略次于管宁而已,比别人(如王朗)可是强多了。把华歆视为“苍蝇人”,主要是看了《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之后。《三国志》说华歆,平时“议论持平,终不毁伤人”;当豫章太守时,“为政清静不烦,吏民感而爱之”;当曹魏司徒时,素日以清贫自守,把封禄赏赐救济亲戚故旧,家里没有一担米的储藏,云云。

仅以陈寿上述之视,华歆妥妥的“蜜蜂”一枚,可千古流芳。可是看《三国演义》中的华歆,却让人牙根发痒,其“苍蝇”的嘴脸暴露无遗。这里姑且不说他先投孙吴后又投曹操的“奶孩”状,只说他当曹操鹰犬杀伏皇后那一节:汉献帝眼见曹操就要篡位,同伏后一起大哭。伏后给父亲伏完写信求教,伏完密谋联合孙、刘灭曹。曹操早在汉献帝身边布满了特务,事情当然很快就暴露了。伏后躲在夹壁中逃命。已担任尚书令的华歆奉命前往收拾,搜索不见,“料在壁中,便喝甲士破壁搜寻。歆亲自动手揪后发髻拖出。”伏后求饶,华歆哪里肯放过?伏后披发跣足,被推拥到曹操面前,由曹操让人乱棒打死,伏后所生的两个儿子和伏完一家全被杀掉。

说“苍蝇人”,不能不说南北朝时南梁的袁昂。永元二年(500年),行荆州府事萧颖胄、雍州刺史萧衍等奉南康王萧宝融起兵,反对东昏侯萧宝卷的统治。西台军(指南康王麾下的萧颖胄、萧衍等西军)兵锋直指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沿途各地州牧、郡守尽皆望风降服,唯独吴郡袁昂等少数人固守抗拒。

这袁昂可是南齐标志性人物,他出身南朝名门世族“陈郡袁氏”。正因为此,萧衍亲自写信劝谕,以“大军一临,诛及三族”相威胁,袁昂回信抗辞。中兴元年(501年)十二月,建康被西军攻克,东昏侯政权覆灭。此时,袁昂眼见大势已去,只得“束身诣阙”,向萧衍谢罪。归顺萧衍后,先被起用为后军将军、临川王萧宏的参军事,随后步步高陞,长时间位居侍中、尚书仆射、尚书令等高官显职,到中大通五年(533年)九月,他73岁时被加授为特进、左光禄大夫,任司空。

80岁临终前,他上疏推辞死后的赠官和谥号,又告诫几个儿子不得请求为自己撰写行状或墓志铭。尽管其子在他死后多次上表陈述其遗愿,但萧衍坚持不允,仍册赠袁昂谥号为“穆正”。“穆正”者,表扬、表彰其乃“正”人也。

就袁昂拒降那一页,《魏书》《梁书》《南史》《南朝秘史》均作“蜜蜂”赞,而对其最终投降鲜见发声,状若“为贤者讳”。倒是《南史》中有个情节,让其露出了真面目:投降7年后,他授吏部尚书,梁武帝萧衍对他说:“齐明帝用你做黑头尚书,朕用你做白头尚书,相比之下,朕心中实在有愧。”袁昂有一个有点肉麻的回答:“臣从出生到现在,已经四十七年了。四十岁以前,命是臣自己的;四十岁过后的七年,是陛下赐给臣的。七岁做尚书,这不算是晚达(晚显达之意)。”

倘若说他先前拒降,颇有些“正”气的话,这里用“七岁尚书”向新主子表达忠诚和感恩,却是“正”人心思不到也说不出口的。于是便成了后世笑料,堂而皇之地上了明代的《古今笑史》。

王安石在《知人》中有云:“贪人廉,淫人洁,佞人直。”越是贪婪的人越伪装清廉,越是荒淫的人越伪装纯洁,越是奸诈的人越伪装正直。这话可作为辨认“苍蝇人”的一面历史之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