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永雄:小心芝士的孔穿起来啊

2022-10-01 14:04

早前警方拘捕了七名涉嫌滥发二万张免针纸的医生,政府宣布由这七名医生发出的免针纸,将于十二月十二日失效。据《星岛日报》报道,政府内部目前有八百五十个公务员持有免针纸,当中约三百人持有这七名问题医生发出的免针纸。政府十分重视事件,认为要严肃处理,甚至不排除转交警方作刑事调查。

政府的处理手法可严可宽:

一、从严。报道引述有公务员表示,其部门会抽出那七名被捕医生所发的免针纸,并要求涉事公务员重新提交其他医生发出的免针纸,如无法提交,不但不能进入办公室,并当作纪律问题实时炒鱿。意味着即使员工补打两针疫苗,部门亦有合理理由认为员工之前提交的免针纸是虚假的,所以当作纪律问题处理。

二、从宽。即使涉事员工从其他医生拿不到免针纸,只要马上补打两针疫苗,若其部门愿意从宽处理,该员工仍可以继续上班。不过,其他问题又来了。今年十一月三十日,第三阶段对疫苗接种要求生效,进入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表列处所,需要打齐三针,若现在才去打针,打完第二针,要五个月之后才可以打第三针。换言之,在十一月三十日之前,那些拿了虚假免针纸的人已赶不及打第三针,即不能进入包括政府办公室等表列处所。那么,那些没能打齐三针的人,仍可能变成“无故缺勤”而被炒鱿。

如果政府要对该三百名公务员从严处理,当然可以追究使用虚假文书的刑事责任,有些问题值得研究:

一、虚假免针纸真的难以证明吗?很多人凭直觉,认为去向私家医生索取免针纸,是一对一的行为,过程是真是假,警方难以搜集证据去证明。但现实上,执法人员循证据法搜证,要对每一个环节进行调查,例如盘问涉嫌领取假免针纸的人,以甚么理由取得豁免,例如严重疫苗敏感,有何证据有此病历。又例如医生诊断是否可发免针纸的过程,当中涉及大量的事实细节。

我读法律课程时上过Advocacy(讼辩课),代入打官司举证的情景,才知道如果是假的事情,创作证据,很易漏洞百出;如果是真实的事情,只要如实陈述,所有的事实链条,都会清楚地贯穿起来。领取假免针纸的人要创作虚假证供而不留漏洞,难度会比想象中大得多。

二、主犯会否认罪?现时被捕的七名医生,由于发出数以千计的免针纸,本已极之可疑。部份被捕的医生更被执法人员“放蛇”拘捕,更是罪证确凿。所以不排除最后会有部份涉案医生会认罪,和盘托出他们发出虚假免针纸的细节。届时向他们领取了虚假免针纸的公务员,如创作了一大篇虚假证供,就会掉进越位陷阱中,无所遁形。

三、香港作伪证刑罚严重。据《刑事罪行条例》第31条,在宣誓下作假证供,可处监禁7年及罚款。公务员如果为了保住份工而作假证供,会惹来事前完全想象不到的灾难。

这令我想起“瑞士芝士理论”(Swiss Cheese Theory ),这是灾难控制和风险管理的重要理论,由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詹姆斯·瑞森(James Reason)于一九九○年提出。瑞森指芝士在发酵的过程中,会产生很多小孔。将芝士切片后,将它们叠起来,在一般的情况下,由于每片芝士的小孔位置不同,相互遮掩,光线不能直透而过,不过在极例外的情况下,芝士的小洞刚好连成一线,让光线可以直透而过,芝士在这样的环境下,特别容易变坏,形成灾难。

领取假免针纸的公务员,正面对着这种灾难。当日给医生钱买免针纸,以为很难会被人发现,结果被发现了。在上司调查他的时候,他若再说谎,编造假证据为自己辩护,被上司揭穿了谎言先丢失工作,继而再被警方控以行使虚假文书罪或伪证罪,因一件小事而触发重大的灾难,最后要坐监收场。

遇到这样的情况,唯一的做法就止蚀,诚实地面对问题,不让灾难扩大。

卢永雄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