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约会软件在中国增多,不只为谈情说爱

2022-09-29 10:58

《纽约时报》9月27日文章,原题:约会软件在中国蓬勃发展,但并非只是为了约会 今年6月,当上海摄影助理瞿同舟(音)开启她期待已久的中国西部之旅时,她发现她来到的城市并不欢迎她。受疫情影响,当地人对旅客持谨慎态度,一些酒店拒绝她入住,担心可能带来病毒。

因此,她转向在中国流行的两款约会软件探探和积木。她了解与陌生人会面的风险,但此类软件也成为新朋友的源泉,包括兰州市的一名生物技术创业者、西宁市的一位藏族医生和新疆克拉玛依市的一位公职人员。在每一站,她认识的新朋友都为她提供住处,并带她光顾酒吧和其他当地场所。“如果不使用这些软件,我就不会遇到这么多人,”28岁的瞿说,“没有人会把我带到当地的街头巷尾。”

过去两年来,中国对国内科技行业展开整顿行动,但约会软件却在该行业的角落蓬勃发展。有数据显示,今年在中国下载量超过1000次的约会App从2017年的81款猛增至275款。另有数据显示,去年投资者对中国约会和社交网络公司注资超53亿美元,远高于2019年的3亿美元。中国科技巨头也在测试、收购和投资有望将陌生人聚集在一起的新软件。

这些软件蓬勃发展并不仅仅因为人们借此发展浪漫关系。在中国的结婚率和生育率处于历史低位之际,它们的确有望推动人们走向婚姻,但随着疫情严重影响社会关系,它们还在帮助用户抵御孤独。对许多人来说,此类软件已成为虚拟庇护所,即城市规划专家们所说的工作与家之间“第三空间”的21世纪变体,供人们探索爱好、讨论热门话题并结识新朋友。

当网恋于本世纪最初几年在中国兴起后,建立关系的决定权越来越落入个人手中,而非过多掌握在乡村媒人、父母和工厂老板手中。许多人渴望这种转变。随着约会软件的到来,该趋势在2010年代加速发展。

这些软件本身也发生变化。此前有约会软件因长期根据外貌匹配用户,而被指责助长勾搭风气。近来,它们开始将兴趣、爱好和个性作为安排人们新邂逅的基础。在中国某研究机构去年10月开展的调查中,8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使用过这种软件,而其中大多数称他们主要希望借此扩大其社交圈,而非寻找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