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信听母亲话成朱棣宠臣

2022-09-22 16:11

明成祖朱棣,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以藩王身分靖难成功,从而荣登皇位的帝王。而在近四年的靖难之役中,朱棣之所以能够取胜,无外乎是其善于将兵,这一点上,对于张信——这位日后的明成祖朱棣宠臣的任用上便可见一斑。

张信其父张兴,原只是临淮的一个平头百姓。而在元朝末年的大起义中,适逢乡党朱元璋濠州起兵,张兴便投身其中,成为朱元璋麾下一员。

但张兴却并不像徐达、常遇春、李善长这等出类拔萃人物,用时髦的话说他身上并没有主角光环,因此除了资历之外,战功上却是乏善可陈。

在大明初立之后,张兴官至永宁卫(今河北张家口附近)指挥佥事。指挥佥事,也不过官秩正四品,比之上面的诸公不仅是官秩不及,更可谓是名亦不显达。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在历史的滚滚前行中,有的人便会机缘巧合地成为那个撬动其运转的转子。而这个人就是张兴的儿子——张信,他也更是凭借其父亲张兴的余荫以及母亲的一句劝说、自己的抉择,一跃成为明成祖朱棣的宠臣,家族更是因此而兴盛十代,直至明亡。

就在张信凭借父亲张兴的余荫,承袭永甯卫指挥佥事之后,张信又在调任普定、平越等地之后凭借跟随顾成平定叛乱之功,而被拔擢为都指挥佥事(正三品)。

作为一员有勇有谋的虎将,张信也进一步地登上历史的舞台中央,迎来了他的“表演时刻”。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龙驭宾天,年轻的建文帝朱允炆荣登大宝。与朱元璋相较,朱允炆的手段无疑是极其稚嫩的。上位伊始,朱允炆皇位未稳,便听从其师傅黄子澄、齐泰建议,开始着手削藩。可是,年轻的朱允炆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叔父们。此时驻守北平的燕王朱棣,显然也已经成为了建文帝朱允炆的眼中钉肉中刺,必须要拔除。

于是,张信在群臣的举荐之下被建文帝调任北平都司。于此同时,建文帝还秘授张信、张昺、谢贵三位将军诏书,授意他们谋取朱棣。

《明史》上记载,张信在接到建文帝谋取朱棣诏书后,惶惶不安。是以也被母亲察觉,便问其故。而在摒退左右告诉母亲“密旨欲得亲王,奈何?”之后,张母却大闫灿灿:“不可。汝父每言王气在燕。汝无妄举,灭家族。”而就是这样看似不可取信的一句燕王府有“王气”的谶语,却让张信成为了建文帝朱允炆委以重任的三位将军中的叛徒。

对于驻守重镇的燕王朱棣,张昺、谢贵、张信也在接到齐泰密诏后,本应随时准备勤王。但是,此时的朱棣一直在托词生病,张信又有母亲的一席话劝告,随即便开始了“投诚”。他前往燕王府告密,奈何朱棣装病不能得见;遂又乘坐妇人之车,偷偷溜进燕王府邸,即便此时朱棣仍是装病。

可在张信言辞恳切的投诚之语,和盘托出之下,朱棣终于信任了张信,甚至于有“生我一家者子也!”的感激之语。

在张信传递了要谋取朱棣的消息后,朱棣随即便与姚广孝合谋,以张玉、朱能秘密埋伏,待到张昺和谢贵而来,直接将不屈服于他的二人斩首。

如是之下,一场靖难之役展开。至于张信,又率麾下兵马归顺。期间,张信跟随朱棣攻克大同,大破盛庸,并随其一同攻破南京。对于张信之功,朱棣可谓是感激备至。不得不承认,倘若张信能够如张、谢二将一般朱棣断无可能取胜。但历史就是这样不容假设。

而在朱棣荣登大位之后,张信被擢升为隆平侯,食禄千石,世代承袭伯爵,其恩宠更是一时无两。朱棣甚至不以名讳称之,而是以“恩张”称之;期间更是想纳张信之女为妃,为张信拒绝;一概机密之事也委任张信。即便是张信因此恃宠而骄,有违律法,都不予追究;而在明仁宗朱高炽即位后,张信还被加封少师之官职。宣德朝,张信也深得宣德帝宠信,屡有重任。

直至正统七年(1442年),81岁的张信去世,被正统帝朱祁镇赠郧国公,谥号恭僖。而凭借六朝履历,凭借朱棣恩宠,张信一族世代承袭隆平侯爵,传袭了八世十代,与大明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