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独派”释囚未悔改,仁慈是最大残忍?

2022-09-22 08:55

社会上部分人一直希望当局给予机会已经服刑的年轻人,是重投职场也好、是继续进修也好,总之就是协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为释囚提供机会,笔者当然不反对,然而笔者近日分别看到“羊村案”和“贤学思政”案犯人的自白,他们明显全无悔意,与其说是求情或忏悔,倒不如说是趁机鼓励“同路人”继续违法抗争。对于这等不知悔改的犯人,社会不但不必给予机会,更应时刻留意他们获释后的行动,免得暴动死灰复燃,甚至有人以自身知名度再次煽惑青少年犯法生事。

“羊村案”犯人全无悔意

早前在“羊村煽动刊物”案中,被判“串谋刊印、发布、分发、展示或复制煽动刊物”罪罪成的几名前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理事,日前在区域法院求情。事发时担任外务副主席的杨逸意在庭上亲自陈词,直言对选择无悔,“唯一后悔系未能赶及被捕前出版更多绘本,或对绘本质素有更多执着”;时任秘书伍巧怡同样全无悔意,她在亲笔求情信上提及,涉案的三本绘本“与其说是煽动甚么,不如说是要记录见义勇为的行径”。

“羊村煽动刊物”案最可怕之处,是几名被告以儿童为荼毒目标,藉着自己担任言语治疗师可以经常接触儿童之便,出版煽动刊物试图对儿童进行“洗脑”和植入仇恨的种子。容许这些出狱后继续担任言语治疗师,让她们再次接触儿童,这对社会毫无疑问是弊大于利。给予机会?试问社会可以给予甚么机会呢?

认罪不认错 继续煽惑青年?

再举一例,已承认《香港国安法》中“串谋煽动他人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前贤学思政前召集人、今年廿一岁的王逸战,将于本星期六(24日)求情。王逸战认罪,但是否有悔意呢?他近日在个人社交网站发文,称对判刑结果虽然无期盼,但无怨无悔:“至少我曾尝试追求那看似遥不可及却美好的理想,所有苦楚都甘愿受之。”他又称,庆幸生于动荡的时代,勉人“不要小看个体的力量”:“继续择言固执,一起昂首走那未完的路。”

横看竖看,王逸战都肯定是没有悔意吧?不但没有悔意,他还选择继续透过文字,去激励所谓的“同路人”,继续走那“未完的路”,他所指的究竟是甚么路?暴动之路?“港独”之路?敢问一句,社会真的应该为这些人提供机会吗?对于冥顽不灵的犯人,提供机会给他们,岂不是对香港正常人很残忍?

帮助释囚更生和重新投入社会,没错是政府应有之义,对于有悔意的年轻人,社会亦乐意给予无尽的机会。然而,若那些释囚,始终拒绝承认错误,继续走昔日的老路,甚至躲在暗处,以不同途径蛰伏社会各处,死心不息企图作乱,那么我们就不能手软,不但不应支援,更应采取严厉措施,曲突徙薪。是的,我们“好心”,但亦不能因此“做坏事”。

原姿晴

前传媒人,现任职顾问

原标题:来论|“独派”释囚未悔改 仁慈是最大残忍?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