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动荡变革加剧,香港须“居危思危”

2022-09-22 08:03

周八骏

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接近3年,香港多数居民对抗疫不同程度感到疲惫或烦扰,渴望早日回复疫情前生活和工作状态。香港经济高度依赖外部经济,商界、专业界普遍强烈要求早日恢复疫情前与内地和外国出入境状态。这一切属于人之常情。但是,必须明白,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相迭加,即使新冠疫情结束,香港经济与外部经济关系,香港居民生活和工作状态,都不可能立即回复或恢复新冠疫情前的状态。新冠疫情前,强调居安思危。而今,必须“居危思危”。

中国和俄罗斯由特朗普政府开始被宣布为美国主要对手;拜登政府在军事上已把俄罗斯当作主要敌人:在政治、经济上已把中国当作最主要对手,在军事上则视中国为美国中长期最主要对手。香港是中国一部分,“居危思危”的涵义,便是必须高度关注和积极应对主要来自美国的遏制和打击。

美全方位遏制打击中国

新冠疫情溯源问题至今未获解决,在可预见的未来,国际社会很可能没有共识。值得重视的是,9月5日至9日,应俄罗斯要求,《禁止生化武器公约》缔约国正式协商会议在日内瓦召开。俄罗斯代表团在会议上披露一系列文件,揭露美国从事违反《公约》的活动。其中,美国专利商标局在2015年接受一项名为“毒蚊空中释放系统”的专利申请,专门标注该技术一旦“调整或清除法律限制”,可立即用于军事用途。美国代表在会议上辩解称,该专利申请由私人实体提出,未付诸生产,而只有付诸生产才违反美国国内法。俄方的揭露是令人震惊的,美方的辩解则是苍白无力。俄方还揭露,美国正研究“毒弹”——将传染性病毒混入子弹,人被子弹击中,不死于枪伤也死于病毒,并将传染更多人。为这项实验,美国防部已从乌克兰运出逾1.6万个生物样本。美方回应俄方这一项指控,语焉不详。

9月13日,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公布,该中心在对西北工业大学遭境外网络攻击事件进行调查过程中,在西北工业大学的网络服务器设备上发现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专用的网络武器“饮茶”(NSA命名为“suctionchar”)。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对NSA使用“饮茶”攻击我国网络的手段和机制作了详尽揭露。美方没有做实质性回应,不啻变相默认。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动摇和改变的,是从16世纪至20世纪西方主导全球的格局,是二次大战以来以联合国及其所属组织为代表、实际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是20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美国作为全球唯一霸权的地位。美国无所不用其极地阻挠和破坏,不仅对中国已展开全方位遏制加重点领域脱钩的“新冷战”,而且已策动西方阵营与俄罗斯热战。

今天,我们是否已遭受某国生化武器攻击尚未确定。但是,我们必须对某国大规模从事生化武器研制保持应有警惕和戒备。

融入国家大局是根本出路

NSA攻击我国网络是否已属于网络战尚可讨论。但是,21世纪必有非传统的战争形式,网络战必居其一,我们必须建立足以应对和反击的能力。

写上述文字,无意批评香港多数居民渴望回复或恢复新冠疫情前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无意批评香港商界、专业界要求早日恢复新冠疫情前对外人员交往的状态,而是指出我们要冷静地看到,不可能立即回复或恢复新冠疫情前状态。

有一种观点称内地快将改变抗疫总方针。持这种观点的人,不仅混淆防抗疫情的基本原则与具体措施,而且,误解国家最高领导层对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迭加新冠疫情性质之判断。

毋庸讳言,至今在香港仍有为数不少的一部分居民在意识形态和情感上偏向美西方,不愿意承认或接受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然而,形势比人强。香港社会不仅必须“居危思危”,而且,面对愈益动荡变革的世界,必须抉择。香港唯有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加快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善良意愿和美好的憧憬不能代替客观清醒的研判。相反,客观清醒的研判才能引领香港在前所未见的困境中找到出路。

资深评论员、博士

原标题:知微篇/全球动荡变革加剧 香港须“居危思危”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