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永雄:谁为狼羊定分界

2022-09-13 08:35

言语治疗师刊发《羊村儿童绘本》案上周六(九月十日)审结,五名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成员,因为前年六月四日开始发布三本被指有煽动成份的儿童绘本,同遭起诉一项串谋刊印、发布、分发、展示或复制煽动刊物罪。五人不认罪受审,最后被国安法指定法官郭伟健判处罪名成立,最终五人在区域法院各被判处监禁十九个月。

五人发布的绘本对象是儿童,三本刊物《羊村守卫者》、《羊村十二勇士》及《羊村清道夫》,被警方指控他们出版煽动性绘画,意图美化暴力,把涉嫌犯罪者英雄化,以及煽动儿童憎恨政府和司法制度,最后被逮捕判刑。

可以从几个角度分析案件:

1. 部份被告显然并无悔意。

首、次被告黎雯龄和杨逸意上周六均解聘律师代表,自行在庭上最后陈情,首被告黎雯龄甫开始发言时已总结该案关键在“言论自由有几自由?系咪免费?讲完有无代价……”主审法官郭伟健认为她的发言属政治宣言,与判刑无关,中止其陈情,叫她不服可以上诉。

次被告杨逸意陈情时指该案“与其话审视三本绘本有冇散播谣言,不如话系对正确历史观嘅审判”,认为“三本绘本有无真实反映民间史观社会情绪定系散播谣言,只有人心可以审判”,“我无后悔企喺羊嗰方⋯⋯唯一后悔系我赶唔切喺被捕之前出版更多绘本。”

根据法例,本控罪首次定罪最高罚款五千元及监禁两年,案中被告被判十九个月刑期接近上限,所以即使被告无悔意,法庭亦没有太多重判空间,皆因控罪的限制。如果控方以《港区国安法》罪名起诉,若入罪刑罚就不一样。

2. 法官聚焦宪制秩序。

煽动罪的其中一个焦点是煽动他人憎恨政府和司法制度。郭伟健法官判刑时指,被告藉带有危害港府及中央政府意图的绘本,对儿童读者进行洗脑。尤其是故事结尾中要求儿童思考如何应对狼,有儿童回答要战斗,反映出绘本会在儿童心中种下仇恨,荼毒儿童思想。法官要被告对自身行为抚心自问,指儿童如白纸一纸,但是被告非但没有将基本事实及真相告知他们,反而利用言论自由去否定中国对香港的主权。

郭伟健在判刑前指,绘本煽动儿童读者相信香港并非中国的一部份,郭官指“牧羊人”离开是因为无权继续管治这个地方,绘本里的“狼”只是取回本来不应被抢走的东西。总括而言,郭官突出宪制秩序,指香港是中国一部份,不能误导儿童否定中国对香港的主权。

不过,郭官判词对被告以“狼”来形容中央与特区政府,以“羊”来描述反抗者,却没有多少论述。“狼”在童话中是凶残狡诈的动物,这个标签已十分负面,有煽动儿童仇视中央之嫌。中央对香港做了甚么“狼”的事情呢?

换一个角度,反抗者自比为“羊”,美化自己的形象。由二○一四年违法占路,到二○一九年暴力示威,随意在街上围打异见者,掟汽油弹破坏,在马鞍山放火烧人,这些行为有几“羊”呢?这些暴力示威者是否披着羊皮的狼呢?谁为狼羊定分界?是这些自以为历史站在他们一方的反抗者?

3. 定煽动罪先例。

案中被告似乎认为言论自由不应有界线。他们制作的“羊村绘本”向儿童洗脑,叫儿童去战斗。但大多数的家长,不会想自己的仔女做放火烧人的斗士,伤人后被捕下狱,或者流落天涯。家长们都有免于自己的幼儿受包装成童书的政治宣传毒害的自由。社会不自律,就只能由政府来规管。

发布煽动刊物罪有几十年未被引用,皆因社会平安自律。如今再被法庭引用,成功定罪,虽然地方法院判决未成为有约束力的案例(要高院或以上判例才是),但也有重要参考价值,闻者足戒。

卢永雄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