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烂尾楼起风暴,苦主奇招维权

2022-08-02 07:56

去年底,郑州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已全面停工。

去年底,郑州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已全面停工。

“进城读得半卷书,年少轻狂,错把霓虹当月光,散尽家财,安家西棠,轻狂变沧桑......”,全国多地频传开发商资金链断裂衍生楼花烂尾事件,在“重灾区”河南省,号称当地“最高学历楼盘”的业主群近期爆红网络,他们召集两千名苦主编创《人间剧本》,又运营社交媒体、制作短视频,以“高知”身分“求关注”维权。 另一边厢,因收楼无期而抱团“断供”的风暴,亦愈演愈烈,大批业主不惜冒着失去信用的风险“赖债”,向开发商与银行施压抗议。

“给十万元(人民币,下同)补贴,套牢你二百万,郑州靠烂尾楼‘引进’人才,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作为自动化专业的博士,张先生透过“引进人才”政策回到郑州,于二○二○年买下“永威金桥西棠”(简称“西棠”)一个总价二百四十万的三房单位,前期投入一百多万元。 他向记者谈及楼盘停工,难掩愤懑:“一套房掏空了家里两代人的六个口袋,让你想走也走不了。”

多年来,内地房企凭借高负债、高杠杆和高周转实现规模扩张。 随着经济景气持续沉沦,加之官方祭出管控房企举债的“三道红线”,犹如“紧箍咒”,触发楼市跌入近年来的最低谷。 曾经的中国第一房企恒大集团爆雷以来,房企资金链紧张、项目停工情况更愈加严峻。

郑州西棠住宅项目,因毗邻多所高校,吸引了大批享受人才补贴购房的高学历群体,这里的业主有企业高管、金融从业者、公务员,也有大学教授、科研工作者、医生。 去年底,因开发商之一金桥置业挪用十六亿元项目资金,这个“人才楼盘”陷入停工。

起初,西棠“高知”业主通过各级信访,上街拉横额维权,却遭遇相关部门推诿搪塞,还有人被公安带走。 他们于是把各自经历编写成长达七万字的剧本,还开设视频号吸睛,引发广泛关注。 七月初,十亿元挪用资金被追回,当地政府并承诺,力争在2024年交付项目。

人才楼盘“表演式复工”

不过,在张先生看来这只是“表演式复工”,从各工程分包,到材料采购,复工层层受阻,承包商更被拖欠巨额,“如果这十亿只用来盖房,项目应不至于烂尾,但惦记这些钱的人太多了。” 他直指,楼盘停工属“人祸”,项目资金被挪用,当地房管局难辞其咎。

“我只是想给孩子们一个家,没想到却是夜不能寐的开始。” 相较高学历业主“花式维权”,单亲妈妈阿玉则艰难地决定下月开始“断供”,“真的无路可走了,饭都没得吃,还要诚信做甚麽,就破罐子破摔吧。”

去年,阿玉向亲朋举债勉强凑够二十万首期,又向银行贷款五十七万元,买下郑州恒大养生谷一个两房单位。 未料楼盘今年初停工,面临烂尾。

“一日不复工 一日不还贷”

四十三岁的阿玉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工作,每月工资五千元,除去还贷的三千元和房租一千五百元,所剩无几,只能依靠信用卡和小额网贷“拆东墙补西墙”。 她哽咽道,被烂尾楼压得喘不过气,夜里趁孩子们睡熟会偷偷地哭,“说实在的,若不是两个可爱的娃,我可能就轻生了,一了百了。”

烂尾楼断供风潮愈滚愈大。 “楼盘一日不复工,我们一日不还贷!” 今年六月,自江西景德镇一处恒大烂尾楼盘打响“断供抗议第一枪”,各地苦主纷纷效仿响应。 据网络平台GitHub数据,截至七月底,停贷已蔓延至恒大、绿地、融创等多个地产商的三百二十三个项目,横跨包括北上广等一线都市的一百一十四个城市。 有投行分析师估计,此轮风险房贷金额或高达上万亿元。

拟设基金保交楼

中共二十大前夕,烂尾楼困局严重影响民众对楼市的信心,甚至祸延金融体系,牵动社会稳定。 上周,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提保交楼,强调压实地方政府责任,稳民生。 市场更传出国务院拟设立房地产基金计划,银行将提供一万亿元房地产融资,助房企渡过难关。 一些地方政府出手化解危机。 郑州提出设立“地产纾困基金”,宁波、洛阳、南宁等地方政府亦约谈房企,推动问题项目起死回生。

青岛大学财富管理研究院院长易宪容认为,如今保交楼被列作政治任务,地方政府势必千方百计确保项目交付,各地烂尾楼断供危机有望化解。 但对于房企来说,保交楼压力巨大,商业银行对于房企贷款亦将更加慎重,楼市再回到以前的繁荣几乎不可能。

“恒大实际上都垮掉了,更何况那些小的(房企)?” 他悲观地对记者说,未来房企恐面临“大洗牌”,数万家企业恐破产倒闭。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