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来论|制订青年发展政策,盼香港民青局开创新篇章

2022-07-13 14:30

今年七月一日,除了庆祝香港回归二十五周年,也是新一届政府管治班子上场的日子,其中我最关心的是获重组的民政及青年事务局。事实上,亚洲不少地方都有专责青年事务的政府部门,例如马来西亚的青年及体育部、澳门的教育及青年发展局、新加坡的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台湾各县市的青年局等。本港新增民政及青年事务局,反映政府重视青年议题。但除了在架构上明确角色和定位,当局还需制订长远而全面的青年发展政策,才能协助年轻人发挥所长。

大马委任青年部长推动政策

随着各地旅游限制放宽,上月我前往马来西亚探访朋友,也顺道了解该国的青年政策。当地的青年及体育部于一八年有一个重大的转变──委任当年二十六岁的赛沙迪.赛阿都拉曼为青年及体育部长。他在位期间落实把投票法定年龄从二十一岁降低至十八岁,确保青年的声音获得重视,让他们更多参与建立国家的过程。

赛沙迪另一个重要的政策是由政府牵头、企业配合和支持的“The Yellow Ribbon Project”,协助从监狱或戒毒改造中心重获自由的人返回社会,为高风险或有前科的青年提供就业机会。当地还有多项针对不同青年组别的工作就业计划,例如支援运动员的“职业和教育计划”,以协助他们退役后有更好的前景和就业机会;同时亦有“全国学徒计划”,与企业合作为青年提供学徒实习以至获聘任的机会。

这次旅游我趁机与好朋友──马来西亚青年及体育部的前特务官员伍玥莹聚旧及取经。当地很多报章曾经报道其成长背景,她也曾在不少场合分享过由一名边青走到成为国家官员的经历。她在大学毕业后从一名社工辗转加入了政府,主力推动青年政策,并且在任内致力推行「青年启迪计划」,于校内外透过Super Skill for Life的方法,帮助边青重新融入社会。计划在一九年八月试行,约两个月后已帮助七百名边青重投社会,算是一个很好的起步点。马来西亚的官员身体力行帮助边青,着实令人鼓舞。

青年工作从来都是知易行难,伍玥莹坦言听过有些成年人表示很难跟青年合作,最大的问题是前者缺乏尊重。她举了一个例子,最近有位教授希望她帮忙招揽义工,在讨论过程中,却发现教授只是把年轻人当成廉价劳工。因此她很气愤,反问成年人要求年轻人付出心力,但他们又有甚么作为回报呢? 

打破困局  带来机遇

放眼香港,政府不但重组民政及青年事务局,行政长官李家超更于竞选期间提出制订整体的青年政策和青年发展蓝图,以协助年轻人向上流。这方面可参考MWYO于早前发表的《香港青年发展蓝图》,其研究范畴包括身心健康、教育、工作、公民参与、居住及社会关系重建,藉此提供更清晰的愿景和政策目标,团结社会各界在共同基础上展开更完善的青年工作。

这六个策略性范畴乃借鉴一五年联合国《二○三○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订的十七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亦因应香港的特殊政治情况而加入了公民参与及社会关系重建。自一六年起,各国政府都开始将以上发展目标纳入法律体系,制订执行的计划及预算。中国政府近年也积极参考这些目标,并将青年视为政策的重要持份者及参与者。

我期望在麦美娟局长的带领下,民政及青年事务局可提出长远而涵盖各方面的青年发展蓝图,并联合不同持份者建立能让青年发光发亮的舞台。当局必须从打破困局和带来机遇两方面回应青年需求,最终让他们身心得以健康发展、具备多元的知识和技能、在良好的创业和就业环境下施展才华、获得有效参与公共事务的途径、寻找到理想的居住空间,以及与社会各界修补关系。

原标题:来论|制订青年发展政策 盼民青局开创新篇章

叶维昌

MWYO青年办公室营运总监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