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广州这座700年古村,处处“藏古”被用活

2022-06-01 08:35

古朴安静的老集市飘散淡淡的中药香,用灰筒瓦和青砖墙建成的古民居里有书、有咖啡、有音乐,古香古色的宗祠里陈列着个人藏品和时装,古老的戏台经过升级改造后加设了灯光夜景……

漫步在位于广州市黄埔区长洲岛的深井村,这里的光阴似乎忘记流转,时间不知不觉“慢”了下来。但这种“慢时光”里,又蕴藏一种新的张力与活力。

今年以来,黄埔区进一步加强古树名木和历史文化建筑保护,深入推动历史文化资源活化利用,持续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力度。对于迄今已有700多年历史的深井村,更是从群众的民生需求出发,以“用”促保,将历史古遗存的活化利用常态化、生活化,以“绣花”功夫进行了一系列的微改造,活化利用古村落,传承历史文脉,更新城市记忆,深井古村因而绽放出新的光彩。

深井古祠堂以“用”促保,咏春拳传人现场教授咏春拳。

深井古村处处有“古”

古街、古井、古塔、古树、古戏台、古民居、古祠堂……开村700多年的深井村,处处有“古”。

位于深井村东北部的安来直街,是建于清末民初的安来市旧址,长约400米,两旁都是旧式排木板门的商铺,硬山顶、人字山墙、灰塑平脊、灰筒瓦、青砖墙……各种典型的岭南特色建筑。

据了解,当年这条商业街盛极一时,遍布米铺、布店、医馆、中药店、烟馆、金铺、当铺、五金店……街尾各有牌楼一座,横匾书“安来”二字,意为此地可确保安全,客商可以安心在此经商。

“这条街上原本有44间商铺,如今不少商铺都已拆旧建新,保持原貌的还有15间。”凌文星是土生土长的深井村人,对这条古街的历史如数家珍。他介绍称,当年的44间商铺,每间商铺都有一个阁楼,顺着商铺一楼后半间架着的一把木梯便能爬上阁楼。每间商铺的门面也都分为二层,上层是固定木板,下层是活动板门,活动板门上有个半块砖大的小窗。“白天大门全都打开,晚上则关门防贼,有顾客来买东西,就打开小窗进行交易。”

“在我们深井村,很多老一辈的人会说法语。”凌文星说,深井村曾因被清政府指定为法国海员的休憩地而被称为“法国人岛”。雍正十三年,广东巡抚杨永斌在向乾隆呈送的奏折中曾专门提到“黄埔深井村民多会番语,与洋人私自交易”。显然,深井村是我国对外开放、受西方文化影响较早的地区之一。

位于安来三街转接点的安来市古井,也是一口“有故事”的古井。

据凌文星介绍,这口古井与安来市“同龄”,清末民初安来市建市时就开挖。井深约10米,井口宽0.4米。井口用花岗岩石构筑,后加青砖水泥覆盖。他说,这口井水质清爽,水源充足,当年可供100多户人家和多间茶楼饮用,是安来市唯一的饮用水井。“当时的外国商船上的船员上岸后,都来这里打水。”虽然自1987年起,深井村通了自来水,但村民至今还在用安来古井的水。如今,这口古井也已被列入黄埔区文物保护单位。

安来市的西北方向,有座山岗,名为“大飞岗”。岗上曾经松林茂密,风起时,松声如涛,“鹅岭听松”被誉为深井古八景之一。山岗下是古戏台。古戏台旁,有一棵百年榕树。这是一棵细叶榕,树龄超过170年,胸径约121厘米,树冠巨大,榕树枝干垂落无数“气生根”,俨然一片榕树林。

始建于1895年的深井文塔,是砖木阁楼结构式古塔。塔呈攒尖形,塔身约高18米。塔外观为3级,塔内分为3层,塔身是灰浆砌结青水墙。平面呈六角形,红砂岩塔基,青砖墙壁,门额石阳刻“山明水秀”。建塔是为了表彰村威,并期望后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科举金榜题名。每年9月1日,长洲岛都会在文塔举办一场“开笔礼”,新生集体诵《弟子规》、朱砂开智、启蒙描红。

深井文塔是村民崇文重教的标志。

深井村共有15个姓氏,其中人口最多的是凌姓,是宋末元初组织抗元收复广州的凌震后裔。村中出了不少“功名”人物,仅在清朝,已知的文武进士就有5名,村内有以“进士”冠名的巷有三条。位于深井村岐西坊的愚园,就是民国时期曾任广东省警察厅厅长的凌鸿年的故居。整座宅院坐北朝南,三间两进,硬山顶,人字封火山墙,青砖红砂岩石脚;园内建有胡大金中架、六角亭、书斋,种着白兰花、紫荆花、棕榈树、竹树,花荫流影,古木垂萝……这座古香古色的大宅院,具有典型岭南地区广府建筑风格。

前山凌公祠、景客凌公祠、凌氏大宗祠……除了古民居,深井村的古祠堂也有较高的建筑艺术价值。尤其是始建于明末、1846年重建、1862年修葺、2009年再度修葺的凌氏大宗祠,是深井村凌氏始祖庙,也是深井村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祠中供奉凌氏自始祖以来先人的牌位。该祠堂主体建筑三间三进,硬山顶,人字封火山墙,灰塑龙船脊,青砖石脚,中堂两次间有石护栏,建筑装饰十分华丽;木雕、砖雕、石雕,工艺十分精湛。

关注民生以“用”促保

如何讲好传统故事,保护历史遗存,守住文化根脉,留住城市记忆,是城乡建设和城市治理中的重要课题。

深井村古称金鼎村。位于丛桂东涌口直街的入村古道,至今还保存着建于明朝、刻有“金鼎”两字石额的门楼。全村古建筑以祠堂、民居为主。村内古建筑包括有祠堂、庙宇10多间,石脚古老大屋34间,规模略小的一百多间。全村古街巷纵横交错,古建筑大部分依然保存完好。

根据深井村的传统格局、历史风貌和空间尺度,以及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传统风貌建筑的空间分布,目前深井村已划定传统村落的核心保护范围5.16 公顷、建设控制地带33.85公顷,并打造了一条以深井码头、圣堂山公园和文塔公园为入口,由北往南依次经过安来直街-正吉大街-岐西大街-丛桂西街-中约下街-居安里长约1200米的“历史径”,让这个古老村落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深井文塔是村民崇文重教的标志。

然而,跟其他一些已经“空心化”的古村落有所不同,深井村是一个“实心村”——现有常住人口4300多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活化利用和保护古村落、古建筑群?

黄埔区长洲岛给出的答案是,从村民的民生需求出发,以“用”促保,将历史古遗存的活化利用常态化、生活化。在《长洲岛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规划》中,长洲岛正以深井村古朴安静的街巷、院落空间,重现深井村的文化底蕴,开展面向中小学、家庭、游客等文化教育科普活动,包括假期夏令营、培训课堂、周末学堂等,从而为深井村的发展带来人气。

“在古建筑的活化利用过程中,必须从村民的实际需求出发,加入运营的内容,才能真正使古建筑得到活化利用。”将一座古村书院打造成集书店、咖啡馆、音乐Live Show、亲子活动空间于一体的“观止堂”书院的“茂哥”,于2021年携妻儿一起来到深井村后,爱上了这里悠闲自由的“慢生活”,于是决定开一间多元融合的“慢生活体验馆”。

在决定租下这座书院前,茂哥对深井古村的历史背景及人文条件进行了细致调研。他发现,大部分保护得不太好的古民居,都是“垮”在没人使用,首先要把这些古建筑“用”起来。如今,他的观止堂书院已经成了长洲岛上的“网红”,很多游客慕名而来。

在古集市安来直街,对古朴安静的岭南古建筑情有独钟的蔡小姐和她从事中医文化教育的先生租下了一家商铺,开起了一家中医馆。“我们当初租下这间店铺时,房子已经破败不堪,很多地方都被白蚁蛀坏了。”她说,经过修缮和装饰,中医馆的客人越来越多,人气聚起来了,它又“活”过来了。在她看来,这样的古建筑一定要“用”起来,“用,就是一种保护。”

“现在,古戏台已经成为村民们开展文体活动的场所。”在深井村里土生土长的80后、深井社区党委副书记凌启棠说,古戏台经过升级改造后,还加设了灯光夜景。“每逢中秋和春节,我们都会搞中秋游园活动、春节晚会,平时还会组织唱大戏、放电影、办音乐会等文娱活动,群众反映非常好。”

同样,前山凌公祠也被“用”了起来。

广东省咏春专业委员会常委伍少华在这里开了一个免费的咏春拳培训班。“从50年前开始,我就在这里教人打咏春拳了。”他说,12年前,他从单位退休后,就专门在这里免费教学员打咏春。旨在以“用”促保的他说:“只要是愿意来学拳的,不收一分钱,而且来者不拒,任何人都行。”

2009年再度修葺一新的凌氏大宗祠,则成了村民大会、文艺表演、图书阅读、嫁娶宴会等活动的举办地;修建于清代的景客凌公祠,目前也由一位收藏家和手工艺人合租,用于个人藏品展示和经营服饰、针灸推拿等服务。

正因为越来越多地古物被“用”了起来,深井村这个拥有700多年历史的古村,再次焕发出了活力。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