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传统戏曲传承发展的启示——以粤剧为例

2022-03-03 11:09

传统戏曲传承发展的启示(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纵横谈)

——以粤剧为例

《白蛇传·情》剧照。广东粤剧院供图

《红头巾》剧照。广东粤剧院供图

  核心阅读

文化品格是中国戏曲诸剧种在千百年的孕育、发展、衍变进程中,逐渐呈现出来的独特个性,是当前戏曲类非遗保护的中心内容

良好的岭南文化生态,是粤剧一直保持旺盛生命力的重要基础

粤剧,长期以来被看作是岭南地区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剧种。稍稍检视几个数字就会发现,它的丰厚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

粤剧在300多年的发展中,吸收接纳了进入岭南的剧种声腔及各类剧目。上世纪80年代的统计显示,粤剧曾经有过记录的剧目数量超过1.3万部。而最近40年来,新创剧目让这个数字不断增加。粤剧在适用粤方言之前曾有过漫长的舞台官话时期,其承载了高腔、昆腔、梆子、二黄等南北声腔的经典作品,最终浓缩成了粤剧独特的“排场”。至今,有记录整理的“排场”至少300个。粤剧与电影的联姻则进一步加强了粤剧商业化风格。上世纪70年代以前,仅香港出品的粤剧电影就达近千部,占此阶段香港有声影片总数的23%。众多粤剧名伶剧影双栖,使粤剧的时尚艺术气质得到充分展示。

2009年粤剧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给人们重新认知粤剧文化带来契机。之后的12年间,粤、桂、港、澳的岭南粤剧界对粤剧保护发展做了深入拓展,形成一系列保护经验,为传统戏曲活态化生存提供了诸多启示。

独特的文化品格

1889年,粤剧行会组织八和会馆在广州西关建立。如今,在许多国家都有八和会馆,这是粤剧影响力的表现。20世纪初至今,粤剧涌现了近20个流派。白驹荣、马师曾、薛觉先、廖侠怀、桂名扬、红线女、芳艳芬、任剑辉、陈笑风等艺术家,共同创造和丰富了从近代到当代粤剧声腔艺术。

粤剧艺术有着与其他剧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品格。有专家评价,粤剧“集南北戏曲之大成”“发挥民族性的趣味和地方性的灵敏”,是“富有朝气的一种新写意派艺术”,在海外成为中国戏曲的典型代表之一。

文化品格是中国戏曲诸剧种在千百年的孕育、发展、衍变进程中,逐渐呈现出来的独特个性,是当前戏曲类非遗保护的中心内容。中国目前有348个戏曲剧种,这些剧种怎样区别?2017年全国戏曲普查工作之初,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拟定了8条标准,涉及剧种在文学、音乐、表演、舞美等方面的艺术呈现。这些都是文化品格的组成内容,体现了“文化多样性”保护理念。

粤剧几百年的艺术历史和文化实践,突破了传统意义上地方剧种的界定。特定的岭南文化、近代广州生活、城市商业支撑、变化发展的时尚风气,让粤剧呈现出基于“民族性”与“地方性”双向互动而形成的独特文化品格及发展途径。这种文化品格的延续是其得以活态保护的重要因素。

 制度化、专业化、生态化保护

东南沿海地区发达的经济环境,为粤剧拓展市场提供了基础。突出例证就是广东粤剧院近年的两部作品。《决战天策府》将网络游戏与粤剧结合,吸引新的观众群体;《白蛇传·情》化用、开拓传统表演技法,并在2021年搬上电影银幕,首周票房突破2000万元,成为中国戏曲电影票房的一个“现象级”案例。

可以看到,粤剧至今仍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粤剧的保护经验属于粤剧,也属于中国戏曲。

一是制度化保护经验。《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所确立的四级保护名录体系和传承人体系,是以制度推进遗产保护的重要标志。推进制度化保护,成为粤剧实现在地保护的关键。2011年《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2014年《广州市进一步振兴粤剧事业总体工作方案》,特别是2017年《广东省粤剧保护传承规定》的颁布,切实推进了粤剧艺术的全面保护。1992年广州振兴粤剧基金会、2005年香港粤剧发展基金、2006年广东省繁荣粤剧基金会的成立,也都为粤剧发展提供了稳定的制度保障。从2002年开始,由三地文化主管部门推动的粤港澳文化合作会议,让包括粤剧在内的“大珠三角”文化遗产受益匪浅。

二是专业化保护经验。独立的“行内之学”是戏曲类遗产千百年来的传承方式,并以此实现艺术的创造和积累。新中国成立以来,戏曲艺术传承发展的重心,也是立足于出人、出戏的专业化要求。各种艺术节及展演评奖活动,以戏曲学校为代表的传承教学工作,都是确保戏曲专业化保护传承的重要方式。

就粤剧而言,一个标志性的成果当属《粤剧表演艺术大全》的编撰。此前,粤剧研究已有了一定成果,包括《中国戏曲志(广东卷)》《中国戏曲音乐集成(广东卷)》《粤剧大辞典》等著作。在此基础上,《粤剧表演艺术大全》从2017年开始启动,至今已完成“做打卷”“唱念卷”的编撰出版。编撰过程中,粤港澳桂及海外粤剧界的老中青传承者齐心协力,汇集粤剧既有的艺术遗产,修复还原粤剧的舞台呈现,在当代技术手段的辅助下完成记录。在这个过程中,老一代艺术家通过传、帮、带形式传授宝贵的艺术经验,实现了活态传承和专业传承。近年来,南派武戏成为众多广东青年粤剧工作者的创作热点,即是这种活态传承的结果。

三是生态化保护经验。在数百年的发展进程中,岭南的文化生态是粤剧一直保持旺盛生命力的重要基础。就艺术形式而言,粤剧包括了以“剧”为中心的粤剧和以“曲”为中心的粤曲,其外延甚至可以涉及与粤剧历史相关的邕剧、粤剧木偶戏等艺术形式。从社会群体来看,以坐唱“私伙局”为特征的业余群众艺术十分繁荣。就风格形式而言,粤剧在城市剧场和乡村“戏棚”形成不同的演出风格,在海内外呈现出生存机制、演出形式、发展模式等方面的极大差异。

这些经验有的具有戏曲传承发展共通性,有的虽然独属于粤剧文化艺术,仍不失借鉴意义,值得珍视并推广。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