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俄媒 中美俄大博弈主宰世界地缘政治

2021-12-28 08:21

俄罗斯《专家》周刊网站12月22日发表题为《中美俄:谁需要休战》的文章称,中美俄大博弈主宰世界地缘政治。作者为该周刊总编辑塔季扬娜·古罗娃和副总编辑彼得·斯科罗博加特。全文摘编如下:

过去一年充满重大事件。这些事件让世界地缘政治形势变得相对清晰,尽管后者仍被外交和谈判的迷雾笼罩。大国、仆从国和伙伴国按照它们购得的门票进入各自的战壕,打开地图并查看兵力分布。目前谁也不清楚争夺世界统治权的战役会是什么情况,但选边站已成为事关生死的必需之举,原因是全球市场运行混乱,各国对经济大国的依赖不断加深。

新冠危机是催化剂

令人更为惊奇的是,这些行动竟然在新冠疫情持续暴发、隔离和疫苗接种引发激烈争吵的背景下变得更加积极了。世界各国精英不再进行面对面接触,会谈均改为视频连线,领导人亲自出访变得极为可贵。但从各种对话的前因后果看,新冠大流行已是客观现实并成为地缘政治进程的背景。我们相信,新冠危机是一场成熟变局的催化剂而非内容。

对俄罗斯来说,2021年也是一个分水岭。我们似乎最终走出了因西方施压而形成的后克里米亚“危机模式”。西方在外交上孤立俄罗斯、对俄实施制裁和经济打压、煽动俄精英叛乱和街头革命的企图均未获成功。当然,所有这些破坏俄主权的机制依然存在,但都改成了大博弈的形式。我们的对手或许会撕去伪装,提议为了神秘友谊而把乌克兰交给俄方。但这种友谊并不存在,未来也不会存在。地缘政治的大手笔开始了。

七大地缘政治事件

让我们总结一下今年最重要的地缘政治事件吧。当然,它们的选取基于俄罗斯利益。重要的是,它们将决定未来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全球生活。

1.乔·拜登的第一年总统任期表明,与中国长期对抗已成为美国战略的主要部分。尽管许多人认为,拜登会调整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进攻性政策。但事实上,他延续了前任在所有方向上启动的工作,包括加深与中国的裂痕。

2.拜登积极延续了特朗普的以下工作:收缩并重新部署美国海外的军事及外交进攻基地,根据对于美国预算的有效性和成本来重新评估意识形态和贸易领域的盟国。人们很清楚,亚太地区正在成为美国地缘政治的新焦点。

3.美国在调整驻军地区、将主力机种都调往其余海外基地的同时,为外交官、情报人员、非正规部队和私人军事公司布置了开支更小的混合任务。

4.显然,大博弈最终变成了中美俄地缘政治三角关系。当然,这种关系过去一直很重要,三方中每一方的战略家都担心另外两方结成临时或长期的联盟。但美国明显的反华和反俄政策压缩了美国的机动空间,将中俄推向更积极的协作。美国在过去几年中破坏俄罗斯羸弱经济的计划失算了。与此同时,俄罗斯拥有的先进军事技术,当然还有核武器和丰富的资源,让俄罗斯的政策方向成为美国当前最重视的问题。

5.在2021年,我们看到过去10年中第一次真正有内容的俄美谈判,谈判中没有任何抽象内容和意愿表白。俄美重新签署《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成立网络安全方面的谈判机构。

6.乌克兰首次成为俄美之间的谈判对象。当然,不论是在谈判过程之中还是之后,美国人都不同意就乌克兰命运进行公开对话。乌克兰问题在2021年成了美方在谈判中的主要王牌。

7.美方提出的有关推进俄罗斯与北约主要国家就欧洲大西洋安全体系轮廓进行磋商的建议更为惊人和突然。也就是说,美方实际上提出了北约军力东进的界限问题,甚至开始讨论对此提供法律保证的可能性。

俄美“大交易”引争论

人们围绕俄美“大交易”的猜测进行了很多争论。一些人认为,美方正在通过做出欧洲方向的最大让步来启动让俄罗斯再次“戈尔巴乔夫化”的“狡猾计划”。

拜登与普京12月会谈之后,美国国会从军事预算草案中高调地删除了一些令俄罗斯不快的内容:如制裁北溪二线天然气管道,制裁35名“普京亲信”,禁止美国公司和公民投资俄罗斯债券。

正如人们所预料的一样,另一阵营的专家开始谈论普京的外交新胜利:挺过了制裁和压力,保住了经济,维持了军事潜力,与中国搞好了关系,现在可以自如地应对美国企图美化从乌克兰逃跑的举动。我们更认同第二种说法。当然,各方的实际情况要复杂许多,冲突的“冰山”大量存在,许多人压根不知道。

原因在于,普京在等到了国际进程陷入僵局(新冠危机对此作用不小)、稳定了内政形势并搞定能源过境运输之后,手中握有了巨大资源,他可以继续等待。甚至北约的军事压力也不再是极限挑战:西方在妖魔化俄罗斯并散布俄罗斯有好战倾向的谣言之后,自己陷入了恐惧。

颇能说明问题的是,俄罗斯强硬地提出北约不得继续东扩的要求。12月17日公布的《俄美安全保证条约》和《俄联邦与北约成员国安全保障措施协定》草案中提出,应通过立法规定北约不再接受前苏联地区国家的加盟。

中俄立场迅速接近

普京在评价中俄协作关系时说:“现在,双边关系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具有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性质,堪称21世纪国家间有效互动的典范。”

很显然,在与西方对抗的背景下,莫斯科与北京的外交和意识形态立场正迅速接近——这同样可以被视为2021年的一种创新。

双方还评价了华盛顿主持召开的所谓“民主峰会”,称该“峰会”企图将世界“分成两大阵营”。

中俄两国尚不认为有必要深化战略联盟,尤其是军事联盟,但两国已在同步全球议程,建立反击未来几年西方压力的机制。

无论莫斯科,还是北京,都没有表示希望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而美国还在按旧“冷战模式”寻求休战——把前苏联地区还给俄罗斯,把亚洲暂时留给中国,而世界其他地区留给自己,可美国原有的潜力已成为虚幻。这种交换无论对俄罗斯,还是中国,早就是不可接受的了,两国希望看到的是对自由竞争开放的一个政治世界和一个共同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