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美国国务院二号人物 她来天津干什么?

2021-07-26 19:59

7月25日、26日,美国国务院二号人物、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舍曼访问天津。早在此次天津行之前,舍曼已于今年5月底6月初到访印尼、柬埔寨和泰国。其中,被视为重点的是柬埔寨,东盟10个成员国中柬埔寨同中国关系十分紧密。

2021年6月1日,柬埔寨总理洪森在金边会见温迪•舍曼。图|人民视觉 

2021年6月1日,柬埔寨总理洪森在金边会见温迪•舍曼。图|人民视觉

这位女性高官也是拜登政府就任后访华最高级别官员。她以前的老领导、前国务卿克里目前是拜登政府中唯一访问过中国的高级官员。克里现为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舍曼的级别已经超过了克里。

温迪•舍曼和约翰•克里。 

温迪•舍曼和约翰•克里。

舍曼,何许人也?她来天津干什么?

文 | 丁宜 瞭望智库观察员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一头银白色头发、长脸、瘦削、干练,年过七旬的温迪•舍曼女强人的形象下,有着跨越政界、商界、学界的完美履历。

1949年6月7日,舍曼出生于美国东北部马里兰州一个犹太家庭。

她一路求学都在名校——曾在“七姐妹学院”成员、全美顶尖文理学院之一的史密斯学院就读,这里诞生了两位美国第一夫人——南希•里根和芭芭拉•布什;

1971年毕业于美国乃至全球顶尖学府波士顿大学,攻读社会学和城市研究;1976年获得马里兰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硕士学位。      

舍曼的职业生涯起步于社工工作,致力于帮助那些受侵害的女性和贫困者;曾担任马里兰儿童福利办公室主任。

她坦言,早年间的社工工作对她日后从政十分有帮助,并半开玩笑地指出社工工作的核心技巧——社区组织和临床技巧,说这对国会议员们“很管用”,有助于揣摩人际关系、人们的所思所想及其不同利益诉求。       

她领导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1988年选举,监督选举的政治运作、沟通交流、国会关系、选区运行、所有联邦、州一级以及地方活动的相关问题推进与协调。1991年至1993年,她在政治和媒体咨询公司致力于战略沟通。

她曾在美国国务院供职多年,从克林顿政府到奥巴马政府,再到拜登政府,为三届民主党政府工作。

温迪•舍曼曾在美国国务院供职多年,从克林顿政府到奥巴马政府,再到拜登政府,为三届民主党政府工作。 

温迪•舍曼曾在美国国务院供职多年,从克林顿政府到奥巴马政府,再到拜登政府,为三届民主党政府工作。

1993年至1996年,舍曼任分管立法事务的助理国务卿;1997年至2001年,任总统特别顾问、朝鲜政策协调员;2011年至2015年任分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是伊核协议谈判的美方关键人物;2021年4月,正式就任拜登政府的第一副国务卿。       

这期间,她还担任房利美基金会创始主席和CEO,承担了基金会初创阶段的大量基础工作。房利美是最大的美国政府赞助企业——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用以扩大资金在二级房屋消费市场上流动的专门机构。她还在哈佛大学任教,同时在奥尔布赖特石桥咨询集团任高级顾问。

看得出来,舍曼外交经验丰富,她是少有的曾与朝鲜和伊朗高层直接对话的美国官员。外媒评价舍曼为“与朝鲜打交道方面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外交官”。   

200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问平壤时,舍曼是奥尔布赖特身边的助手。       

据舍曼本人回忆,在晚宴上,金正日的一位助手不停地用朝鲜烧酒祝酒,导致美国代表团一些人酩酊大醉。舍曼和奥尔布赖特分别坐在金正日的两侧,金正日对两位美国女性百般关照,数次挥手示意这位助手离开。      

舍曼任美国对朝政策协调员期间,在朝核问题谈判中起重要作用。她领导美方团队与朝方秘密会谈,朝方反应积极,态度有所松动。   

2001年,她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表示,外交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唯一方式。      

从舍曼此次访问韩国时发布的美韩声明也可看出上述观点,声明认为对话对实现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和永久和平至关重要。     

有分析认为,美国牵头的外交活动是为了让朝鲜放弃核计划,同时以经济和政治利益作为回报。      

然而,舍曼的外交努力在美国内被一些人批评为对朝采取绥靖政策,导致美国无法在朝鲜问题上采取更强势措施。

参与2015年的伊核协议谈判是舍曼最著名的政绩。她担任美国主要谈判代表,还因此获得美国国家安全勋章。

2011年9月21日,舍曼被时任国务卿希拉里任命为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在伊朗核问题谈判中,她给时任国务卿克里打下手,与拜登国安团队成员沙利文共事。 

在这一岗位上,她带领美方团队进行了6轮伊核问题谈判,是美方在伊核协议谈判中的主要谈判官之一。     

2013年10月15日,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美国分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温迪·舍曼出席伊朗核问题谈判。 

2013年10月15日,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美国分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温迪·舍曼出席伊朗核问题谈判。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  

2018年5月,时任美国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措施。

2021年4月,伊核协议相关方再次在维也纳举行会谈,讨论美伊恢复履约问题,迄今已举行6轮会谈,双方仍存在严重分歧。      

此外,舍曼在涉及利比亚、阿富汗、叙利亚、反恐等问题上也发挥了作用。2012年,利比亚班加西美国领事馆遇袭后,她作为时任国务卿希拉里任命的特别工作组成员,负责增强美国派驻海外人员的保护措施。同年,她访问阿富汗和哈萨克斯坦,商讨美军在阿富汗的军事部署。

2014年,她作为代理常务副国务卿召集超过35个国家的大使举行全体会议,讨论整合和提升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行动。她还参与了2016年叙利亚和谈的细节磋商。

中国并非舍曼的专长领域,但舍曼对中国也并不陌生。舍曼此前曾访华,并与中方多位领导人有接触,将美中关系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首要关系”。2011年访华时,她与时任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会晤,就中美关系和国际地区问题交换意见。她曾与中方协调在伊朗核问题以及中美两军在维和、人道主义救援减灾、反海盗等问题上的立场与合作。

她在特朗普时期多次公开抨击特朗普的中国政策,呼吁美国政府将重点从经济遏制放在技术上。出任拜登政府的常务副国务卿后,今年5月,舍曼在大西洋理事会的“欧盟美国未来论坛”上也提到了对中国的态度。她称,欧美应该从三个维度看待中国:竞争、合作和挑战。她重申了拜登政府对中国政策的思路:该合作时合作,该对抗时对抗。

舍曼此次访华发生在中美关系因黑客活动指控和对中国官员制裁而进一步紧张之际。这次会晤由美方提议。7月2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表示,此访意在向中国展示“健康和负责任的竞争应该具有的样子”,并通过确保两国关系中存在“护栏”,以保证“竞争不会转变为冲突”。美国国务院的声明说,舍曼将讨论“我们对中国的行动存在严重关切的领域,以及双方利益一致的领域”。      

有专家指出,美方访华给人造成一种“美方想促进中美交流沟通”的舆论氛围。美国政府的操作是想给美国国内政治圈、舆论圈一个交代。一边想与中国接触,一边拉拢其他国家是美国对华政策一贯作风。美国不会放松对华战略竞争,更不会停下来,只会加紧。但这不意味着双方会在难得的沟通机会来临时选择回避。

来源:瞭望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