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富权:台两岸政策征结是在定位不在于人

2020-05-19 09:30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5月19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蔡英文明日将宣誓就任台湾地区第十五任“总统”。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因而没有安排大型集会,而是在“总统府”内进行。这就将会显得空间不足,再加上理念不同,马英九和国民党主席江启臣都将不予出席。

传说蔡英文的“五二零”讲话稿,仍将如四年前那样,由刚从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退下来,准备返回“清华大学”教书的姚人多执笔。而两岸政策部份,则是由“国安会”谘询委员傅栋成撰写。因而估计蔡英文“五二零”讲话的两岸关系部分的基调,可能与四年前同一个讲话的基调相差不远。实际上,在前一段时间,台湾政媒两界就盛传,蔡英文最终接纳了其重要幕僚的建议,认为蔡英文的第二个任期的工作重点应从政治转至经济,竞选期间的“反中牌”已经完成阶段性使命,因而必须思考“如何摆脱中美对抗下被动的困局?”,“及如何启动两岸僵局下的互动?”的问题。因此,曾经喧嚣一时的“华航”改名、删去《两岸关系条例》中“国家统一前”等“去中化”活动,就嘎然而止,要为蔡英文的“五二零”讲话铺垫气氛。

负责撰写蔡英文“五二零”讲话的两岸政策部分内容的傅栋成,曾经是蔡英文的下属。二零零零年蔡英文获陈水扁委任为陆委会主委时,傅栋成已经在陆委会出任了好几年的经济处长。他一路协助蔡英文,编写民进党政府的两岸经贸政策的文本及对外公开说贴,并参与“小三通”的策划等,因而晋升为副主委。而在马英九时期,也得到重用,兼任海基会副董事长,利用其丰富的财经法律专业知识,在海峡两会谈判中襄助台湾方面的运作。蔡英文出任“总统”后,从陆委会“拉”走不少人到“总统府”任职,其中不乏曾参加过两岸谈判的,如吴美红等。从蔡英文继续任命傅栋成为“国安会”谘询委员,成为“国安会”内唯一的两岸事务人才,并指令其撰写“五二零”讲话中的两岸政策论述部份内容看,可能正如傅栋成本人的稳重、温和,与其当选时提出的“和平、对等、民主、对话”八字方针相吻合,而且还可能会向北京“喊话”,要求对岸恢复两岸制度性联络机制,及海峡两岸的事务性谈判。 

但由于蔡英文受到民进党“台独党纲”和《台湾前途决议文》的束缚,及“独派”施加的压力,而且她本人本来就是“特殊两国论”的创造者,因而估计她为仍将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不过却会重弹“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老调,否则她坐上“中华民国总统”的宝座就是非法窃据的。但总体看,她在政治上仍然坚持“渐进台独”立场,经济上则希望能实现与政治分家,不反对甚至乐见两岸经贸合作交流。这除了是她在第二任要搞好经济,在政绩上超越其三位民选前任的需要之外,可能也与其学经历密切相关。实际上,蔡英文是在英国伦敦政经学院获得国际贸易法学的博士学位的。返台后曾由李登辉指派,参与台湾地区加入“GATT”(后改组为“WTO”)的谈判;在出任陆委会主委时推动“小三通”,在“行政院”副院长任内,分管业务之一就是两岸经贸,有一些开明的表现,尤其是在“续发会”上,同与会的台商代表一道,冲破台联党代表赖幸媛的阻扰,坚持开放八吋晶圆登陆,这对大陆后来在半导体领域尤其是芯片研制的进步,发挥一定的作用。但她在政治上却坚持“独台”立场,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因而希望能像马英九掌政时那样,两岸合作交流畅顺,甚至恢复两岸制度性联络机制,及海峡两会的事务性协商,就无疑是缘木求鱼。

不过,可能蔡英文认为,目前的外部态势对台湾有利,或许大陆方面为了避免“多头开火”的考虑,会将对台湾的矛盾视为“次要矛盾”,并为了集中精力应对与美国的“主要矛盾”,而将会对台湾问题采取较为灵活的策略,这是蔡政府难得的机会。因此,就不顾苏贞昌、陈时中曾经“痛打”陈明通,而且在一个星期前,有人进行民调调查,陈明通的满意度跌到最底部,并放风陈明通将离开陆委会,或到“国安会”任谘询委员和委员,明显地是要为赶走陈明通大造舆论的异常现象,来个针锋相对,在“五二零”的前几天,就采取“反放风”手段,声称陈明通仍将留任陆委会主委。而昨日“总统府”也正式宣布陈明通留任陆委会主委。

而在整个“国安”团队中,也基本保持稳定。除了“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调任海基会董事长,由“金管会”主委顾立雄补填其空缺外,其余人员基本不动,连前段时间被“有心人”放风说将会“一锅端”的“外交部长”吴钊燮,“国防部长”严德发,“国安局长”邱国正等,都安稳如山。这当然首先是蔡英文要展示自己的权威,不为某些人的图谋所左右之外,也可能是蔡英文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至少是在郑文灿的桃园市长任期过半,可以脱身出任“行政院长”之前,“国安”政策尤其是两岸事务政策将不会走向“更激烈”。 

文章续道,蔡英文留任陈明通,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两人曾经是同事,蔡英文任陆委会主委时,陈明通为副主委,合作无间。因而在张小月调到海基会后,蔡英文召唤陈明通重新出山。而陈明通在此之前,以台湾大学国发所教授名义,多次到大陆参访,与涉台系统的官员及学者专家有深度的接触交流,比在出仕之前到大陆进行“田野调查”时的认知更深,而且据说还与对岸一些人有“直通热线”,因而蔡英文在两岸政策领域对他依赖甚重。而在这次抗疫过程中,陈明通的表现与苏贞昌等人不同,陆委会的正式文稿及发言人的谈话,都是使用“新冠肺炎”或“COVID-19”,而没有跟随苏贞昌等人的“武汉肺炎”起舞。他为滞留大陆的台湾居民尤其是小童争取权益,还说了“小时的政事”,而遭到苏贞昌、陈时中“打脸”。不过,由于陆委会不归“行政院”管辖,而是直属于蔡英文,因而损伤不了他的一根毫毛。当然,对岸也嗅出了一点“味道”,只是点名批评苏贞昌,相对地,批评陆委会的语气则相对较为弱些。相信,未来陈明通还将会扮演“唱白脸”的角色,以制衡苏贞昌在大陆事务的“唱红脸”。

蔡英文以为,将“独派”眼中的“老蓝男”李大维调往海基会,就可打破僵局。其实,这是本末倒置。正如曾经在马英九掌政时的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站在两岸谈判第一线的高孔廉昨日所言,如果民进党政府的两岸关系定位没弄清楚,“叫神仙去做董事长都没有用”。实际上,李大维接替的张小月,同样也是“老蓝女”,就是没有任何进展,海协会对海基会的来电一概“已读不回”。

诚然,李大维作为外省人子弟,在国民党执政时代成长,在骨子里是承认一个中国的;并着有《台湾关系法立法过程--美国总统与国会间之制衡》一书(据说这是他在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的外交事务博士论文),书中的两岸定位基本上是与“国统会”关于“一个中国”内涵定义相吻合的,这也正是海基会当年达成“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而且李大维的经历丰富,出任过台湾当局驻美代表,“外交部长”等。但“屁股指挥脑袋”,在民进党上台后,为五斗米而折腰,虽然尚未致于某些人那样,连灵魂也出卖给民进党,但毕竟也没有像关中等人那样,“不吃嗟来之食”而挂冠辞去。因此,马英九上台后冷落了他。到蔡英文上台后,可能就是出于“凡是马英九不用的人,就要用”的心态,而再起用他。倘蔡英文仍然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加上李大维有此背景,可能更引发北京的疑虑。而且,他在出任驻美代表时,与北京驻美人员发生过冲撞;而国台办主任刘结一,海协会会长张志军都是外交部出身,对此记忆犹新,可能是“火星撞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