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来论|不能让东方之珠失色

2020-03-07 14:37

3月3日,香港珍宝海鲜舫突然无限期停业,珍宝王国闪亮了近半世纪的辉煌灯火悄然熄灭。

文/张国良

3月3日,香港珍宝海鲜舫突然无限期停业,珍宝王国闪亮了近半世纪的辉煌灯火悄然熄灭。那是光耀世界的香港旅游和美食地标的灯火!东方之珠的皇冠上少了一颗璀璨的明珠。人们不禁思想:昔日亚洲四小龙的香港还能再现往日辉煌吗?

那天晚上,我心里五味杂陈,眼前浮想联翩,几近夜不能寐……

香港珍宝海鲜舫是停泊在香港岛南区香港仔避风塘深湾上的著名海上画舫,她同停在旁边的太白海鲜舫(以前还有海角皇宫海鲜舫)组成世界最大的海鲜食府,因它们都以宫廷装饰,故称珍宝王国。但香港人一般都以"珍宝海鲜舫"称呼整个珍宝王国,因为珍宝海鲜舫最具皇家气象。

香港珍宝海鲜舫的辉煌,是香港兴旺发达的历史见证。珍宝海鲜舫缘起于上世纪中香港工业化的发展和航运业的兴起。上世纪20年代,在香港仔避风塘兴起了"歌堂趸"热潮。"歌堂趸"(海鲜舫前身)就是为水上人开设的酒楼,起初只接预约酒席。后来受到经营南北行商贾的欢迎,海鲜舫生意发扬光大。二次大战后香港实现工业化,大量内地人(尤其是上海的工业家)相继迁居香港,带来大量资金和技术,加上外国市场对香港产品需求庞大,大大刺激了航运业的发展。到上世纪50年代中期,香港出入数字显著上升,华人船东乘势而起,旗下的船队都在数十年间急速发展。海鲜舫这个业态也乘风而上,全盛时期香港仔避风塘的海鲜舫一度有十多艘。当中规模最大的是太白海鲜舫,原由在中环开酒楼的商人袁容投资,后被商人王老吉收购。太白海鲜舫是珍宝海鲜舫中历史最悠久的,建于1950年,原本只是一艘木制的登陆艇。王老吉于1952年将它改建成长105呎的画舫,1960年再建成长达150呎的新画舫,能容纳800多人。由于这门生意确实好赚,上世纪60年代末,太白海鲜舫老板王老吉集资筹建一艘规模更大的海鲜舫。但不幸在1971年10月30日,即开业一个月前,海鲜舫上突发4级大火,全舫焚燬,并导致34人死亡、42人受伤。王老吉无力重新投资,于是由赌王何鸿燊和新世界创办人郑裕彤合资买下太白海鲜舫的业权。

赌王何鸿燊眼见海鲜舫生意红火,又构思建设更大的海鲜舫。经过4年打造,耗资3000余万港元,一艘全新的巨型海鲜舫于1976年10月正式落成开业。这艘海鲜舫命名珍宝海鲜舫,由当时何鸿燊旗下信德集团香港仔饮食经营。珍宝海鲜舫长76米、宽22米,高28米,排水量达3300吨,面积45000平方尺,可同时容纳2300多宾客,是世界最大海上餐厅。同年,另一艘海鲜舫海角皇宫落成,使香港仔的海鲜舫进入三国鼎立的时代。海角皇宫可容纳1,500人,成为珍宝海鲜舫的有力对手。直到1980年,珍宝海鲜舫成功收购海角皇宫和太白海鲜舫,才结束了竞争局面。1991年,海角皇宫以珍宝皇宫之名重新投入服务,后于1997年金融风暴后售往外地。

香港珍宝海鲜舫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体验馆。她首先展示了中国宫廷建筑艺术和皇家气派。珍宝海鲜舫开业于1976年,正逢农历龙年,整艘船舫以龙为主题设计,船舫外廓整体为龙形,内外装饰都是中国古代宫廷的风格,单是中国传统手工艺饰物及壁画就耗资达600万港元。无论大堂、厅房、门廊、亭阁,处处都仿照帝苑,精雕细琢,富丽堂皇。龙船内部分为三层,每一层都有独特华灯高悬,极尽富贵荣耀,在里面用餐好比帝王用御膳。登上珍宝海鲜舫,就如走进中国古代的宫廷。正门左右两旁的金龙鎏金溢彩,栩栩如生。船上各厅房均以宫廷胜地命名,分别冠以龙楼、凤阁、金銮殿、太和殿等。而且每层均设有东西两宫陪伴在侧的皇帝龙椅,据说打造龙椅需费工达2年之久。宾客在品尝美食之余,可荣登宝座拍照留念。经典的中国宫殿装潢,让宾客感觉帝王般的享受。尤其是坐上那张龙椅照相,真的是让人终生难忘。珍宝海鲜舫侧畔的是同样金碧辉煌的太白海鲜舫,仿如配殿,同珍宝海鲜舫浑然一体,构成世界第一的"珍宝王国"。这座漂浮海上的宏伟宫殿,凤阁龙楼,雕梁画栋,金璧交辉,美伦美奂。单凭其中国宫庭设计展现的皇家气派,已倾倒数以千万的海内外游客。

香港珍宝海鲜舫是全球最大的海上食府,展示中华厨艺和美食文化,这里的生猛海鲜驰名中外。宾客们在体验帝王感觉的同时,可以亲自挑选海鲜,让厨师按照要求烹制出百多种佳肴。这里的食品有七成以上以海鲜烹制。舫上置有大型海鲜池,叫观鱼水榭,蓄养生猛海鲜60多种。池深8米,配有紫外线海水消毒系统,每天不停地将海水抽入、排出循环,以确保卫生及海鲜生猛、肉质鲜爽。每当夜幕降临,彩灯齐放,内外通明,宾客在富丽堂皇的皇家宫殿中一边享用山珍海味,一边观赏妙曼海景,既饱口福又饱眼福,其乐无穷!珍宝海鲜舫停泊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宾客要在码头乘坐仿古木船前往,又有一番十足的码头文化和渡海风味。正是由于珍宝海鲜坊蕴含了许多中国的传统文化,因而受到世界各国游客的广泛欢迎,尤其深受西方游客和日本游客的青睐。珍宝海鲜舫很快就成为蜚声国际的观光热点和驰名世界的旅游地标。上世纪90年代最高峰期,一天登船的游客曾创一万的纪录。据不完全统计,这里先后接待过几千万游客,特别是吸引了许多海外名人光顾,当中包括英国女皇伊利沙伯二世。

1991年6月21日,香港《良友》画报社长伍福强等朋友在珍宝海鲜舫请喝茶。

珍宝海鲜舫承载了我们香港人集体的记忆。珍宝海鲜舫闪亮的40多年间,香港人,无论达官贵人,还是普罗大众,即便没上去观光吃过海鲜,也曾看过那里的灯火,听过那里的故事。香港不少名人在那里留下了江湖的传说。赌王何鸿燊非常喜爱在珍宝海鲜舫过生日。他生病住院前几乎每年都在这里摆生日宴。最后一次是2013年庆祝92岁生日。宴开16席,名人荟萃,记者云集,热闹非凡。珍宝海鲜坊也是很多著名电影的拍摄取景地。好莱坞电影《生死恋》、李小龙主演的《龙争虎斗》、日本怪兽电影《哥斯拉完结篇之世纪必杀阵》、《无间道2》和周星驰的《食神》等等都在此拍摄。香港及海外的无数影迷,都对珍宝海鲜坊有挥之不去的记忆。

1996年12月,笔者陪父亲到珍宝海鲜舫。

我第一次去珍宝海鲜舫是1990年6月21日。那时我率新华社代表团到香港考察,香港《良友》画报社长伍福强等朋友请我去珍宝海鲜舫喝茶吃海鲜,印象最深的是海上皇宫的富丽堂皇和坐上皇帝宝座照相,吃了什么反倒毫无记忆。1993年中我到香港新华社工作后,就经常有机会去珍宝海鲜舫待客会友,因为内地和海外朋友几乎都指定要去那里。记忆最深的一次是陪我父亲去吃海鲜,80岁老农生平第一次享受帝王待遇,连连赞叹,激动不已,据说回乡后逢人便讲,一年后讲起来仍眉飞色舞。还有一次是和台湾著名作家李敖等从九龙坐游艇去那里聚会,李敖吃喝得大快朵颐,更加口若悬河,唾沫横飞。2000年我到香港文汇报任社长。香港文汇报在田湾海旁道兴伟中心。为返工方便,我住所也从湾仔霎西街搬到鸭脷洲的海怡半岛。兴伟中心临海就是香港仔避风塘的西避风塘,对岸就是鸭脷洲海怡半岛,相隔仅约1000米,但没有路直通。从报社到住家,必须坐车沿西避风塘海滨公园往东去到鸭脷洲大桥,过桥才能上鸭脷洲到海怡半岛。鸭脷洲大桥东边就是香港仔避风塘的东南避风塘了。在桥上往东南看,珍宝海鲜舫近在眼前,白天静静漂在水面,夜晚灯火一片辉煌。我一般每天中午上工、午夜放工,一天最少两次同珍宝海鲜舫相见相逢。在文汇报打工近十年,与珍宝海鲜舫四千个日夜相逢、一万次桥上相见,真是一段奇缘。兴伟中心离鸭脷洲大桥很近。在报社办公室,我开窗往东一看,越过海鲜市场,就能望见鸭脷洲大桥和珍宝海鲜舫,特别是晚上,一片灯火闪亮,耀眼夺目,形象实在深刻。珍宝海鲜舫的靓丽身影,真个是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

珍宝海鲜坊在风雨浪涛中坚强屹立,为香港闪亮了近半世纪。1998年国际金融风暴,珍宝海鲜舫受到巨大冲击。为度过难关,珍宝王国丢车保帅,忍痛切去一角,卖掉了伙伴海角皇宫。2003年下半年,珍宝海鲜舫又熬过了沙士灾难,还和太白海鲜舫一起,花费数千万港元重新装修,锐意发展。近些年来,珍宝海鲜坊全面革新,发展成为海上主题公园,先后开设了六星级食府"龙轩"、厨艺学校、茗茶馆、码头广场、会议和宴会服务、舢舨美食游和青铜展览馆等。还把顶层改建成中西合壁的餐厅"珍之宝",珍之宝保留中式陈设,依旧以海鲜为主,但引入日本、意大利、印度等多国的美食,令人耳目一新。上层更设有户外酒吧区,游客可手执美酒欣赏海上美景。

不幸的是,珍宝海鲜舫的经营不断受到香港社会局势的冲击。特别是去年社会上的持续暴乱,使珍宝海鲜舫受到致命重创。昔日曾创一天一万客人纪录的珍宝海鲜舫,45000多平尺的巨大楼船上一天竟只得一百个客。据香港政府统计处数据,去年全年的香港食肆总收益比2018年大跌,这是自2003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跌幅。今年1月初,珍宝海鲜舫曾罕有停业,并解雇了过半数的员工。但最大股东新濠国际仍坚毅表示要继续投资,革新图存。不料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更遭打头风。黑色暴动创伤的流血尚未止住,白肺病毒的突袭又给伤口擦盐。据官方公布,今年1月访港旅客同比下滑52.7%,其中内地游客同比下滑54.2%。估计2月份访港旅客数会呈现断崖式下跌。香港餐饮业界今年2月春茗等活动订位近90%被取消,1月份又有百多间食肆结业。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日前坦承,香港经济已陷入严冬,有些甚至面对"冰封"。受影响的不再局限于零售、饮食和旅游相关的行业,"海啸式"的冲击令失业率也急速恶化。上月底开了60年的湾仔悦香大饭店结业,真又惊到了香港餐饮旅游业,毕竟悦香饭店曾是著名电影《古惑仔》的取景地。辉煌了近半个世纪,挺过98金融危机,也熬过03沙士打击的珍宝海鲜舫,终于在黑暴和白肺的连番猛袭下,悄然宣布于3月3日起无限期停业。珍宝王国轰然倒下,世纪灯火顷刻熄灭。悲乎哀哉!

珍宝海鲜舫是3月1日做完最后一晚才宣布结业的。停业当天,很多街坊市民纷纷前往附近,驻足遥望缅怀。许多香港市民在社交平台上回忆全家人在那里喝早茶、吃海鲜的天伦之乐。不少城中名人悲伤叹息,嘘唏不已。

据医疗专家们证实,老年人或免疫能力低下、或有慢性病的人,更易感染新冠肺炎或者更容易变重症。这次香港疫情远轻于03沙士,香港经济之所以蒙受打击既快又重,一些行业迅速断崖式滑落,像珍宝海鲜舫这样的国际知名地标也不堪一击,大家心知肚明,都是因为多年的社会动乱已严重削弱了他们的肌体和免疫力。

历史不会因人阻止而停下前进的脚步。在历史的长河中,一个地方的兴衰,皆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地利具备,则关键在人和。香港早期的经济起飞,天时是内地不开放、欠发展带来时机和空间;地利是紧邻内地,资源丰沛,市场广阔;人和就是香港人勤劳智慧,务实拼博。当今内地大发展,给香港更多机会、更大市场,天时更佳,地利更丰,可香港的人和、人气呢?

2005年9月30日,笔者和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坐游艇去珍宝海鲜舫。

中国形容历史盛衰世事兴替喜欢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我们香港人不要抬头只见太平山,低头只看维港湾。看看远处吧,"一带一路"的戈璧荒滩上,有一处处风化凄凉的遗址,那里可曾经是无比辉煌的王都!但也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地方,突然崛起成为世界的地标。再看看近处大湾区的深圳:1979年深圳设市,第一年GDP1.96亿元人民币,香港同年GDP折合人民币350亿元,是深圳的178倍。2008-2018年,香港经济年增长3%,深圳则高达11%。2018年香港GDP折合人民币24000.98亿元,而2018年深圳市GDP为24221.98亿元,深圳首次超过香港221亿元。

我们香港人常常骄傲自信地说香港是块福地。俗话说"祸福无门,唯人所招",就是说灾祸和幸福不是注定的,是人造成的。天道酬勤,地道酬善。我们的前辈,用他们的勤劳善良和智慧胆识,为我们造就了这块风水福地。福泽香江,才有东方之珠的光芒。我们决不能愧对祖先,让香港这块福地沉沦,让东方之珠失色!(作者为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会长)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供稿)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