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富权:蔡英文缘何为瑙鲁狂开空头支票?

2019-12-17 10:00

蔡英文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2月17日电/蔡英文上任后,连丢七个“邦交国”,这也成为被在野阵营批评为“治国无态”的依据之一。因此,蔡英文紧紧抓住余下的十五个“邦交国”,千方百计地进行“固盘”,以防阻这些小国穷国背弃台湾当局而去。日前,她在与来访的瑙鲁总统安格明会谈,并见证双方签署《航空服务协定》后,声称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开设连接台湾和瑙鲁两地的航线,加强双方民间交流,让两地关系更加紧密。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开辟台湾与瑙鲁航线”这张支票,堪称是“空头支票”。实际上,瑙鲁只是一个面积只有二十一点三平方公里的世界上最小的岛国,也是世界上第三小的国家,仅大于梵蒂冈及摩纳哥;人口也只有约一万零五百人,位居世界倒数第三,仅多于图卢瓦和梵蒂冈。其周边是汪洋大海,没有其他毗连国家的客源。开辟台湾至瑙鲁的航线,如果是点对点的直航,能有多少客源?当然,可以以延远航线的方式处理,实际上诺鲁航空上个月底就曾派员赴台,针对航线延伸到台北等航空合作议题,跟台湾有深入的讨论交流。但可能会遇到飞经属于中国大陆的三亚飞航情报区、广州飞航情报区及上海飞航情报区,却得不到中方同意,而必须绕飞其他飞航情报区如琉球等地的问题。飞航成本增高,转嫁到乘客的身上,更徒添经营困难。

何况,诺鲁国际机场的跑道只有二千一百五十公尺长,根本不能起降洲际飞航的大型航机。而且目前仅有瑙鲁航空每周两班航班起降,并称在二零零六年一月至九月期间,由于唯一的飞机被澳洲的墨尔本法庭扣押,使其对外航空中断。只是在得到台湾当局援助后,诺鲁航空才于同年十月恢复营运,并易名为奥尔航空,二零一四年再改回诺鲁航空。这样单薄的运力,要执飞台北的航线,似乎是要强拉牛上树。台湾的航空公司有执飞诺鲁航线的能力,却无心经营此航线,连经飞瑙鲁的延远航线也不愿经营,因而才有诺鲁航空开设两地航线的话题,但比照上述的条件,肯定是“伟大的空话”。

其实,这可能是瑙鲁眼见蔡英文“固邦”心切而伸手向台湾当局要钱的籍口而已。实际上,台湾当局这次与瑙鲁签署的《航空服务协定》,就是要由台湾当局向瑙鲁航空公司无偿提供经营管理及人员训练的服务。而就在这次蔡英文与安格明代会面中,后者还提出了台湾当局向瑙鲁新港口完工后提供经营管理及人员训练服务的要求。而作为回报,瑙鲁当局在国际场合上,为台湾当局参加国际活动而“发声”。就在这次会面中,蔡英文就感谢瑙鲁当局长期在国际上大力支持台湾,并特地指出,在今年联合国总辩论、以及刚落幕的“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二十五届缔约方大会中,安格明也都积极呼吁世界各国应该接纳台湾、正视台湾人民享有的权利。 

文章说,瑙鲁就是充分利用其是联合国成员的地位,多次透过承认某些国家的主权以获得资金上的援助。一九八零年八月,瑙鲁与阿尔及利亚建交后,又宣布承认撒拉威阿拉伯民主共和国,阿尔及利亚此后每年给予瑙鲁一千万美元经济援助,直至其二零零零年撤销承认撒拉威阿拉伯民主共和国为止。二零零八年,瑙鲁在持续得到欧盟、美国、澳洲和新西兰的财政支持后承认科索沃独立。二零零九年,瑙鲁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是承认此地区主权的第四个国家,而俄罗斯以五千万美元资金作为回报。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瑙鲁宣布一项港口翻新计划(已于二零一一年初完成),资金来自俄罗斯的九百万美元发展援助。瑙鲁官方声称此援助与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无关,其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诺鲁对台湾海峡两岸,也是采取了同样类似“挟持”的手法。一九八零年五月四日,瑙鲁与台湾当局“建交”。为拉住瑙鲁,台湾当局二十多年来向其奉送了不少银子。除每年提供三百万美元的固定援助外,台湾当局还无偿帮助瑙鲁改善水、电、通信等基础建设,其中最大的一笔开销是一九九二年七月,台湾贷款八百五十万美元为瑙鲁修建酒店。二零零一年,台湾当局又为瑙鲁兴建了一座发电厂。与此同时,台湾当局还多次邀请瑙鲁政要赴台旅游。瑙鲁一些政要的子孙在台湾读书,也是由台湾当局掏腰包支付。瑙鲁驻台湾使馆机构的建筑物,也是由台湾当局无偿提供。

二零零二年瑙鲁曾向台湾当局要求追加一点三亿美元的援助,这等于是只有一万零五百人口的瑙鲁,每人“分得”一万美元。但却未能如愿,就转为单厢情愿地希望北京能够提供这笔捐助,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协议,宣布在当年七月二十一日建立外交关系。当其“狮子开大口”的索求得不到满足,而且因为其驻联合国的外交官花费奢侈,北京不再应其要求提供台湾当局过去曾经给予的同等援助,包括提供瑙鲁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住房和交通费用,每月大约一万美元之后,又跳起了草裙舞,宣布关闭其驻中国的大使馆,并放出要与台湾当局恢复“邦交”的试探气球。但瑙鲁领导人仍企图继续骗取中国援助,曾多次到中国访问,并声称将继续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不与台湾发生外交关系。直到二零零五年一月间,瑙鲁“总统”斯考幕访问广州、珠海时,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支持一个中国政策,不与台湾发生官方关系。但同一个斯考幕,却在四个月后秘密飞赴台北,与台湾当局签署了“建交联合公报”,充分暴露了其“变变变”的真面目。 

当然,扁政府也是见有机可乘,而且更是为了一报三年前之“仇”,答应给予瑙鲁经济援助,因而瑙鲁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与台湾当局“复交”。今次,瑙鲁又向蔡政府提出索求,蔡英文明知难以成事,但为了避免再丢失“邦交国”,而不顾实际条件,先答应了再说。因此,这只不过是建筑在流沙上的承诺,如果台湾当局未能满足,瑙鲁说不准又回过头来,跑到北京“摊大手板”,而这正是蔡英文所顾忌的。

实际上,蔡英文对十七年前瑙鲁与台湾当局“断交”的那一幕应是记忆犹新。当时她是扁政府的“陆委会主委”,而就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与瑙鲁与台湾当局“断交”之日,正是民进党第十届第一次“全代会”选举陈水扁兼任民进党主席之时。此事被民进党当局视为“赠庆”,直接刺激了陈水扁从“四不一没有”及“邀请江泽民来大担岛喝茶”,走向“走咱台湾自己的路”,并在与日本台侨领袖金美龄的电讯视频会议中,正式提出“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台独”口号,后来还进一步推动“公投制宪”、“台湾正名”。

讽刺的是,就在此次瑙鲁与台湾当局“断交”的事件中,台湾当局就强烈指责瑙鲁予取予夺,要以其“建交权”来骗取金钱援助的行为。当时的“总统府”副秘书长吴钊燮还声称要以“办喜事”的心情来看待瑙鲁的“变心”。二零零三年底瑙鲁关闭其驻北京的大使馆,并声称要与台湾当局“复交”时,台湾的朝野“立委”还呼吁“扁政府”不要见猎心喜,再次上这个只讲金钱,不讲信义的善“变”小国的当。而现在具体执行“固邦”瑙鲁任务的“外交部长”,就是当年痛斥瑙鲁“予取予夺”的吴钊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