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以史为镜|西方鼓吹“颜色革命” 中东承受恶果

2019-07-23 09:42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阿拉伯世界2011年爆发连串反政府示威,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政府先后倒台,被称为“阿拉伯之春”。“阿拉伯之春”期间,西方国家极力鼓吹中东套用西方民主政制,然而大多数国家事后反而出现社会撕裂加剧、暴力事件不断、经济插水等乱象,也门和叙利亚等地内战更持续至今。

“阿拉伯之春”源于2010年底,突尼斯小贩布瓦齐齐自焚抗议警察驱赶,此后演变成全国示威,总统本.阿里翌年1月倒台。多个伊斯兰国家几乎在同一时间,亦出现反对强人统治的示威,欧美国家此时不断为示威者摇旗吶喊,例如美国总统奥巴马便曾公开要求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以及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下台,北约亦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阻止卡扎菲政府空袭反对派武装,成为卡扎菲最后倒台的原因之一。

不过当多个阿拉伯国家真的变天后,各国却马上陷入内乱。埃及在2012年举行首次民主选举,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上台执政,但穆尔西鼓吹尊崇伊斯兰教,加剧国内宗教矛盾,加上施政不得人心,当地随即再出现大规模示威。埃及军方2013年发动政变,推翻穆尔西政府,但当地经济此后仍没改善,2016年埃及镑更被迫贬值五成。

突尼斯是“阿拉伯之春”国家中相对和平的一个,获西方大力吹捧为成功个案,但其实当地民生过去数年持续未见改善,失业率维持在15%以上高位,2015年更发生两次严重恐怖袭击,导致旅游业大受打击。突尼斯第纳尔在过去两年已累积贬值两成多。

利比亚内战 求助西方被拒

至于利比亚和也门的命运则更悲惨,利比亚反对派武装分子在2011年8月,攻陷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同年10月更被杀,当地翌年7月举行民主选举。然而利比亚新政府根本无力管治,地方武装势力持续壮大,当局向西方求助,却不得要领,导致利比亚内战至今,的黎波里近月更被围困。

也门方面,该国2011年1月爆发示威后,总统萨利赫同年11月倒台,当地翌年举行总统选举,但无法摆平乱局,内战更愈演愈烈。现时也门沦为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代理人战场,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与沙特支持的政府军激烈交火,受害的只有平民。

世界银行非洲区副行长加尼姆曾直言,中东地区民主体制不健全,根本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变成民主运作良好、可改善人民生活的国家。西方当初为“阿拉伯之春”吶喊助威,各国变天后却只换来动荡恶果,惨况值得深思。 

宣扬民主作幌子 美借NGO颠覆各地政权

踏入21世纪,中东和中亚多个国家先后爆发“颜色革命”,导致政权倒台,陷入政治混乱,当中都少不了美国的身影。美国政府干预外国内政的手法可谓“驾轻就熟”,主要透过联邦机构“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向遍布全球各地的美国非政府组织(NGO)发放资助,让它们在目标国家以“宣扬民主”为幌子,实质勾结当地反对派颠覆政权。当年爆发颜色革命的国家,不少至今仍局势动荡,民生困苦,或多或少要拜美国这幕后黑手所赐。

数目逾万 扮独立挟民意

美国非政府组织受华府资助,被暱称为政府和企业以外的“第三部门”,由于它们表面上属独立及非牟利团体,行事较不受注意,对于一些国民不喜欢美国霸权的目标国家而言,提倡民主的NGO会较受信任,绝对是华府心目中最理想的颠覆政权工具。

在外国活动的美国NGO多达逾一万个,不少组织之间均有联系,较活跃的包括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美国和平协会及自由之家等,它们建立更多辖下组织,形成极其庞大的网络,影响力巨大。例如NED每年接受华府约1亿美元(约7.8亿港元)资助,它们自1990年代起已在乌克兰投放巨额资金,表面“宣扬民主”,暗中煽动社会不稳。

NED旗下机构“国际共和研究所”长期资助乌克兰所谓的“独立智库”研究自由市场改革,在2004年乌克兰大选,国际共和研究所进行票站调查,显示反对派领袖尤先科大幅领先,让尤先科以这数据鼓动支持者上街抗争,推翻胜选的总理阿努科维奇,成功发动“橙色革命”。

幕后出资 培训示威人才

2011年中东和北非爆发“阿拉伯之春”反政府示威浪潮,多个政权倒台,NED等美国非政府组织不单出钱资助反政府组织,更参与幕后“操盘”,培训反政府分子策划示威游行等技巧,让他们成为“马前卒”。埃及一名示威领袖不讳言曾获邀到纽约出席论坛,坦言学到的技巧对“革命”十分有用。

美国政府每年“推动全球民主”的预算达10亿美元(约78亿港元),大部分透过NGO资助目标国的反政府组织。华府如此“大开水喉”,当然不会做蚀本生意。有USAID官员说穿了政府的盘算,当反对派颠覆政权引发国家动荡,势必增加军备开支,美国便可大量倾销武器,“非军事手段对比全球军事开支根本微不足道,但成果较军事作战丰厚得多”。此外,当改革派一旦上台,势必靠拢美国,届时这笔投资的回报将以倍数计。

中亚政经倒退 人民离乡谋生

位于中亚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本世纪初分别在西方支持下,爆发“玫瑰革命”和“郁金香革命”,两地其后成立亲西方政权。然而事隔多年,两国政局和经济均未见改善,更有战争爆发,人民生灵涂炭。

格鲁吉亚2003年国会选举后,反对派以选举舞弊为由发动反政府示威,亲美的反对派领袖萨卡什维利其后当选总统,事件被称为“玫瑰革命”。不过,格鲁吉亚民生此后仍然困苦,去年失业率达14.1%,高于“玫瑰革命”前的11.5%,反映经济不景。

2008年格鲁吉亚更与俄罗斯爆发战争,此后失去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两个自治共和国控制权,领土大幅缩减。格鲁吉亚上月再发生反俄示威,俄方其后封杀来往格鲁吉亚的航班,打击格国经济。

吉尔吉斯斯坦则在2005年发生“郁金香革命”,获美国支持的反对派领袖上台,却导致国家南北分歧加剧。当局其后为改善经济,重新靠拢俄罗斯,触发2010年第二次反政府示威,吉国此后政权更迭频繁,由于国内欠缺就业机会,近25%就业人口被迫到俄罗斯谋生。

颠覆外国六阴招

灌输仇恨

向目标国家民众不断灌输仇恨执政者的思想,藉此引发大规模骚乱,并将骚乱美其名为“非暴力抗争”,企图站在道德高点,引起全球关注和支持。

煽动青年

主要针对目标国的青年建立一些组织,透过小恩小惠吸引青年参加,然后对他们以洗脑方式灌输思想,让他们向往西方国家,对本国不公现状及政府腐败产生憎恨。

扶植反对力量

着重培训一些有领袖潜质的人,由他们组织反对力量,吸引更多群众支持,甚至传授他们为了在大选取得胜利,可以如何不择手段。

误导民意

NGO许多民调专家专门找一些对政府不满的民众访问,然后广泛散播民调数据,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认同有关民调,接受NGO的观点。

放大游行冲突

在目标国组织反政府行动时,对示威游行及与当局的冲突程度准确拿捏,让其他群众产生同情心而加入示威,壮大规模,借以赢得各国支持。

散播预言

在目标国家散播预先制订的“预言”,引起群众关注,让他们相信就连他们信奉的宗教或神灵,都预言国家需有变化,甚至执政者要下台,使不明白真相的人信以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