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游戏 > 正文

80后“动漫迷” 把自己的兴趣玩成了事业

核心提示: 兴趣或者爱好,对于绝大多数人,多是用来调剂生活,并不会报以过多的计划或者抱负。而本期创业人物朱凯,却用大胆的行动,“任性”地证明自己对动漫这个爱好的热爱。出同人本画册、办漫画展、开发动漫手机APP,每一个项目都需要大量精力和资金的投入,并存在一定的风险,但他依然乐此不疲。

人物名片

朱凯

1987年 椒江人

计算机应用专业

动漫爱好者

兴趣或者爱好,对于绝大多数人,多是用来调剂生活,并不会报以过多的计划或者抱负。而本期创业人物朱凯,却用大胆的行动,“任性”地证明自己对动漫这个爱好的热爱。出同人本画册、办漫画展、开发动漫手机APP,每一个项目都需要大量精力和资金的投入,并存在一定的风险,但他依然乐此不疲。

对游戏的热爱,尝试推出系列同人本

在动漫圈也不乏创作者。出于对特定动漫、游戏等作品的热爱,他们依托原作中人物或者某桥段情节,进行与原作基本无关的二次创作,其衍生创作品类型可覆盖动漫画、音乐、文学、游戏等多方面,这就是所谓的同人创作。国内标志性同人本大型展会,如上海CP(即ComiCup)同人祭会,吸引了全国范围广大动漫爱好者前来“朝圣”。

和多数动漫爱好者一样,朱凯从大学开始就热衷参加各大漫展和游戏展。但他并不甘于仅限于展会“参与者”的角色,他也想尝试出一些同人本的作品。

朱凯是日本“东方系列”游戏的忠实粉丝。这是款飞行射击类游戏,自1994年推出至今人气一直居高不下。这其中原因也包括游戏创作者将版权放出,允许爱好者对其游戏进行二次创作。“这款游戏是日本三大同人游戏之首,且是漫画氛围最好的游戏产品。”朱凯介绍,从2010年到2012年这段时间,该游戏最为火爆,上海同人祭展会的有三分之一的商摊都在贩卖该游戏的周边产品。

机缘巧合下,朱凯通过网络结交到一群同样痴迷东方游戏的爱好者,共同萌生了尝试出游戏同人画本的想法。从2011到2012年,该团队借助上海CP几个大型漫展平台,以一年一本的速度,陆续推出了《人间》、《梦见》、《红尘》等系列同人画本作品,单本画册规格为36-48页,售价在60-70元之间。

据了解,当时创作团队由6-7人组成,包括朱凯在内3名主催(既从事文案策划及催画手交稿的人)。由于这款涉及游戏人物众多,“像《人间》,我们主催选取7组人气较高,感情戏丰富的游戏角色配对,根据某个情节衍生出一个新的故事,故事多是悲伤基调,画面要求唯美,比较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朱凯介绍,之后招募3到4位长期合作画手,再根据文字情节进行漫画创作。整合画稿后,团队再进行排版校样,最后联系印刷厂成稿。回忆那段时光,朱凯感慨:“大家都有利用个人休息时间,一起讨论到凌晨。一本画册陆陆续续花了3到4个月的时间才完成。虽然创作辛苦,但是内心都是有成就感的。”

朱凯认为,三本画册的销售成绩较为理想,比如《人间》首推800本销售一空, 后续追加到2000本,高人气的《梦见》印发量达到了3000多本。而这离不开创作团队的努力和后续宣传到位。其团队队友“老卡”所开设的东方同人音乐共享网站在圈内人气颇高,不失为良好的宣传平台。

但是同人本贩售并不算商业性行为。朱凯也承认同人本并没有带来太多的盈利。“同人本也具有收藏功能,对于纸质要求高,印刷量并不高,所以单价成本较高。但他同时表示,漫展也不乏有职业性的大社团,已不亚于专业领域的营销团队,可同步推出多个作品的同人作品,并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单本作品销量可好几千。

转变为漫画办展商

2015年辞去计算机维护相关工作的朱凯,目前有着多重身份:淘宝摄影师、漫展办展商、动漫手机APP开发商。

虽然有多年跑展经验,从2012年的第二届台州动漫节开始,朱凯对本地动漫圈渐渐熟悉了解,他从最初的参展商,到参与办展,再到2015年年底注册文化传播公司,正式转换为办展商。

记者采访时,朱凯正在筹备一场小型漫展。举办一场漫展要涉及很多环节,比如会场申请审批、商摊招商、活动策划、邀请嘉宾和表演团队、现场布置和后期的宣传等等。朱凯表示,漫展虽然为期1-2天,但前期筹备陆续要几个月的时间。目前台州举办漫展多采取合作分工形式,例如其合作伙伴之一“猫叔”陈雨烽就主要负责招商、策划工作,而他则负责舞台活动安排环节。

80后陈雨烽从2010年开始,以参展商的身份开始跑展,并自2014年起参与办展。他表示,一般台州小型展,场地面积400多平方米,人流量有3000多人次,而大型展,例如近段时间在路桥会展中心某漫展,面积达到一万平方米,人流量达到7000人次左右,商摊规模大概在50多个。其实参展商群体比较固定,像浙江从事动漫产业较有实力的企业大约达到近10家,因此漫展招商工作难度并不算大。

“毕竟圈子信息是互通的,我们有组织全国动漫展商业务交流群,随时追踪全国办漫展情况。”陈雨烽说。如今能否邀请有一定规格的嘉宾和表演团队来造势,是决定漫展吸引人气的关键因素。“毕竟我们都跑了多年漫展,也积累了圈内一定的资源和人脉,而且我们学习周边城市漫展新的想法和理念,比如宅舞、舞台剧、Cosplay人气团体等。这对提升台州漫展的知名度都带来帮助。”

朱凯和陈雨烽都直言,台州漫展市场依然处于起步阶段,“靠办漫展盈利并不容易,办展人多数还是出于表达对热爱动漫的一种情怀。”朱凯表示,尝试办展以来,他承受了不少的压力。

一般来说,漫展的盈利来源主要为商摊的租金和门票收入。由于漫展客户群体集中大学生、白领等年轻群体,因此台州漫展门票定价在35-40元,对比周边城市价格还是偏低。同时,办展的地址选择必须首要考虑交通是否便利,因此场地费用再加上设备搭建等,相关成本也颇高。

此外,为聚拢人气,漫展举办日期一般集中在较大型的节假日,比如五一或国庆。“这样举办漫展选择日期有限,若周边城市同期举办漫展,必然会分流掉一些。”朱凯介绍,在台州漫展氛围较好的地区主要集中于路桥、椒江、温岭、临海等。同时各地区都有专门负责的办展团队,这或将导致“各人自扫门前雪”的现象。朱凯告诉记者,为促进台州动漫良好氛围,今年台州动漫协会正式成立,“这样可以更好做到圈内信息互通,还能资源共享,也解决自顾自的问题。”

领先开发动漫服务型手机APP

目前,朱凯正与人合伙着手开发动漫手机软件,即打造为Cosplay角色扮演者提供服装、道具的手机客户端服务平台。

朱凯介绍,关于市面上动漫APP多以社交软件为主,而服务类的手机软件还是比较少见。“我很久之前就有开发手机软件的计划。Cosplay玩家可以借助这个平台,寻找理想的角色扮演道具和服装,还可以寻找化妆师、摄影师、后期制作;同样,化妆师和摄影师或者相关厂商,可以借助这个平台,发表自己的作品或者进行业内信息的交流。”

而对于道具、服装现有资源的整合,朱凯也表示充满信心。其合作伙伴从2014年起,就开始从事Cosplay道具生产,产品单价达到300-400元,定制产品可达上千元,平均日销量大约为3000多元,目前该道具工厂已运行成熟。

此外,朱凯与合作伙伴于近期已成功收购了某日本服装企业在国内设立的工厂。“现在还处于磨合期。我们会保留原有的生产线,服装继续外销日本。同时另外开辟Cosplay服装等业务。”他介绍,“主要考虑还是走电商路线,我也有自己淘宝摄影工作室,满足线上产品拍摄需求,所以现有资源还是比较完善的。”

据介绍,该手机软件仍处于内部测试阶段,预计将于今年9月上线。“后续我们也会进行线上线下的推广,希望能尽快累积一定基数的用户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