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华盛顿对华鹰派炒作中国导弹威胁,为什么?

美国《华盛顿邮报》10月25日文章,原题:谁在担心中国的新导弹,为什么?  全文如下:

试图解释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相对军力平衡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不难发现,华盛顿政界人士的评论和分析认为,中国对美国的利益和军事优势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同时,也不难看到一些学者对中国在技术上追赶美军的能力嗤之以鼻。

笔者读到英国《金融时报》有关中国的夏季导弹试验的“爆料”时,这种不确定性的感觉尤其明显。报道称:“中国在8月试射了一枚能够搭载核弹头的高超音速导弹。这种导弹能在加速撞向目标前绕地球飞行。试射展示了一种先进的空间能力,让美国情报部门大吃一惊。”应该指出的是,包括朝鲜、俄罗斯和美国等其他国家也开发了类似的导弹。

据这篇文章的“消息人士”称,导弹最终偏离预定目标二十几英里,但相比美国情报部门原来的估计,还是显示了重大的技术进步。

中国否认《金融时报》报道的内容,但这篇文章已在社交媒体疯传。笔者看得越多,对其战略意义的兴趣越小,倒是对文章发表的时机产生好奇。

其战略影响是重大的。这一行动与中国的其他举动是一致的,它们都是为了确保本国核力量面对美国在核武器和核打击防御方面的优势保持威慑力。《环球时报》上周的一篇社评很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中国一定会提升核威慑的质量,确保美国彻底打消在关键时刻对中国实施核讹诈的念头。”

人们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想要可行的核威慑力量。理论上讲,这可以减少中国的不安全感,降低过度反应的风险。当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凯特琳·塔尔马吉警告称,“看起来中国很想确保美国不能在中国可能发动或偶然卷入的常规危机或战争中使用核武器来胁迫中国”时,笔者突然产生了兴趣。

所以,笔者对中国意图的担忧上升的同时,对《金融时报》的文章也更加怀疑了。正如《纽约时报》的戴维·桑格上周指出的那样,关于对华“冷战”的言论同样有问题:“陷入冷战思维模式的政府会夸大每一场冲突,确信它们是更大斗争的一部分。他们可能错过合作的机会,就像美中在应对疫情方面那样,还可能在应对气候问题上错失机会。”

“冷战”也能刺激鹰派人士利用适时的泄密来削弱外交政策团队中的鸽派成员。CNN记者娜塔莎·伯特兰德在上周末的一篇报道中称,“中国试射了一枚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导弹,为拜登总统削减美国核武库计划的批评提供了新的动力。”这篇文章还说:“试射消息曝光正值政府的核态势评估接近尾声。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想要制订一项计划,对核武器现代化和生产方面的开支加以限制。”

如何对待正在崛起的中国的问题,仍然是一个基本的外交政策辩论。在这个问题上,理性的人可以有不同意见。我们不能断然否定对华鹰派的担忧。但笔者免不了要怀疑,有关高超音速导弹试射消息的泄露和炒作,是不是出于官僚政治,与国家安全毫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