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拜登遏华政策是“危险学说”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7月21日发表题为《拜登的危险学说》的文章,作者是该刊前总编乔纳森·泰珀曼。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六个月后,确定拜登学说的角逐已经展开:这是一个能够解释总统总体外交政策的组织原则。在过去几周里,一些专家聚焦美国与中国不断加剧的较量进行探讨。

美中关系已经处于几十年来的最糟糕时刻,拜登政府引人注目的对抗性方式很可能使事情变得更糟,同时在这一过程中损害美国的其他利益。正如其本身所揭示的那样,新生的拜登学说被发现比大多数分析人士——或政府——所认为的更加危险。

遏华举动咄咄逼人

政府以实际行动支持其强硬言论。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飞往阿拉斯加,参加美国政府与中国的首次高层会晤。他们有备而来。在会议开始时,两人没有与中方交换空洞的声明或外交礼仪,而是公开批评中国同行。

今年上半年,拜登政府还利用一切机会——比如七国集团峰会和四方安全对话会议——敦促其盟友在斗争中团结在它周围,宣布了一项旨在抗衡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一项通过分发近20亿剂新冠疫苗来对抗中国所谓“疫苗外交”的计划等。

拜登在经济领域的反华举动更加咄咄逼人。自上任以来,他的政府维持了前总统特朗普对北京的贸易制裁;与参议院合作,通过了一项耗资2.5万亿美元、旨在提升美国竞争力的庞大产业政策法案;发起了“购买美国货”运动,将外国公司排除在利润极其丰厚的美国政府采购市场之外;设法阻止中国在美国的收购和投资,并阻止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进入美国。拜登还在6月17日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向与军事或监视技术相关的中国公司投资。

这些外交和经济举动都有相同的目的:对抗中国日益增强的国际影响力,加强美国的地位和复原力,阻止北京像过去传说的那样利用美国的贸易政策。白宫还打赌,它的反击会在政治上帮助它,使其免受共和党的攻击,并讨好美国选民。

难以获得广泛支持

然而,即使拜登的对抗性对华态度的确在民调中给他赢得了分数,这一态度似乎也不大可能实现其他目标。事实上,撇开短期政治不谈,政府的大部分反华行动很容易失败或适得其反。

问题始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许多倡议需要来自国内外盟友的支持——这种支持很难获得。民主党内的进步派已经对拜登的许多对抗性策略表示反对。例如,今年6月,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新冷战的危险发出警告。几周后,40多个进步组织敦促总统放弃对华“敌对姿态”。与此同时,欧洲各国政府也对华盛顿试图遏制北京的做法不感兴趣,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最近都表示支持欧盟-中国新投资协议,而美国反对这项协议。美国确实从北约、七国集团和四方安全对话那里得到了强硬的口头承诺,但获得集体措辞相对容易,采取集体行动则难上加难。

另外,即使拜登政府能够留住盟友,它最近的许多举动也可能让世界对美国来说变得更危险,而不是更少危险。先从拜登的经济政策说起。他的政府认为,切断中国与美国市场的联系将削弱中国。但是,断绝美国经济与中国的联系更有可能削弱美国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力,因为孤立的北京可以采取行动以减少损失。

正如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所说,在金融领域最容易看到这种态势。他说:“目前,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经由美国的金融体系。这赋予了美国实施制裁的巨大权力。但如果滥用这种权力,就会增加人们绕开它的动机。如果中国人被赶出美国系统——这也适用于信息技术以及某些大宗商品和货物贸易——那么一旦出现危机,你肯定无法压制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