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拉拢俄疏远中国,这种冷战招数在今天行不通

美国《华盛顿邮报》7月21日文章,原题:试图拉拢俄罗斯疏远中国的做法不会奏效  拜登总统把与中国竞争作为其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因此,对于本届政府以及今后的美国政府来说,制定应对中国崛起的有效战略将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焦点,这与冷战时期苏联在美国战略家思考的中心地位不无相似。报道如下:

因此,冷战时期的某些经验值得研究,并转而用于应对今天的中国问题。但也有行不通的。比如说,试图拉拢俄罗斯疏远中国。

理论上讲,把俄罗斯拉向美国以抗衡中国的想法听起来很吸引人。此类观点反映了许多自诩为现实主义者的人士的一种看法:尼克松总统在冷战期间成功地使中国远离了苏联,现在拜登应该尝试拉拢俄罗斯,使其远离中国。一位不具名的政府官员认为:“无论美国是否喜欢,都必须调整与俄罗斯的关系……防止莫斯科与北京的关系进一步加深符合美国的持久利益”。

但这种冷战特有的招数在今天是行不通的——即使行得通,也不会产生与上个世纪相同的效果。主张“尼克松去中国”战略的人忘记了其成功的基本前提:中苏关系破裂。相比之下,当前中国与俄罗斯的经济、安全和意识形态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紧密。

即使这样的政策转变成功了,与普京的俄罗斯和解也是弊多于利。让俄罗斯站在我们这边,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能得到什么具体的好处?答案是不多。中国需要进口俄罗斯能源,而美国不需要。普京永远不会部署更多的俄罗斯士兵、导弹或军舰来遏制中国。

此外,如果俄罗斯真的转向,普京肯定会要求美方作出令人不快的让步,特别是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问题上。这将是个糟糕的交易。(作者迈克尔·麦克福尔,乔恒译)

俄新社7月21日文章,原题:俄中伙伴关系——利益与机遇的最佳组合    6 月 28 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视频对话为深化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供了新的动力。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背景下,两国还发表《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的联合声明。

2021 年,世界面临着一系列无时不在的挑战和考验,从大流行病到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治和经济制裁压力下,俄中两国不得不适应新现实,在全球、地区和双边合作领域重建政策性路线。今天,我们两国不仅为维护国际法律体系、为世界多极化和战略军备控制而战,而且也为维护全球和地区力量平衡而斗争。俄中两国对世界命运和发展负有特殊的责任。

俄中双边关系的基础是相互保持高度密切和多样化的政治、经济和人道主义接触;在世界舞台上定位为独立自主和有影响力的力量中心;快速调整伙伴关系以适应几乎所有全球或地区挑战。当然,鉴于俄中两国的高度互信和军事技术合作,双方实际上不需要建立军事联盟。俄中两国关系超越了传统集团联盟的旧形式,两国完全独立自主、不基于意识形态且不针对第三国。

《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延期表明,为了两国共同的未来和全球的稳定与发展,两国领导人在法律和政治上保证了两国关系这种新的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