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疫情使印中产萎缩,中国变化较小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网站3月18日文章,原题:新冠疫情期间,印度的中产萎缩而中国的中产则少有变化  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危机正对全球各国生活水平带来重大影响,使数以百万计的人失去中产生活水平甚至陷入贫困。但是新冠疫情对印度和中国造成的经济影响却迥然不同。鉴于中印两国人口之和约占全球人口的1/3,两国各有约14亿人口。这两个国家应对疫情的过程,以及它们从疫情中的复苏情况,将对全球一次收入分配的变化产生重大影响。报道如下:

当印度在2020年跌入严重的经济衰退时,中国却能够防止经济收缩。2020年1月,世界银行对印度和中国在2020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几乎相同,分别为5.8%和5.9%。但在疫情暴发一年后的2021年1月,世界银行修正了对两国经济增长的预期,印度萎缩了9.6%,中国增长了2%。

皮尤的最新分析报告指出,由于经济下滑(相比于如果没有疫情印度可能的增速),2020年印度中产人数估计减少了3200万,占全球中产群体(每天收入在10.01美元到20美元之间)减少总数的60%。同时,印度的穷人(每天收入不到2美元)估计增加了7500万,占全球贫困人数增量的近60%。然而,中国人生活水平的变化要比印度小得多。

每个国家的人口可以划分为五大群体:穷人、低收入、中等收入、中上收入(每天收入在20.01美元到50美元之间)和高收入(每天收入50美元以上)。

与疫情前各自生活水平相对照,疫情期间印中两国生活水平如何变化的对比会更加明显。在疫情之前,估计印度2020年有9900万人属于全球中产群体,但是疫情发生一年之后,这一人数估计只有6600万,减少了1/3。与此同时,印度的穷人预计已经达到了1.34亿,是经济衰退之前(5900万)的2倍多。2020年印度的贫困率很可能上升到9.7%,比2020年1月时的预测值4.3%急剧上升。大多数印度人都属于全球低收入群体。疫情发生之前,2020年印度原本应有12亿人属于该群体,占全球低收入人口的30%。但由于疫情使更多印度人变成(收入更少的)穷人,估计印度低收入人数已减少至11.6亿。

而在这轮经济下行中,中国估计有大约1000万人失去了中产生活水平,相比于疫情前有5.04亿人属于中产群体,这一数字只占了很小的比例。同样,疫情期间中国的低收入群体从6.11亿增加到6.41亿,在数量上也相对较少。

重要的是,2020年之前,中国占全球中产群体的37%。2011年到2019年,中国中等收入人口增加了2.47亿人,出现了相当大的增幅。与此同时,中上收入人口几乎翻了两番,从6000万增加到了2.34亿。中国在这两方面都占到全球增加人数的绝大部分。因此,疫情给中国带来的影响有限也使整个世界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