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中美合作终结疫情的10个理由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3月2日文章,原题:中美两国合作终结疫情的10个理由,全文如下:

如果在今天书写新冠疫情的历史,没有什么比中美两国政府合作的缺失更能概括这段故事了。中国率先受到病毒暴发的打击,而美国感染的人数最多,死亡人数也最多。

随着疫情进入第二个年头,世界各地已经出现新的变异病毒,不过我们仍有时间改变疫情的叙事。控制疫情的紧迫任务只能通过全球协调来完成,这需要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积极参与。以下是中美必须合作终结疫情的10个理由。

1. 恢复公共卫生合作的传统。中美两国政府有悠久的合作历史,应对了半个世纪以来的几乎每一场全球性健康危机,包括艾滋病、“非典”、H5N1流感、H1N1流感、H7N9流感和埃博拉病毒。这场疫情的严重性和不可预测性需要我们回归历史上合作的先例。

2. 医学界要保持紧密联系。尽管政治障碍削弱了政府间合作,但在整个新冠危机期间,太平洋两岸的医学专家和科学家保持了广泛而活跃的沟通与协作。中美两国专家在新冠病毒研究上的合作比与其他任何国家的合作都多——包括在主流期刊上发表100多篇文章——疫情期间的合作超过了过去5年的总和。顶尖病毒学家和医学专家还参与了以防治病毒为重点的联合网络研讨会。

3. 提高透明度和数据共享。武汉疫情暴发几周内,中国科学家成功确定了病原,破解了基因序列,并与国际同行分享了新冠病毒的数据。中国研究人员在实验室研究和病毒检测方面取得的显著进展,得益于中美两国当年在“非典”时期的医疗合作。

4. 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变异病毒监视网。该网络可改善对最新变异病毒的追踪、筛查和预警,同时也有助于各国政府更有效地引导公众注意力,并分配资源遏制变异病毒的传播。

5. 在疫苗开发方面开展互利竞争。世界需要安全、有效、标准统一的疫苗。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拥有新冠疫苗工厂的国家。截至2月初,已有66种候选疫苗进行临床试验,其中包括中国的16种。中国研究人员和疫苗制造商还正在研制另外约40种候选疫苗。作为多个有效疫苗平台的东道国,中美两国应该开展正和竞争,避免零和博弈。

6. 提高全球疫苗生产能力。美国和中国是累计和日均接种疫苗数量最多的两个国家。但截至2月中旬,只有3.5%的中国人和11.2%的美国人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这要求两个主要疫苗生产国更好地协调,以提高生产能力。

7. 加强疫苗国际分配的公平性。美国和中国必须加大对国际社会努力协调在全球公平分配疫苗的支持,尤其是要通过“获取新冠工具加速计划”和“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来进行。在对外援助方面,中美具有互补优势和能力,双方的合作可以促成并扩展至多边倡议。美国拥有一个广泛的全球卫生项目网络,而且有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医疗和公共卫生支持的传统。中国则有强大的生产和物流能力,且已向发展中国家运送了大量疫苗。

8. 在药物开发方面进行合作。尽管疫苗开发占据了全球抗击新冠疫情努力的中心位置,但研究治疗药物的重要性不应被忽视。中美两国政府都应鼓励医学专家和科学家分享经验。

9. 协调跨境旅行和新的国际协议。疫苗、治疗药物和医疗用品需要跨境并迅速通关。更广泛地说,美国和中国必须为数字疫苗证书、健康指标、检疫标准和安全机制在全球的开发做贡献,使接种疫苗的人群能恢复国际旅行和贸易。

10. 建立面向未来的信心和能力。就像美国和苏联在冷战时期合作根除天花一样,今天华盛顿和北京的共同努力将向两国和全世界发出鼓舞人心的信号,即合作对于拯救生命的重要性。新冠疫情不会是最后一场全球危机,美国和中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建立应对其他挑战的信心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