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建党百年,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受拥护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月18日文章,原题:国外被诋毁,国内受欢迎——中国共产党迎来建党100周年  起初,(武汉)政府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引发了广泛的不满情绪。但是,仅仅5个月过后的8月,疫情得到了控制。在武汉一个泳池派对上,人们狂欢的画面被广泛传播。它证明了中国很大程度上成功地平息了国内的疫情。2020年中国的经济增长了2.3%,成为全球唯一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在中国共产党准备在今夏庆祝建党100周年之际,专家们剖析为什么中国政府能得到国内民众的拥护。报道如下: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艾什研究中心中国项目主任爱德华·坎宁翰说:“现在如何解释中共至少看起来相当有韧性的事实?”坎宁翰和其他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领导了一项独立的、持续多年的中国民意调查。总的来说,过去20年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越来越高。2003年至2016年的研究包括对中国城乡3.1万人的面对面采访。2016年,高达93%的受访者对中央政府表示满意,其中32%的人表示“非常满意”。同年,70%的受访者对地方政府表示认可,与2003年的44%相比显著提高。

坎宁翰说,这些趋势今天很可能还在继续。他说:“最近的新冠疫情就是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一开始,民众对地方政府的应对不满意,但随着中央政府介入封城和形势的改善,民众对中央政府行动的满意度上升,最终也扩及到对地方政府的看法。”

专家们说,中国迅速控制住疫情的表现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拙劣反应对比鲜明,进一步助推了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支持率。

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说:“在中国内部,从应对疫情的视角看,无论是在公共卫生和经济方面,还是在政治方面,与美国和许多其他西方国家的疫情应对相比,进一步增加了民众对中国领导层的支持。”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埃科诺米说,不要低估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绝大多数中国人对本国的经济发展,以及中国如今在全球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非常自豪。”这种政治动态在中国如何演变,将对未来10年及以后的世界产生重大的地缘政治影响。

上世纪70、80年代,阿波(音)在中国西南云南省的一个高山村落长大。当时,他家里很穷,只能吃野果和野草。村里的土路一下雨就变得泥泞无法通行。他回忆说:“我们总是挨饿”。如今,在政府的帮助下,阿波一家和村里许多人都摆脱了贫困。他在一个小农场里养鸭、养猪、养牛,还到工地上打零工。村子里如今有自来水和水泥路。

去年12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宣布在全国消除了极端贫困,完成了自1981年以来使8.5亿人摆脱贫困的艰巨任务。这一里程碑就是一个有力的例子,显示中国共产党如何继续获得中国民众的拥护。

美国当代国际事务研究所的研究员吴马太说:“农村低收入地区对中共的满意度非常高。”他在云南偏远的邦东乡村生活了两年,不久前才回到美国。他说:“邦东的邻居们现在过着从未有过的好日子。他们的生活比5年前有了极大的改善,他们把这直接归功于党。”

另一项深得民心的政策是2012年发起的反腐运动。埃科诺米说:“从习近平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那一刻起,他就谈到必须根除腐败。”他说,这关系到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

哈佛大学在2011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半数中国受访者认为地方政府官员“不清廉”或“非常不清廉”,效率低下,而且偏袒富人。阿波说:“当时很乱。”腐败的地方官员设置路障,收取过路费,或者限制供水。习近平于是发起了现代中国最大规模的反腐——有数千名各级党政官员因此被查。反腐极大地遏制了民众遇到的官员滥权情况。如今,地痞已经不再控制阿波村子周围的道路了。“现在那些人不敢做那种‘黑社会’的事情了,否则会被抓起来。”阿波说。

这些在民生方面的具体成果,以及在反腐、治理环境污染等问题上的进展,提升了党在全国民众——包括新兴的中产阶层——中的支持度。退休民营企业家张先生出生于北京一个工人家庭。他不仅受益于中国的经济繁荣,也受益于住房保障以及政府对医疗和养老的支出。他用他这代人典型的说法总结了大众的态度:“如果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一年比一年好,那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表示,中国人当然还会在饭桌上抱怨一些事。“我们也骂腐败的官员。但哪个国家没有‘坏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