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 莫里森的对华政策,荒唐!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11月26日文章,原题:莫里森误读中国  澳大利亚现在搞不好与中国的关系,对此我们不应惊讶。除了盟友英美,中国对我们的重要性比任何国家都大。而中国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盟友。处理好这种关系将是我们面临的最困难也是最重要的外交挑战。我们需要变得聪明,找到实现目标的方法,同时尽量减少北京不满。我们不得不做出妥协,在一些问题上让步,以便在其他问题上取得进展。报道如下:

不清楚莫里森是否理解这点。他似乎认为澳可单方面确定对华关系的条件。过去几个月里双边关系陷入新低谷时,他一再告诉澳大利亚人,除了以他的方式对抗北京,别无他选。否则就会背叛澳大利亚的利益,使主权受到侵犯。将如此复杂和重要的问题过于简单化,是荒唐的。这是对我们智商的侮辱。

但我们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时代,莫里森渴望迎合民众,展现一个阻挡外国干涉、捍卫国家独立的领导人形象。而现实情况是,国际关系需要大量调和与妥协。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为的是在不可能以自己的方式获得一切的世界中获得最佳结果。

我们将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选择和微妙判断。我们确实需要注意中国投资,但不应夸大风险。有时我们得接受风险,以避免付出不可接受的代价。

我们的邻国就是这样做的。莫里森上周的日本之行意在表明,澳能通过与其他地区国家联手孤立中国。他炫耀所签署的低级防务合作协议,以此证明东京的支持。但事实并非如此。本周,中国外长就访问了东京。日本能在不损害其核心利益的情况下,与北京建立更好的关系。这说明日本对华打交道的方式与我们大不相同。(作者休·怀特)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11月25日文章,原题:中国理所当然对我们感到困惑  莫里森本周将澳中关系恶化归咎于中方的“一些误解”。当初,正是澳方对中国的承诺,令双边关系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破裂后得以迅猛发展。时任总理霍华德回忆那段往事时写道,“我向中国领导人明确表示,澳美之间的同盟……绝不是针对中国的。”

如今莫里森坚称其政府实行独立外交政策。但在美国的世界观已被中国是“全社会威胁”的认知所主导的当下,怎么可能还会如此?想想霍华德当初的承诺吧。难怪中方会感到困惑。

日本的做法(与澳大利亚)大不相同。当中国遭遇疫情时,东京迅速调集医疗用品,日本议员甚至捐出部分工资支持中国抗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