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 我们的对华关系需要帮助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人报》9月16日文章,原题:形势不等人,我们的对华关系需要帮助,全文如下:

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任务是要看清世界的现状,但不能沦为现实的牺牲品。对澳中关系而言,这就要求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两国关系螺旋式下降,但也要清除认为澳大利亚无法改善现状的悲观主义。

澳大利亚想达到什么目标?我们可以支持特恩布尔和莫里森政府大多数与中国有关的具体决定。但有一种立场应该被彻底拒绝:中国已成为一个敌对国家,因此澳大利亚只能接受北京施加的任何报复,以彰显我们的主权和价值观。

有三个关于中国的迷思蒙蔽了我们的思想。第一个迷思是认为我们对改善关系无能为力,因为那只会损害我们的身份。这种想法是很愚蠢的。如果今天澳中关系的下滑趋势再持续三四年,我国将损失惨重。

相比其他西方国家,澳大利亚是2003年后中国繁荣的受益者。所以,澳大利亚着意要证明一个自信的中国不能挟持我们。通过向北京出卖自己来“修复”关系固然是错误的;但是,如果因为害怕让人觉得我们出卖了自己,而没有任何表示,不去努力“修复”关系,同样是错误的。

第二个迷思是,认为我们庞大的资源贸易不受北京的报复。我们认为北京不会对我们的煤炭、液化天然气或铁矿石采取行动,因为那会伤害中国。这个答案太过短视,而中国考虑的是长远;中国的核心技术自主战略就是明证。

有人怀疑中国想减少对澳大利亚进口的依赖吗?然而,那些老讲中国是专制的、受意识形态束缚的一党制国家的人,却往往也在说,当涉及到资源贸易时,中国是一个经济上理性的自由主义国家,只考虑价格竞争力。

但中国今年已经丢掉了既往的原则,它采取了曾经只会在大学研讨会上提及的报复,如大麦、牛肉、葡萄酒。而澳大利亚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第三个迷思是,认为双边关系破裂主要不是澳大利亚的错,而是源于中国的行为,我们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这是心态问题。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给澳大利亚带来了许多风险,但我们的总理莫里森仍在不遗余力地维持美澳这艘友谊小船的稳定。

尽管莫里森宣布澳大利亚的政策是“独立的”,不受美国的束缚。但这些无法弥补澳中两国在地区、战略、科技和投资问题上日益加剧的国家利益冲突。冲突的领域扩大了,合作的领域缩小了。

在这种新常态下,澳大利亚的政策需要调整。我们应更加优先考虑堪培拉和北京可以合作的领域,而不仅仅是假设我们已成为永久的对手。这必须从疫情后恢复经济、贸易和旅游关系入手。双方仍存在大量共同利益。

堪培拉还需要确保情报和安全机构不会左右双边关系。种种迹象表明,中国针对两名澳大利亚记者的行动至少部分是由澳安全情报局对中国驻澳记者调查所推动的。

本世纪前十年初,澳大利亚驻美大使迈克尔·索利曾在美国国会组织了“澳大利亚之友”小组,向美国政治体制施压,要求美国与澳大利亚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今天,澳大利亚议会中根本不会有什么“中国之友”小组。因为任何这种做法都将不可避免地被视为“干涉”。

中国现在已是本地区的主导力量。我们面临一个选择。要么认定只能将中国作为一个敌对大国,让两国关系继续恶化;要么抑制宿命论,把努力阻止这种恶性循环作为新的优先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