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 美国微信用户起诉特朗普政府违宪禁令

日媒《日经新闻评论》8月22日文章,原题:美国微信用户起诉特朗普的“违宪”禁令。报道如下:

美国的部分微信用户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签署的“禁止这款社交软件在美国使用”的行政命令侵犯了他们的宪法权利。

特朗普在8月初签署了两项行政命令,从9月20日起禁止美国企业与微信和TikTok美国业务的所有进行交易。对微信的禁令让居住在美国的华裔人员感到担忧,他们在个人和职场生活中十分依赖这款应用。

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由五名华裔律师在行政命令宣布几天后成立的非盈利组织。该组织于周五下午向加州北部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特朗普政府取消该禁令。特朗普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被列为被告。诉状称,该诉讼旨在阻止行政命令禁止个人用户、企业和团体在美国使用微信。总部位于旧金山的Rosen Bien Galvan & Grunfeld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合伙人Michael Bien被该集团聘请牵头这起诉讼。

虽然微信在美国的用户群不如TikTok广泛,但它已成为许多海外华人不可或缺的沟通工具。在过去六年中,TikTok海外下载量达2.79亿次,美国仅占不到7%,即1,900万次。微信是许多美国用户、组织社会团体、企业日常沟通和从事政治活动的交流平台,美国宪法禁止公民制定任何剥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和平集会和组织团体权利的法律。最高法院已经认识到,社交媒体的应用和功能与我们社会中的公共空间相似。它就像一个广场,你可以在那里讲话,你可以发表演讲,你可以学习东西,分享想法和信息。这就是微信的用途。

反对特朗普该禁令的另一个理由是,它产生了“寒蝉效应”,指的是法律制裁的威胁,用来阻止人们行使他们的自然和合法权利。该行政命令禁止与腾讯进行任何涉及微信的交易,但没有定义什么是“交易”。Michael Bien说:“8月6日发布的行政命令的一个问题是,没有人知道它意味着什么,这项行政命令可能会导致刑事制裁,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允许的……命令内容的含糊也违反了宪法。”

美国商务部长有45天的时间解释与微信的交易是什么,但正如《日经亚洲评论》之前报道的那样,不确定性已经促使许多用户寻求其他应用程序和其他方法来保持联系。此外,禁令是由特朗普根据1977年《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EEPA)发布的,此前特朗普宣布中国的应用程序已导致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然而,根据IEEPA第1702条,该法案并没有授予总统“直接或间接管理或禁止任何邮政、电报、电话或其他个人通信”的权力。Michael Bien认为,这意味着特朗普不能利用该法案禁止使用通讯应用。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的创始人之一Clay Zhu是德恒律师事务所驻硅谷的合伙人,他的很多客户都在中国,微信是他工作中必不可少的工具,电话和电子邮件都无法替代。

Clay Zhu表示:“我的客户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人使用微信,失去对这个应用程序的访问权限意味着我将失去很大一部分业务。”对特朗普和联邦政府提起诉讼一开始看起来不太可能,但在做了广泛的研究准备后,他现在更加乐观了,他提到最高法院在2018年驳回特朗普的穆斯林旅行禁令。到目前为止,美国微信用户联盟已经从全国各地筹集了近5万美元的捐款。“这起诉讼和我们的组织与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是一群在美国为自己争取权利的普通微信用户。”Clay Zhu补充道。

编译/迪巴拉 202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