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 美国挑起对华“新冷战”让亚太盟友不安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7月27日发表该网站编委会的文章称,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正在华盛顿带头发起针对中国的新冷战。无论对美国本身或对中国的最终结果如何,都使亚太地区的盟友和伙伴深陷其中。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正在华盛顿带头发起针对中国的新冷战。

蓬佩奥以及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和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的言论让人想起20世纪50年代针对苏联的言论。

蓬佩奥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大大加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可靠计划来支持这些威胁。对这位美国最高外交官来说,威胁一个持有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供应美国许多消费和中间技术产品(包括在全球暴发疫情时期的医疗用品)的国家,似乎不是明智之举。彻底切断中国与美国和国际经济的联系,代价将是极其高昂的。

面对美国外交和国际经济政策的巨变,世界各国,尤其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现在正面临关键时刻。

加拿大在地理上受制于美国命运的好坏,它严重陷入美中关系日益紧张的交火中。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本周撰文说:“50年来一直是加拿大对华政策基石的接触政策正摇摇欲坠。”

他说:“美国关于国家安全风险的说法很少能说服政策圈的人。如果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过于密切,有说服力的是美国威胁的严重性和可信度。”

埃文斯说,重要的战略问题是,随着美中冷战加剧,渥太华面临什么样的选择。对加拿大来说,分离、上岸并完全冻结与中国的接触,意味着最坏情况是孤立,最好情况是加拿大加倍依赖其大陆伙伴——尽管加拿大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不断发展,但与美国的贸易占加拿大对外贸易的三分之二。

对美国在西太平洋的盟友和伙伴——比如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南亚国家——来说,它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最密切,而不是与美国,因此对它们来说,确定埃文斯所说的“微妙战略接触”的替代道路更为重要。

特朗普总统推行“美国优先”政策,其政府以产业向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外包导致美国丧失就业机会为由,使猖獗的贸易保护主义合理化,这些举动破坏了对开放的多边贸易体制的承诺。

特朗普对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抨击、在北美洲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和韩国重新谈判韩美自由贸易协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实际上发动与中国的全面贸易和技术战,这些都动摇了它们所依赖的国际经济和政治体系基础。

特朗普对美国在该地区联盟关系的不尊重加剧了亚太地区有关美国可靠性的更多怀疑。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对抗与其说是关于贸易和商业,不如说是因为华盛顿担心中国有可能挑战美国的全球技术优势和安全主导地位。

尽管不清楚特朗普本人是否有与中国对抗的连贯战略(他在争取连任的过程中反华言论迅速加剧),主张经济彻底脱钩与战略遏制和对抗的美国势力(如蓬佩奥和彼得·纳瓦罗)正联合在一起并获得优势,形成了美国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新方向。

这些事态发展,无论对美国本身或对中国的最终结果如何,都使亚太地区的盟友和伙伴深陷其中。

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或东南亚国家同意加入蓬佩奥的新冷战议程,美国将比这些国家更容易逆转路线。如果说有战略谨慎时期,那么现在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