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 美国的对华“共识”令人担忧

英国《金融时报》7月20日文章,原题:美国令人担忧的对华“共识”,全文如下:

激烈的党派斗争自有其用处。至少,一个分裂的国家可以安慰自己:政府的所有想法无一不经过审查,无一没遭受过反对。审查若是出于部落的恶意,而不是苏格拉底式的寻求真理,可能会变得更加较真。美国目前处于撕裂状态——连日常戴口罩都被搞得政治化——但它避免了相反方向上的同等危险:不加思索的共识。

唯独本世纪最重大的政策除外。身处华盛顿,你会感觉到一个国家正在滑向无休止的与中国对抗,而辩论少得出奇。那些可以被指望争论所有话题的政客们,现在异口同声地谈论一场超级大国决斗的必要性。在拍得像史泰龙电影预告片的竞选广告中,拜登只是指责特朗普总统的对华立场过于柔性。

拜登并非其党内少有的好战者。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敦促总统在关税问题上“坚持强硬立场”,因为“实力是在与中国打交道时胜出的唯一途径”。没人追问他,哪段历史能为这句老生常谈提供证据?或者他会建议总统对哪个国家表现出软弱?不,那将要求展开辩论。当下无论是在华盛顿还是在企业部门都找不到什么辩论的证据,至少在正式记录上是找不到的。学者们更愿意表达他们的疑虑,但数量或影响都不大。

撇开对老布什和奥巴马两位总统的诽谤(前者曾无视北京要求,执意对台军售,后者曾对中国轮胎加征关税)。也撇开有关美国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自由主义的天真,要么是投入第二次冷战——的想法。就像上世纪40年代那样——当时的说法是美国“失去”了中国,使它落入共产党之手——该思路的前提是: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现存最古老的文明,随着美国的政策而兴衰。有关它有自己的能动性,有关它在1978年后的改革无论如何都会恢复其地位的说法,在华盛顿成了另类言论。

这一共识的另一个潜在影响是,不同意见正在成为政治上的禁忌。

美国的终极优势是其公共话语的嘈杂。在中国问题上,它的“文明”程度令人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