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应对美国猎巫,中国有韧性

美国“顾问视角”网站6月18日文章,原题:对中国的猎巫  美中关系紧张再度加剧现在已经到来,表现为美国对中国利益攻击的数量、烈度和范围急剧增加,从科技、投资到移民、记者和交通,而且这种攻击是美国单方面发起的。特朗普政府还威胁制裁中国公司和个人。这些攻击的主要动机似乎是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报道如下:

 因此,不难得出美国对中国的攻击充满政治色彩的结论。这有两个明显的影响。消极的一面是,从现在到11月,中美关系可能会变得更难看,尤其是现在总统大选竞争相当激烈,美国的经济和政治形势不佳。两党竞相表现出反华。积极的一面是,反华言论大多出于政治动机,这也意味着情况(在大选后)可以出人意料地迅速好转。

中美两国在相当程度上相互依赖,因此紧张升级的空间最终会受到限制。中国向美国出售商品,又为美国提供资金。因此,攻击中国所获得的政治利益很快就会加剧经济上的痛苦。此外,美国无法摧毁中国,因为特朗普已经发射了他最有力的武器——贸易战。相比之下,其他所有手段对中国造成的潜在伤害都是相当次要的。

中国经济之所以有韧性,一个原因是中国十多年来一直在为更恶劣的外部环境做准备。这种准备最明显地体现在从出口导向型增长向内需型增长的转变上。中国和中国企业也在努力适应一个更难预测的世界。当企业受到攻击时,中国政府并不吝于伸出援助之手。

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只盯着中国有些奇怪。毕竟,欧洲是一个更明显的目标。然而,欧洲是世界上分裂最严重的地区,这意味着欧洲在外交方面影响力远远低于其实际分量。

中国却是用一个声音说话,而且可以有目的地行动。不过,中国并不热衷于公然侵略性的外交政策。美国人更担心的是,过去20年,中国在经济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现在可能还比欧洲穷得多,但显然追赶得非常快。

正是这种中国超越美国的前景,给美国人灌输了最多的恐惧。这种恐惧被特朗普政府巧妙地利用了。特朗普将国际关系描绘成一个典型的零和游戏。在这种简单化的逻辑中,一个国家要么是第一,要么就有被征服的风险。保持领先地位意味着不断击退挑战者。按照这种逻辑,美国必须趁早进攻中国。当然,在现实中,美国不可能通过攻击来抑制中国。无论美国怎么做,推动中国前进的是中国自身的政策。当一个国家落后,或者认为自己落后的时候,其最好的选择绝不是进攻,而是关注自身的问题,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政策制定很像赛艇:比赛时绝不要看船外盯着别人,否则你马上就会失去节奏和速度,最终只会伤害到自己的成绩。

中国的所有政策都在某种程度上以推动中国充分发挥其经济潜力为目标。一个是转变国家的经济结构,另一个是推动中国在技术上的进步。到目前为止,尽管美国总是挑衅,但中国并未因此失去对长期政策目标的聚焦。

尽管中国政策得当,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比如要克服西方国家的极度不信任。但解决这个问题不全取决于中国自身。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都清楚,对中国的怀疑是没有道理的,近年来它们与中国的合作比大多数发达国家更紧密。

每当风险规避情绪高涨,投资者从新兴市场撤资时,比如新冠疫情期间,中国都在寻找深化国际关系、扩大影响力的机会。中国最近暂停了至少77个发展中国家的偿债义务。通过与77个国家(超过世界1/3的国家)交朋友,中国一举增强了其“软实力”。相比之下,美国对许多最低收入国家的主要贡献就是给它们贴上了“粪坑”的标签。

无论美中关系如何,都没有理由指望中国减少与新兴市场国家的贸易。事实上,有证据表明,美国的保护主义导致了新兴市场内部贸易的扩大。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仍有扩大对华贸易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