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美国新的对华战略,问题一大堆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6月15日文章,原题:为什么特朗普的对华“战略路线”是错误的,全文如下:

白宫新的对华战略方针,对中国战略意图和行为的一些分析还是有说服力的。但在其他方面,却延续了特朗普政府有关中国对美国构成挑战的性质和范围的错误诊断。基于这种诊断,它开出的药方很可能是无效的,甚至适得其反。

该方针称“北京公开承认,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以符合中共的利益和意识形态”。但这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大国都在做的事:利用国际秩序维护自己的利益和意识形态。文件宣称“我们欢迎在利益一致的地方进行合作”,却没有承认美中利益实际上可能一致的领域。美方称“不寻求遏制中国发展”,但这回避了中方的更大怀疑——美国寻求的主要是遏制中国的外部力量和影响力。

意识形态竞争确实存在,但中国的目标被曲解和夸大。北京并无意将内部治理方式推广到全球。北京对全球治理改革的渴望,也并非是想将其强加给别国——更不用说整个世界了。涉及安全领域,美国称“北京的扩军威胁到美国和盟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并给全球商业和供应链带来复杂挑战”,但并不是中国的每一种军事能力都构成威胁,除非我们愿意接受(这种理念)——美国的军事能力也是对中国的“威胁”。

此外,文件几乎完全否定北京外交政策和战略雄心的历史渊源。无疑,中国的民族主义、中国人民曾被外国列强剥削的历史经历,绝不仅仅是共产党的宣传。只要华盛顿对这段历史不熟悉或不屑一顾,美中之间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相互理解。

战略方针还列出华盛顿为应对来自中国的多重挑战而加速实施的一系列政策。部分内容又是基于对中国行动或抱负的夸大或歪曲——将中国的所有国际行为等同于恶意、不公平、掠夺性的或违规。

白宫表示对来自中国的建设性接触与合作持开放态度,但继续坚持特朗普政府关于美中交往历史,以及——更重要的是关于北京“战略野心”的一些站不住脚的看法。对美国如何理解并回应中国的“根本性重新评估”,仍基于一些有缺陷的前提。且它侧重于日益对抗、零和的关系,鲜有为北京提出积极的激励或替代方案。

此外,该战略可能高估了华盛顿在与北京打交道时的筹码,也忽视了此种做法在美国盟友中的潜在支持有多少。后者未必认同美国的对华看法,也越来越怀疑美国的信誉和可靠性。也许最重要的是,白宫的战略未能解决美国国内根深蒂固的问题,正是这些痼疾在削弱美国对中国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