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美媒 新冠病毒封锁期间的中国生活

美国《新共和》杂志3月3日文章,原题:新冠病毒封锁期间的中国生活,全文如下:

约1000万人在郑州生活,但近来这里的街道空荡荡。往年春节,大部分居民都返乡或去别处,但疫情引发的焦虑令今年不同。

一开始,郑州限制公共交通并取消城际客运服务。安检人员开始在地铁站入口等地方测量人们的体温。之后,除了出售生活必需品的超市和小商店,大部分店铺和公共场所关闭。谣言开始在网上出现。我开始从在俄罗斯的朋友那里收到焦虑信息。有人建议我不要吃香蕉,因为这种水果会传播病毒——这显然是谬论。

疫情暴发初期,我有时会去散步,这种散步令人心旷神怡——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可能看到空旷的中国城市。但处于如此怪诞状态的城市中,也会害怕并心生焦虑。没有中国身份证又不愿出示证件的生活,使我难以了解外面在发生什么。后来得知当地居民不得离开住所。志愿者们戴着红袖章出现在我们小区,保安开始在出入口检查证件。我出门的次数开始减少。在大楼内隔离的第一周,我花了17个小时在社交媒体上看新闻并与朋友聊天。看到他们正常生活的照片,我感觉很羡慕。我的睡眠变得颠三倒四,常常上午入睡傍晚醒来。我疯狂观看影视剧、读书、网聊。

一开始,人们还转发有关病毒的黑色幽默帖子。但随着报告的感染病例上升,大家的情绪从开玩笑转向极度夸张。随着口罩售罄,网上开始流传人们用各类东西拼凑口罩的图片。我则通过自拍等方式缓解焦虑情绪。在微信上打听消息时,我看到人们对郑州实施的防疫及非正式隔离措施众说纷纭。一位朋友告诉我,她所在小区的居民每周仅被允许出去两次。一名男子称他的朋友在乘出租车后被隔离,因为感染者曾坐过那辆车……

被限制行动数周后,郑州开始恢复生机。人们重回街头巷尾,餐馆和咖啡馆再次向外卖开放。大家说正常生活将很快回归。在这段隔离生活的艰难期,最让我六神无主的就是不确定性——肆虐的谣言。我希望这种状况下人们更审慎而非散布未经证实的信息。毕竟,焦虑距疯狂仅有一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