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一名在华美国人的隔离日记

美国市场观察网2月26日文章,原题:一个因疫情隔离在家的在华美国人日记  眼下,比起这个国家许多人,我的情况要好得多。上月我在中国两个城市待过:成都和北京。二者都人口众多,都受到疫情影响。也都没实行硬性封城。报道如下:

在成都时,我们被要求不出小区,但仍能听到一个男人常骑着三轮车在外面叫“卖菜”。他以某种合法的例外理由——人们确实需要食物——规避留在家中的要求,但最终每日叫卖也停了。那是在我们小区开始发卡时,每户一张。可根据需要离开小区,但每张卡只允许一人返回。

每天都会有事情提醒你目前正值何时。比如每天早上10时和下午5时,楼上妇女雷打不动地在案板上剁菜。每晚9时,悄无声息的警车闪烁着红蓝灯光从我们的街道开过去……早知道会这样,春节一开始我就不会待在屋里。其实那时也没啥可做的。但无所事事、吃得多活动少的日子,却变成长期足不出户的单调生活。

由于运气不好和计划不周,我从成都去北京时,正好北京开始收紧人员流动。我在京自我隔离14天后,来自中国另一地区的朋友乘飞机来京住到我的沙发上。我知道她也须隔离。但没考虑到,这意味着我要重新开始14天隔离。撰写本文时,我已二度隔离好几天了,感觉自己人已经傻了。放眼窗外,碧空如洗。

我还学到其他一些东西:作为爱运动、每周都去健身房的人,目前的静止不动反而会消耗精力。过去几周,我打盹的时间比去年全年还多。

我重申:相比更大事件,相比那些受苦、死亡或失去亲人,以及医务人员和其他在英勇工作的人们,我的遭遇微不足道。只是,翅膀被“折断”后,我才意识到我们是社会动物。等能重返北京街道时,不论雾霾还是结冰的日子,我都将在住处附近的路上跑跑,也许还会买些花,就在外面看着周边一切,直到夜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