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外媒 贸易战阴霾下的中国制造业

外媒《半岛电视台》6月29日文章,原题:圣诞节取消:中国工厂对美国的贸易战感到寒意,原文编译如下:

“看到那些机器吗?”,喜运来实业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戈弗雷·陈(音译)指着他工厂闲置的打印机,“自贸易战开始以来,它们一直处于待工状态”。在地板上,堆积着大量的卡纸,上面印有雪人和圣诞老人的图案。“对礼物进行包装不只是中国的传统,我们大部分商品都是出口西方,有70%是美国市场。”戈弗雷·陈在今个月的一次采访中说。

总部位于中国东莞的喜运来实业有限公司是中国首批成立的印刷厂之一,自1993年以来主营包装纸和节日礼品袋的生产。现在离圣诞节还有六个月,本来是他们公司一年中最忙的时候,正常情况下,工人会分成两班来把货物运出。但现在,公司的运营状态只有往常的60%。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喜运来实业有限公司的商品都受到牵连。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出警告,贸易战中国的报复性关税措施可能会在2020年使全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4550亿美元,即0.5%,高于南非一年的产出。去年第一轮措施实施出现时,喜运来实业有限公司和他们的美国客户(包括沃尔玛和美元树)同意共同分担因关税提高而产生的差价。但今年5月初,中美谈判破裂后,特朗普对2000亿美元进口商品的关税增加了一倍多。戈弗雷·陈表示,当时双方都不愿意再承担激增的成本。

布鲁斯·孙(音译)是江西Brilliant公司的销售经理,该公司生产研发和新材料用于笔记本电脑和太阳眼镜等消费品,该公司大约四分之一的产品最终销往在美国。布鲁斯·孙表示:“短期内,他们将提高零售价格。因此,美国客户最终将承受更高的价格,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让消费者为贸易战买单,但从长远来看,我们将不得不寻找其他出路。”

戈弗雷·陈表示,如果企业继续留在中国,将无法生存。“我在美国的大多数客户现在已经向东南亚国家下订单。他们问我,‘你什么时候离开?’”目前,戈弗雷·陈已经在印度尼西亚找到地方,并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将生产线迁往该国。随着美国企业将供应链转向东南亚,喜运来实业有限公司成为越来越多的被迫离开的企业之一。

面对中国制造企业的需求和信心减弱,相关行业的生产活动正在放缓。根据调查,官方给出的采购经理人指数已在50%以下,从4月份50.1%降至49.4%。相比之下,东南亚国家的制造业似乎受益于订单的增加。尽管一些制造商仍然希望维持在中国生产,布鲁斯·孙表示,中国不会轻易被取代,“我的客户欣赏我国良好的基础设施,我们拥有大量的工程师,众所周知,中国员工工作努力”。但根据研究公司IHS Markit为《日经亚洲评论》所做的调查,东南亚地区的制造业出现了9个月来最强劲的增长。

香港科技大学政治学教授戴维·茨威格(音译)也认为,美国的零售商不会轻易就将中国的生产线迁往东南亚。亚洲其他地区的制造业仍在学习如何为西方市场制造商品,在商言商,你不会想到达卡去开设供应链。在中国,他们的商人会变通,有可靠供应链和物流体系。”

曾经是世界工厂所在地的东莞、深圳等珠三角地区,正迅速成为与硅谷匹敌的全球科技中心。这一转变是“中国制造2025”国策的一部分,是向生产高端商品和服务的转变。戈弗雷·陈说:“中国不再需要像我们这样的制造小零售的工厂,他们需要的是高端制造业。”

尽管中国正在摆脱低端制造业,但戴维·茨威格表示:“中国希望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和规划来转变,这样他们就可以控制好成本、就业和社会稳定等问题。”

编译/迪巴拉  201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