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新媒 北京这家老澡堂面临关门,旧传统悄然流逝

新加坡《今日报》6月2日文章,原题:北京现今最古老澡堂子的最后时光,一个被用于搓背、斗蛐蛐和下象棋的场所,全文如下:

在琉璃屋顶下,三五成群的老年男性正在大水池子里消磨时间,他们徜徉于温热的浴池,或在淋浴头下放松自己,或趴在长椅上乐享澡堂伙计的搓背服务。在中国老一辈男性中,共同泡澡曾是流行的消遣方式。但如今,中国许多传统澡堂子——顾客花一点钱就能在里面尽情打发一整天时间——都已让位于收费更昂贵的时尚按摩院和洗浴中心——顾客能唱卡拉OK,还能打斯诺克或享用自助餐。

相比之下,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苑的双兴堂仍是个经济实惠的好去处,这里也成为北京的最后一家传统澡堂子。泡澡门票仅30元人民币,浴盐、搓背或拔罐等服务的价格也就一二十元。在这里,顾客们仍能享受到正在迅速现代化的中国逐渐消失的其他传统,比方说可追溯至千百年前的斗蛐蛐和下象棋等。一些客人甚至提着鸟笼子光顾这里。

在中国,有关公共澡堂的最早记录可追溯至宋代,并被呈现于经典画作《清明上河图》中。2013年,当时中国最古老的澡堂——位于南京市的翁堂——在营业600多年后关门歇业。如今,创建于1916年的双兴堂也在面临不确定的未来。四周尽是破败不堪的空置宅院、瓦砾和崎岖的道路。澡堂经营者熊刚健说,双兴堂的“寿终正寝”已被列入日程多年,尽管他痴迷老北京文化的父亲已为其申报中华老字号和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或许等周围所有宅院都被夷为平地后就轮到我们了。”

他说:“我刚来时与顾客们没多少可聊的,因为他们年纪远比我大。但如今随着年纪逐渐变大……我与他们成了朋友。有些顾客带着鸟笼来。我享受响彻澡堂子的鸟鸣,也喜欢上了泡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