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外媒 续评中国政府工作报告

外媒报道,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引起外媒广泛关注。部分媒体报道如下:

坦率诚恳不避困难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3月5日报道,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5日在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发出不同寻常的警告:中国发展面临“多年少有”的国内外复杂严峻形势,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

李克强说:“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食品药品安全、收入分配等方面,群众还有不少不满意的地方。”

报道指出,李克强对政府工作的总结格外坦率,他承认中国的营商环境与市场主体期待还有差距,承认中国的自主创新能力不强。

报道称,政府工作报告还凸显了中国领导层对潜在经济问题有可能引发社会风险的忧虑。李克强说:“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外部输入性风险上升。”

另据西班牙《日报》网站3月5日报道,李克强总理5日在全国人大年度会议开幕会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

报道称,在报告中,李克强剖析国家发展现状,重点介绍经济情况。这是一份诚恳、真实、专业的报告。

李克强表示:“综合分析国内外形势,今年我国发展面临的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李克强提到世界经济增速放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加剧,表示“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消费增速减慢,有效投资增长乏力”。

报道指出,为此,中国政府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并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报道认为,将经济增长目标区间定在6%-6.5%说明,中国政府更关心经济健康而不是追求让世界炫目的增速。中国牺牲了部分增长率,以换取更加成熟合理的经济模式,从廉价制造业向高科技和自我消费转型,并且更加尊重环境。

居安思危防范风险

据德国《世界报》网站3月5日报道,中国将2019年的增长目标降至6%-6.5%区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毫不隐讳地向国民发出警告,中国经济受到国内外不断增加的风险的威胁。

李克强说,“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思危方能居安”。

报道指出,李克强说,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6%,但“面临多年少有的国内外复杂严峻形势,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

李克强说:“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主义受到冲击,国际金融市场震荡,特别是中美经贸摩擦给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市场预期带来不利影响。”

报道认为,北京不想不必要地加剧与美国的棘手关系,而是强调必须先专注于完成好自己的家庭作业。为此,李克强列出了一份长长的国内发展弱项清单:消费增速减慢,有效投资增长乏力;自主创新能力不强,关键核心技术短板问题凸显;一些地方财政收支矛盾较大;金融等领域风险隐患依然不少;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困难较多;生态保护和污染防治任务仍然繁重;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尚未有效缓解,营商环境与市场主体期待还有差距。

在社会领域,群众还有不少不满意的地方,这体现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食品药品安全、收入分配等方面。

报道指出,李克强反对“大水漫灌”式强刺激。相反,他寄希望于减税,包括下调制造业等行业的增值税税率,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

清华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朱宁表示,中国政府力主减税降费而非财政补贴令人鼓舞,这些措施将直接有效作用于经济和消费。

另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3月5日报道,在把2019年的增长目标下调至6%-6.5%后,北京宣布了更多减税措施以帮助抗击该国制造业增长乏力。

报道称,北京今年的赤字率目标是2.8%——这个数字高于2018年的2.6%,同时政府将对举步维艰的制造业部门降低增值税税率。

应对措施及时周密

据俄罗斯《独立报》网站3月6日报道,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日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今年中国发展“面临的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困难不容低估,信心不可动摇,干劲不能松懈”。

菲纳姆投资集团分析师阿列克谢·科列涅夫表示,尽管经济增长放缓,但中国采取了一系列相当及时和周密的广泛措施。

另据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3月6日报道,尽管人们普遍预计中国将推出更多刺激措施来支撑经济,但经济学家说,他们对北京准备采取的行动力度感到惊讶。

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学家谢栋铭说:“减税规模相当大。”

报道称,值得注意的是,制造业得到了慷慨的减税,其增值税税率从16%降至13%。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的增值税税率从10%降至9%。

谢栋铭指出,制造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确保就业市场的稳定是政府关心的另一个关键问题。

他还说,这样大规模的减税措施还可以提振信心,让企业和个人拥有更大的购买力,这有望促进经济增长。

经济学家还指出,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通常用于基础设施支出)规模拟提高到2.15万亿元人民币。

渣打银行经济学家刘健恒说:“这接近共识区间的最高点,令人鼓舞,因为我们看到它给经济提供了额外的缓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