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日媒 不堪房贷重负,中国人纷纷捂紧钱包

日本《日经亚洲评论》5月6日文章,原题:中国人对房产的痴迷打击消费,全文摘编如下:

中国人痴迷于买房正对消费造成损害。由于飞涨的房价令房主背负沉重的还贷压力,他们的可支配收入所剩无几。

在这个拥有房产具有重大文化意义的国度里——尤其在首都北京,买房需求将那些能随心所欲消费的人与那些把钱袋子收得紧紧的人区别开来。北京公寓房的价格和东京一样高,若非更高的话。两年前约花350万元买了套公寓房的一名中国人抱怨说,偿还贷款几乎剥夺了他的全部个人消费。

根据数据,可粗略估算出去年(中国人)在房产上的花费。2017年房屋销售面积约17亿平方米,总价为13.4万亿元,首付比例平均为33%,这意味着超过4.4万亿元。未偿还的家庭债务2017年底达到40.5万亿元。按贷款时间平均20年计算,去年(中国)家庭支付的本息接近2.1万亿元。

去年,中国城市地区人均可支配收入约3.6万元,个人消费为2.4万元,其中的1.2万元差额加上有近8.1亿人生活在城市,去年应该能留下9.7万亿元——但用在房子上的钱显然消耗掉8.6万亿元,占到88%。这一比例超过2013年创下的纪录,该数字在2014年和2015年下降到70%范围内,但接下来两年开始猛增。

把大部分收入用于偿还房贷,这令(中国人)用于其他消费的钱所剩不多。当房屋消费比例在2011年、2013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升时,日用消费品销售出现大幅下降。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消费支出在继续下降。个人消费去年上升5.4%,但比2016年的增幅下降1.4个百分点。按照当前的算法,今年春节假期的消费支出出现最慢增速。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发货量首次出现下降。去年第四季度,消费支出对经济同比增长率贡献3.1个百分点,是2015年以来最少的。

不断上涨的房价还在拉大中国的贫富差距。拥有多套房子的京沪有钱人从中受益。数据显示,在2016年和2017年,中国中产的收入增幅放缓,上流社会收入增幅则加速。这种趋势很可能令政府担心。北京宣布提高个人收入所得税起征点,显然是为减轻普通民众的税负。

中国研究了日本当年的教训,已娴熟地控制住资产泡沫。但在防止市场经历自然修正的过程中,这只是缓兵之计——会出现抑制消费支出这类后果。(作者原田一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