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联播 > 正文

郭沫若宋庆龄居住的四合院什么样

“回望5000年华夏历史长河,渊源流淌的文化基因底色,成为中国引领全球的精神瑰宝,以世界范围内引起的东方精神风尚,蓬勃的经济实力、引领全球的消费力,中国传统文化快速回潮,东方审美再次成为时代的主流与追求。中国再次站在了世界中心,至此,全球目光聚焦东方。”

在中国的家族故事里,永远少不了一处院落。中国建筑文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院落的文化。合院,是凝于国人骨子里的情。

四方围合,藏风聚气,围合的是四时和乐,聚藏的是天地灵气。围合出来的天地,是对稀缺土地资源的拥有,是名门望族价值观得以传承的基石,也是家族荣耀恒久流传、生生不息的资本。

千年北京城,一座四合院

“笼庭水树宜凉影,匝砌烟花带露姿”描述了古时皇家御院的优美,“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凸显了豪宅大院的深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白描了庭院生活的意境。建筑、园林、情感、生活,在这一方方的庭院中重叠交融,艺术、文化、历史在这里诞生沉淀,因而才有了世人对庭院的依赖和深深的眷恋。

四合院的建筑规制所体现出的礼教意味和风水学考究,代表了中华文明的严肃和厚重。在以房屋围合的形制中,装载着国人的思想观念和审美情趣,同样也以多样性的空间关系呼应了家族归宿的精神力量。这种内向封闭而又温馨舒适的院落空间,曾经滋养培育了一代代国人的性情,以至成为最为普遍的传统生活方式。

郭沫若——院子是精神的写照

郭沫若故居东临什刹海,南望北海公园静心斋,当你走进这个院子,自然就能将心沉下来。

故居的主体是园子北边一栋完整的四合院,两进的院子,坐北朝南。这之前曾先后作为蒙古国驻华大使馆和宋庆龄的寓所,而这个院落的历史却要久远得多,这原是清代官员的花园,宅邸也因此呈现出兼容中西的气象。

余秋雨——院落是安顿生命和精神的场所

“中国的院落往往是家,里面有很好的房子,里面有客人来,我的祖父在中间,我的爸爸在边上。后面有非常好的花园。这个院落,进了院落是家,到了家是以生态为主,以自由为主,以放松为主,所以一个院落可以把中国人的哲学道理融合在一起。”

中国式的浪漫诗意,大多寄情在庭院中,有一处院落,就有一处非凡的人间。然而,随着时光渐远,先贤的居住情景已经渐行渐远了,古代皇家庭院已成为历史遗迹供人瞻仰;很多北京四合院也已成为旅游驿站。院落在欧式高楼的拥挤中,或已失去容身之所。院落高墙的远去,让许多国人缺少了庭院的情感寄托。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似乎已经远离了院子的栖身之地,那些传承和谐雅致的中国文化精髓的院落渐渐稀缺而成为珍贵“古董”,难以寻觅。

冯唐——院落生活,有天有地

北京老城,后海以西,恭王府以北,沿着一条窄窄的胡同,一直向前,可以到达胡同里唯一一户朱门高墙的四合院。

在文章《我心目中理想的房子》里,冯唐特别强调:“要有个大点儿的院子。有树,最好是果树或者花树或者又开花又结果。”“每年花树开花那几天,在树下支张桌子,摆简单的酒菜,开顺口的酒,看繁花在风里、在暮色里、在月光里动,也值了。”

关上了门,院里就是自己的小世界。有笔耕不辍的作家梦,有赏花品茶的文人梦,有鉴赏玉器的古玩梦。原本在嘈杂时间里的遥不可及,在四合院里又那么稀松平常。

围墙里的庭院,合院里的世界

我们应该为市场感到庆幸,在众多“多层产品”仍在同质化中竞争的时候,仍有个别另觅他途、致力于自我价值开辟的豪宅回归者——从多层回归低层、从抄袭主义回归独创精神、从北京走向国际又回归中国,紫禁壹号院项目即是这样一种独特的存在。

“院和宁,家和兴”,北京的豪宅产品与日俱增,却与此人居理念日渐走远,融创北京开发的紫禁壹号院的出现,或许正是为了探寻在国人心中隐去多时却惦念不止的“家”的原形。融合法式宫殿建筑精粹和四合院礼序,出则世界繁华,入则自成天地。五重庭院层层围合,由花间到门庭,由门庭到入户,打造一个充满花草清池的世界。每天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主人尽可沉浸于自家院落这一方私有天地之中,忘却世俗纷扰,暂时卸下一切责任与重负。待黄昏之中,伴随着夕阳,一家人围坐在院子内精美的佳肴旁,觥光交错,细话家常,美好的生活本应如此。

夜晚,露台便成了美妙的观星之所,远离城市的喧嚣,上方的宇宙空间则更加通透。天幕浩瀚,繁星纷呈,城市中难得一见的月朗星辉裹挟着清风带来的自然的香气,成为质朴却又奢侈的生活底色,在城市的缤纷嘈杂中,保持着独有的品格。

“动摇风景丽,盖覆庭院深”、“深深庭院清明过,桃李初红破”中国式的诗意大多寄情于院落之中。在紫禁壹号院,被宫殿建筑所围合的,不仅仅是一方院落空间,更是一处时间,国人的人居回到了最优雅的时候,那是一个院落芬芳的年代。

来源:长安街知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