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联播 > 正文

还要多久,孩子才能不用排队就看得上病?

“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

宇宙不重启,我们不休息。”

配合一张人满为患的儿科门诊图片,这是山东省立第三医院的一位护士,在12月19日那天连续忙碌了近20个小时后,下班回家的凌晨3点,发的一条朋友圈。

这不独独是山东一个城市的情形。

目前,全国各个大城市几乎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儿科医院常常爆满,孩子看病挂不上号。尤其是夜间的儿科急诊更是是人头攒动,家长、孩子受罪不说,医生也是痛苦万分,常常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忙着给焦急的家长带着的孩子进行各项诊断以及紧急处理。

患者数量猛增,医生数量有限,这种医患比的失衡决定了病人等待是难以改变的事实,尤其在儿科。于是不管是妇幼专科医院,还是大型综合医院,儿科的小病号总是排上一长串。

儿科医生荒,是全国各大医院出现的儿科医生缺口大的现象,从二级医院到三甲医院大面积蔓延。“每1000名儿童仅0.53名儿科医生”、“每名儿科医生日均门诊17人次”、 “儿科门诊急诊排到明天也排不上号”……近来,全国各地都陷入了病人越来越多而儿科医生却越来越少的困局。

中国儿科医师短缺不仅一直存在

且数量还在不断减少

去年11月26日颁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城市每千儿童儿科医师数为0.57,农村为0.47,以35岁以下的本科学历医师为主。而根据《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所提出的,到2020年每千人口拥有0.69名儿科医生的目标估算,目前儿科医生缺口多达86042名,已直逼十万大关。

如今,医师们早已习惯高强度工作,人们也早已习惯儿科诊所大排长龙的景象。北京儿童医院在最繁忙的时候平均一天约接待4000名儿科门诊病人。由于儿科门诊只有40-50名医师,因此每位医师一天需接待80-100名儿童,有时候甚至高达150名,儿科医师们在一天内几乎都没有时间可以吃饭和上厕所。

江西省儿童医院护理部副主任胡梅英表示,全面两孩放开后,原本不足的医护人员更加捉襟见肘:“事实上,实有儿科医生数要比统计的数据更低,因为这其中还包括了一部分已经转岗从事非儿科临床或行政工作、辞职、调离或退休人员。”

由于儿科医师持续短缺,中国许多医院被迫解散它们的儿科部门。根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PS-CMDA)统计,尽管在中国,儿童占了全部人口的20%,全国却只有68所儿童专科医院,共计25.8万个床位,这些床位只占全国所有床位的6.4%。相较儿童数额对医疗护理的巨大需求,中国儿科医疗资源实在太有限了,尤其是大城市的大型儿童医院更是供不应求,很多患儿都经历过延误诊断和延误治疗的情况。

而与人数短缺形成对比的,是繁重的诊疗任务。

据统计,我国儿科门急诊量年诊疗人次4.71亿,占全国门急诊总量的9.84%。医疗机构每个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日均承担的门诊人次数约为17人次,是医疗机构其他执业(助理)医师工作量的2.4倍。

谁造成了儿科医生荒?

电视剧《儿科医生》热播,再度引发公众对这一群体的关注。儿科医生短缺现象在我国长期存在,全国平均每万名儿童仅有5个儿科医生,二孩政策后,儿科医师就更加缺乏了。而失衡的数字背后,是多种隐患的凸显。

儿科医师人才缺口巨大

大多数学医的人不愿意干儿科,因为儿科医生干的都是“婆妈活”,看病时常一人面对一个家庭,付出的体力和时间成本比看成年患者多。而且儿科医生风险高,家长都对孩子宝贝得不得了,儿科医生受患者家长威胁、侮辱甚至殴打的情况时有发生。

医学界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金眼科、银外科、马马虎虎妇产科、千万别干小儿科。”在儿科,不管你如何加班加点,24小时不睡觉,也不得不面临收入低的现状。在很多省会、一线城市的医院,儿科医师紧张刺激地值一次夜班看几十个诊,值班费只有几十元。有些城市公立医院值班费每晚五元,十几年未变,买瓶饮料都不够。到2017年,我国76%的儿科医生月收入在五千元一下。儿科医生付出的时间体力是其他医生的数倍,但收入只有其他科室的46%,也难怪大批儿科医师纷纷离职了。

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儿童医院许巍等在文章《中国儿科医生面临危机:去留两难》里提到:中国儿科界现状是,有经验的儿科医师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医科学生也拒绝选择成为儿科医师,大多数学生甚至宁愿退出医疗行业也不愿成为一名儿科医师。

儿科医师培养机制缺位

1998年,教育部为了拓宽专业面,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的调整中,将儿科专业作为调整专业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事实上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这意味着,十几年来,我国新型儿科医生培养机制一片空白。

在我国儿科专科培训制度和体系均不完善的情况下,要培养成为合格的儿科医师难度太大了。如今,如果想从事儿科的医学毕业生,只有在念完5年的基础医学后方,方可再选择到儿科培训基地进行为期3年的专业学习,然后加上4年培训4年临床经验……也就是说,近乎十年的时间才能培养出一名儿科医生,加上全国每年仅能培养出1800名左右的儿科医生,这显然不能满足现在儿科医生的需求。

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会长朱宗涵说,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是,近几年来,儿科医生的增加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建立儿科医生培养机制,不然老医生们退休后,谁来接班?”

儿科资源投入不足

儿科始终是被忽视的,不论是医学教育,还是医疗机构建设等方面都是被忽视的。这个事实很残忍,但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现在的事实。

废弃的儿科医院

不仅儿童疾病很少会被列为国家重大科研项目,而且在公共卫生领域中,对儿童健康的关注度也很低,以中国医师协会接连几年开展了对全国儿童生长发育的监测为例,截至目前都是由协会自己筹资进行,得不到国家科研经费的支持。

更可怕的是,尽管目前儿科医疗资源已是捉襟见肘,但目前我国尚无儿科发展的总体规划和远期目标。

缓解儿科医师荒要多管齐下

儿科医师荒既体现了当前医疗人才队伍的一些诸如工作负荷重而收入待遇低等共性因素,也体现了儿科医生群体面临的一些诸如儿科医生培养机制不全等客观因素。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对儿科医生队伍的稳定性和人才补给形成了不小的制约。

解决儿科医生短缺问题,必然要加强儿科医生人才培养。教育部高教司副巡视员宋毅表示,为适应“全面两孩”政策对儿科医生的迫切需求,教育部正在积极采取措施,加强儿科医学人才的培养。

当然,儿科医师的培养仅仅靠扩大招生规模远远不够。完善儿科医生培养机制和儿科医师职业激励机制及加大儿科医院、医疗设施等资源的投入等宏观措施也是不必可少。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党委书记刘新民认为,扶持三级医院儿科的恢复和建设,政府应加大财政投入,让医院从如何提高经济效益的焦虑中解脱出来,才能使儿科得到可持续发展。

儿科医师更是必不可少的职业,必须引起重视。

来源:新华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不用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