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联播 > 正文

专访《人类简史》作者:“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愚蠢程度”

作为当下最具明星效应的作家之一,“青年怪才”尤瓦尔·赫拉利无疑是不少读者心中的宠儿。他的《人类简史》在20多个国家畅销,2015年它被扎克伯格推荐给线上读书俱乐部的3800万粉丝,这本书在中国也有多达50万的读者。今年7月,他又带着一部新作《未来简史》来到中国,还与侠客岛畅谈了对科技创新、人工智能和未来世界的看法,一度引起不小的轰动。

但别忘了,除了是畅销书作家和大众学者,赫拉利首先是一位历史学家 。如何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待如今世界范围内的战争、科技、宗教和政治问题, 对未来,我们到底应该持有悲观还是乐观的态度,一位历史学者眼中的中国和中国读者是什么样的?

最近,侠客岛专访了尤瓦尔·赫拉利。

潮流

1. 侠客岛:这几年,宏观视角的历史读物非常畅销,作为其中的代表人物,你如何看待这股潮流的兴起,背后有何原因?

赫拉利:这是全球化的结果。我们身处的世界,是一个所有国家紧密相连的世界;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也都是全球性的问题,比如全球变暖、全球不平等、核战争、人工智能、生物工程等颠覆性科技。

在阻止气候变暖或核战争方面,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也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一己之力控制生物工程或人工智能技术。如果美国不采取任何行动,仅由中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俄罗斯或日本仍允许机器人杀手的存在,即使欧盟禁止生产,也不会有很大改善。

事实上,因为颠覆性科技的巨大潜力,哪怕只有一个国家采取了高风险高收益的措施,其他国家因担心落后,都会选择无视危险而步其后尘。因此,为了在21世纪生存、发展,人类需要强有力的全球合作。正因如此,人们觉得有必要用全球视角去看待历史。为了认识人们生活的世界,只了解自己国家的历史文化是远远不够的。

未来

2. 侠客岛:谈论未来是有风险的,因为有被证伪的风险,也总会面对不同的观点。我们通常认为,历史学家是关注过去的职业,你为什么敢这么做?

赫拉利:历史学与其说是研究过去,不如说是一门研究变化的学科。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的进程如何改变世界,才是历史学家的研究对象。以此为基础,我们才能鉴往知来,为其中的变化做好准备。

举例来讲,没有人知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将如何改变就业市场,但参考以往的科技革命,历史学家可以分析其潜在影响。在十九世纪,工业革命创造了新的社会环境和问题,原有社会、经济和政治模式都不再适用。是以,人类不得不探索新的模式,比如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尔后,为了检验这些制度、模式的有效性,找到最好的方案并最终付诸实践,人们经历了百余年的战争和冲突。

相比于200多年前由蒸汽机、铁路和电力带来的变化,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在21世纪给人类造成的挑战可以说更加严峻。然而,上世纪留下来的模式似乎已不足以应对新的挑战。

以社会主义为例。20世纪,社会主义视工人阶级为经济的核心力量。社会主义思想家们曾努力教导无产阶级,如何将手中巨大的经济力量转化为政治影响力。然而,如果大众失去了其经济价值,这些教导又有何用?到了21世纪,也许劳动者要抗争的已不是被剥削,而是被抛弃。

或许有人会说,英国脱欧和唐纳德•特朗普的上台,已经展示了一条与传统的社会主义模式截然不同的道路。2016年,失去经济利用价值的许多英美大众,趁其政治力量还在,进行了还击。这一次,他们矛头对准的并非剥削他们的人,而是那些将他们弃若敝履的经济精英。诸如此类关于未来的解读,都是历史学家可以提供的。

冲突

3. 侠客岛: 对人类的未来,持有悲观论调者看起来越来越有道理。你是犹太人,你的祖先见过无数的纷争,看起来冲突似乎也会永远延续下去。你怎么看?

赫拉利:尽管从血统上说,我是犹太人,但这对我的思想几乎没有影响。对我来说,科学家的身份和冥想远比犹太人的身份对我影响更深,达尔文和佛陀也比《圣经》于我更加重要。

至于对未来的看法,我努力成为一个现实主义者,而非悲观主义者。我知道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有多险峻,尤其是战争、气候变化和科技破坏。同时,我也知道,人类的发展水平足以应对这些困难。

共同应对核武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回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活在核阴影下的人还相信灾难在所难免,冷战演变为核灾难只是时间问题。但这一切并没有发生。美国、苏联、中国和欧洲改变了沿袭上千年之久的国际政治规则,几乎没有流血,冷战就结束了,一种全新的国际主义的世界秩序就此建立,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和平。

人类不仅避免了核战争,也减少了其他战争的数量。1945年以来,几乎没有国家因外部入侵而从地图上消失,大多数国家也不再靠战争谋利。2016年,除叙利亚、乌克兰和少数热点地区外,因暴力致死的人数还不及肥胖症多。也就是说,你更有可能因暴食麦当劳而死,而不是被“基地”组织炸飞。

总体来说,我们永远不能低估人类的愚蠢程度,这可是影响历史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但同时,我们也绝不能小看人类的智慧。放眼未来,我或多或少有点悲观倾向,因为身处21世纪,我们没有多少试错的机会。面对核战争、气候变化和技术破坏的威胁,我们或许可以在10次危机中躲过9次去,但只要失败一次,就足以毁灭全人类。

偶像

4. 侠客岛:现在是一个“聪明即性感”的时代,包括你在内的学者,可以因为对知识的阐释成为大众偶像。这是因为人类发展到了特定时期还是一直以来的现象?

赫拉利:这在历史上也很常见,但这种现象有些危险。

尊重知识、听取学者意见很好,但发展到崇拜任何人的程度都很危险,包括崇拜学者。一个人一旦被推崇为先知或权威,他(她)自己都可能信以为真,进而变得骄傲自大,甚至陷入疯狂。对追随者而言,一旦他们信奉某人为权威,便会自我设限,停止努力,只期待着偶像来告诉他们全部问题的答案和解决方法。即使答案是错误的、方法是糟糕的,他们也会通盘接受。

所以,我个人更希望读者在阅读《未来简史》之时,多关注我书中提出的问题,而不是通盘接受我的预言,把我当作探索真理的旅伴,而不是全知的领袖。

永恒

5. 侠客岛:国王、经济学家、诗人,看起来他们的名声持续时间并不一样。在你看来,不管人类自身是否会一直延续,人类所创造的,有永恒的东西吗?

赫拉利:没有。人们总在说永恒,却不懂永恒意味着什么。

比方说,以色列人不愿意分割耶路撒冷,因为他们将其视作“犹太人永恒的首都”——既然是永恒的,当然谁都不会妥协半步。但这套说辞其实毫无意义。130亿年前,宇宙形成,并将继续存在至少130亿年。20万年前,智人出现在地球。耶路撒冷仅仅建城5000年,而犹太人出现至今才不到3000年。这些都不是永恒的!未来,耶稣撒冷这座城市或犹太人不大可能继续存在2万年或2000万年。可能智人也不过能再活200年。

一旦理解了永恒的真正含义,人类便不会那么自私和疯狂,便会明白人类发明的宗教、政治系统是多么的渺小。

中国

6. 侠客岛:中国读者对你的兴趣,让你意外吗?中国读者和其他国家的有何不同?

赫拉利:放眼世界,我发现几乎所有国家的人都有相同的忧虑。他们害怕人工智能等颠覆性科技的兴起,担心战争威胁和气候变化。

然而我也发现,中国读者对知识抱有独特的渴望,这种热情超过其他任何我访问过的国家。也许这是因为中国正逐渐成为全球政治、经济的领导者吧,中国人也因此感到有责任去更好地理解世界、引领人类。

来源:侠客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