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联播 > 正文

90后农民直播"农村日常"半年获打赏8万 父母却说

刘金银(左)在家里直播农村日常生活

每天早上6点起床,简单洗漱后直播:扫地、做饭、喂猪、插秧、打鱼、捉黄鳝……90后泸州农民刘金银从今年2月起直播“农村生活的日常”,半年内收获近10万粉丝,打赏8万多。作为全村唯一留守的年轻人,刘金银的生活方式让亲友乡邻感到不解。即便获得了比打工更多的收入,父母仍觉得他“不务正业”。

低俗、自虐……在农村题材小视频在许多人眼里已声名狼藉之时,刘金银用真实、质朴的直播打动粉丝成为一股清流。但业内人士认为,单独个体持续走红很难,农民做直播应该“走得出来”,也“回得去”。

潮人

直播农村生活日常

一天收入可超1000元

“金牛”是三块石村老农民刘明杰的儿子——26岁的青年农民刘金银。

拥有近十万粉丝的“金牛”,一副农民打扮。“我不是什么网红,我只是个纯粹的农民,一个户外主播。”他说。

这一切,源自“金牛”刘金银最初的打工生活。在做铝合金门窗时,他发现闲下来时特别无聊,不知道干什么。后来,他发现可以看网络直播、小视频打发时间。看了一些小视频后,他觉得自己也能拍,便随手拍了些生活中好玩的事,生成短视频发到朋友圈。之后接触直播后,他发现直播中也充满了商机,要是搞得好肯定比做铝合金门窗强。但他发现,有些直播内容很低俗、同质化严重。于是,他尝试把在农村捉鱼、逮黄鳝的场景拍成小视频上传,很受网友们追捧。机灵的刘金银发现:“机会来了!”

刘金银给自己取了个土气的昵称:“金牛”,直播间名叫“四川金牛Tv”,粉丝团队则叫“神牛家族”。刘金银记得自己第一次做直播时,只有5个观众,直播主题是“打野”,就是在水田里捉龙虾,结果没人送礼物,也没人打赏,他还倒贴了50元流量费。他不服气,打算再试试,结果第二次直播,很快就有几十人围观。“有人说找到了儿时的回忆,让我很受鼓舞。”从此,刘金银一发不可收拾,迷上了直播。到第二个月,他的粉丝就接近一万人。截至8月29日,他的粉丝已近10万人,一天直播收入可超过1000元,这相当于他打工时一周的总收入。

日常

扫地 做饭 喂猪 插秧…

每天6点准时起床直播

刘金银用直播获取的一部分利润,对自己进行了包装。为搞好户外直播,他花两万余元,购置了渔网、钓竿、电瓶、充电宝、三脚架、苹果手机等。“手机两部、电瓶两个、充电宝10个。”父亲刘明杰的卧室里,堆满了他的直播设备,像一个实验室。

无论睡得多晚,刘金银都坚持每天早上6点起床,简单洗漱后,即刻开始自己的直播:扫地、做饭、喂猪、养狗、插秧、收稻、打鱼、捉鳅……凡是农民的日常生产生活,无所不播。对于直播主题和画面,他都没有特别要求,也从不化妆,不刻意筛选直播内容。粉丝们经常通过摄像头,看到他趿着拖鞋、穿着牛仔短裤剥蒜、择菜、杀龙虾……

过去半年多,刘金银遵守着比上班打卡还严的规则,天天拧着水桶、三脚架去直播。8月27日晚,记者跟着刘金银来了个“有技术难度”的,头戴矿灯、手持手机直播半夜捉黄鳝。山村之夜,更多的是荆棘和危险。直播捉黄鳝的“战场”,是刚刚收割稻谷的水田。刘金银必须在稻桩中穿梭,才能完成直播,而每走一步,稻桩都会刺在膝盖上下的位置。而整个捉黄鳝过程,必须完整记录,不然有粉丝会不高兴,只有粉丝们满意时,他才能收到礼物和打赏。

当晚,刚在水田中行进不到20分钟,刘金银就碰到一条有毒的“红斑蛇”。他追着蛇拍摄,险些被咬,整个过程短暂而惊险,但他没答应粉丝提出的“捉蛇”要求,“因为捉蛇是违法行为。”

他的孤独

父母乡邻不理解

“搞啥子视频?不务正业”

初中辍学,早早就出去打工挣钱的他,如今却在家“耍手机”做直播,这让父母很难理解。

有着近10万粉丝的直播大V刘金银,在只有160多人的三块石村六组,是个孤独“舞者”。

刘金银生于1991年,初中辍学,十四五岁开始学做铝合金门窗。父亲刘明杰告诉记者,儿子做铝合金门窗时,运气好一天能挣三四百元。52岁的刘明杰“高小”毕业,除了儿子刘金银,还有一个12岁的女儿。他原本指望儿子能好好打工,挣钱贴补家用供妹妹读书。但春节过后,儿子突然不出去打工了,这让老实的他紧张起来。“搞啥子视频?不务正业。”母亲看着儿子不出去打工,也不下地干活,甚至动了要送刘金银去医院的想法。

刘明杰不懂什么叫视频直播,也不懂什么粉丝经济。但他认为儿子“一天啥事不干!挣不了钱。”眼看村里的后生一个个出门打工挣钱,儿子居然下田捉黄鳝摸泥鳅,整天耍手机。每当从地里回来看到儿子“耍手机”,就“鬼火冒”,多次扬言要把儿子手机砸烂。即使儿子现在赚了钱,他和妻子仍不赞同儿子的所谓“事业”,很少出现在儿子的镜头中,更遑论帮忙。

村里人知道刘金银通过网络直播,半年多就挣了8万多元,很多人将信将疑。“我看怕是吹牛的。”一位老人说,他不相信这种“不劳而获”的方式能挣钱。即使村里很多人相信刘金银能挣钱了,但对于视频直播的挣钱要领,仍然一窍不通,也没有热情去了解。

他的梦

想拉志同道合的朋友

开创视频拍摄、直播事业

“如果有天不做直播了,就在农村做农副产品深加工”

虽然父母乡邻不理解,但火起来的“金牛”哥,仍有着更远大的目标。他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一个集视频拍摄制作和网络直播为一体的团队,一起开创事业。“我没文化,无意中创建了‘金牛’这个品牌,需要与相关专业人士共同创业。”

刘金银告诉记者,自己做小视频是希望有一天能去“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以此开拓一下眼界,农村题材需要与城市接轨。在采访中,记者向刘金银展示了一段流传于朋友圈的“相亲”小视频,他认为该视频很粗俗,他不会做类似视频或直播。而在直播过程中,有些粉丝提出让他自虐、打鸟捉蛙等要求,他也会拒绝。刘金银说,“金牛”哥要做的,就是传递农村的真实生活,传播当代农民的“正能量”。

“如果有一天,你的粉丝不喜欢你了,不给你打赏了怎么办?”对此,刘金银说自己会利用在直播期间建立的人脉关系,学点烹饪技术,制作四川特产和小吃,通过网络渠道销售出去。

“如果以后创业,如何补习文化知识?”面对这个问题,刘金银坦承,文化知识匮乏确实是自己事业发展的瓶颈,打算利用业余时间多看看书,找老师、朋友补习一下。

“如果有一天,不做直播了,还能够回到从前的生活状态,继续做农民或者打工吗?”对此,刘金银告诉记者,假如有一天不干直播了,他也不打算离开农村,可以搞个养殖场,养龙虾、黄鳝,种点蔬菜,做农副产品的深加工。他觉得自己有条件和资源做好。

■观察

没有低俗怪异荒诞 他的视频真实质朴

让人看到新农村积极一面

但专家认为,个体持续走红很难,农民做直播应“走得出来”也“回得去”

刘金银“打野”的猎物,从没卖过,即使捉到的黄鳝、龙虾,市价高达每斤30元。他把黄鳝、龙虾制作成美味川菜,抽真空打包,倒贴快递费,邮寄给“铁粉”。这让粉丝们感到“金牛”哥是个重情义之人。

杭州粉丝“独狼”告诉记者,“第一次看他直播,他坐在厨房侃侃而谈他的直播生涯,个中的快乐与辛酸深深地打动了我。”泉州粉丝“幽默男人”说:“我把金牛当兄弟看,他这个人老实,没什么坏心眼,来他直播间的兄弟姐妹愿意刷礼物的就刷,他也不向别人要,所以他才能走到今天。”

一位采访过“金牛”的媒体人认为,在很多短视频研究者的眼里,农村题材的小视频已声名狼藉,充斥着自虐、低俗以及各种怪异荒诞的场景和行为,令人不适。但“金牛”的创作不同,他用最朴实的语言和不加雕饰的直播,呈现了当下农村最真实的生活。

互联网专家丁道师表示,农民网络红人最早出现在十多年前,随着视频、直播的兴起而越发普遍。但是,单独的个体如不能及时把影响力转化为生产力,很难养家糊口,更难做成事业。个体很难持续“火”两年以上,过去的“网红”也基本销声匿迹了。另外,当前许多农村题材直播视频,内容低俗,需要引起互联网企业和社会关注,引导他们健康发展。同时,农民做直播也要有忧患意识,扎根于农村、依赖于农村,要走得出来,也要回得去。

来源:成都商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