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联播 > 正文

致敬!他缴获毒品多达4.62吨,经历太多生死一线

他曾经是一名军医

却成为缉毒神探

他参与破获贩毒案件3234起

抓获犯罪嫌疑人4246名

缴获各类毒品4.62吨

以生命为刃,以鲜血为戟

他说,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他是“八一勋章”获得者

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普洱边防支队支队长印春荣

军医扮“马仔”,胆大智斗毒贩

1998年10月即将被调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普洱边防支队的军医印春荣接到线报,有人要进行毒品交易,当时缉毒人手紧张,尚未调入的印春荣主动提出要求扮成买货的“马仔”,配合公安边防支队侦破此案。

对于当时仅仅24岁的印春荣来说,虽然在技术上隔行如隔山,但为了办案,可以克服一切困难。

当时,有两个毒贩说他们手里有毒品要出售,印春荣就扮成买家的马仔,出面和两个毒贩进行接洽,双方谈妥之后,两名毒贩上了摩托车,把印春荣夹在中间,向公安边防队员已经设伏的宾馆驶去。

记者:当时你坐上他们摩托车的时候,心里紧张了吗?

印春荣:你说不紧张好像不太像,刚骑上那会儿不紧张。恰好拐到一个十字街上,碰到一个交警,那会儿真的很慌。

记者:你为什么慌?

印春荣:万一那会儿出现意外情况,带我们去交警支队那可不行,就暴露了。我下来赶快给他发烟,我说不好意思,我们从山上来。他说,那行你们去吧,以后不允许……这是真实的故事。

在印春荣的带领下,两名毒贩到达了宾馆,和已经等候在那里扮演印春荣老板的大队长进行了交易。之后,大队长借口去洗手间,想要通知埋伏在外围的边防战士,等两名毒贩出了宾馆就抓人。但还没等大队长从洗手间出来,两名毒贩就准备带上钱走人。紧急情况下,印春荣拿起杯子砸向其中一个毒贩。

印春荣:当时没下命令,他要走,就拿起茶杯砸了。

记者:那是谁没有按计划行事,是您还是大队长?

印春荣:我想,他在卫生间,他(大队长)的意思是等一等,在外面实施抓捕。

记者:你当时的心态是怕他跑了,所以我能及早把他逮住。

印春荣:对,主要是这样想。

卧底毒贩团伙,沉着取其信任

印春荣首次参与的缉毒行动,抓获毒贩两名,缴获海洛因将近十公斤。1999年初,印春荣正式调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普洱边防支队。

2002年5月,云南公安边防总队破获一贩毒大案,缴获海洛因九十多公斤,按照毒贩的交代,九十多公斤海洛因都已联系好广东和福建厦门的买家,印春荣化名“三哥”,前往福建厦门,试图诱出藏身厦门的大毒贩,并伺机进行抓捕,通过电话联系,双方把约会的地点定在了一家咖啡馆。

记者:要赢得他们的信任,这个过程有多难?

印春荣:基本他要问我的信息,我应该能掌握,比如说云南边境,从哪里小道走,边境环境怎么样,境外的毒品多少钱一公斤?

记者:都得背吧。

印春荣:不需要背,长期接触你就知道了,你天天跑,这有个小道,那有个便道,哪里有检查,哪里没检查,你都知道。

第一次见面,双方交谈的时间不多,只有十几分钟,毒贩的保镖曾经多次前往云南,对云南的情况非常熟悉,而印春荣对对方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沉着应对。分手后,对方又通过电话,对印春荣进行了严密的考察和盘问。三天后,对方主动打电话,要求见面交易。

印春荣:大约从早上十一点多开始谈,谈到下午四点半,这个时间太漫长了,我从来没遇到过,他提了80万现金过来,把100多万已经打过去了,就等着我交接,我不断创造一些交接不了的人为因素,比如我们款不到,一直查不到打款等等,在这四个多小时过程当中,真叫度日如年。

记者:你在等什么?

印春荣:在等指令。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毒贩似乎对印春荣产生了怀疑,他告诉印春荣,到另外一个酒店交接,他自己不过去,让保镖代替他去办理交接。

印春荣:他不愿意去交接,他要叫这个胖子(保镖)去交接,当时我想,这个人身高1米96,一百多公斤,我才七十来公斤,我心里面发虚,万一路上发生点啥,我有可能治不了他。我就反复做他工作,因为我一直和他谈,我就想叫这个黄毛(毒贩)去,但是后来才知道黄毛比他更厉害。

记者:到宾馆怎么逮住的他?

印春荣:到宾馆就正常交接,交接完就把他抓捕了,我们住在17楼,我打了电话,二三十个人冲出来,紧接着下电梯,人一抓,我们就脱离现场了,相当于我们也被抓那种感觉,但是我们永远不见面了,所以后面黄毛永远不知道我是这个人。

多次深陷危机,再危险也不告诉家人

近10年间,印春荣所在的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因为缉毒,牺牲人员多达56人,可以说,印春荣的每次行动都处在生死边缘。

记者:你会不会想到我可能一不小心,一个失手也会牺牲?

印春荣:我就是想,当年我如果哪个案子弄不好也会这样。

记者:像这种真的是在踩钢丝一样,你只要一不小心,真的就完蛋,所以踩了一次,有的人就不愿意再去第二次了,但你们做缉毒的人,是一次一次没完没了。

印春荣:所以我们就要求把基础的工作做得很细,真是要尽可能把方案拿得很完善,相对来说把你可能预知的东西,做得更完善一些,尽量避免突发的情况出现。-

记者:你会把这些事情跟家里人说吗?因为很危险,心理包括生理的压力都很大?

印春荣:不会,你不说他们本来就担心,你要说就更担心了。我基本从来不会把哪个案子细节,哪个地方危险告诉家里人。

不改初心,多抓一克毒品,老百姓就少受危害

印春荣出生在云南省瑞丽市,是毒品犯罪最为泛滥的区域之一,从小到大,印春荣目睹了太多由毒品引发的悲惨故事,印春荣说,这可能就是他参与禁毒斗争的“初心”。

印春荣:我们农场在一个傣族混居的地方,有个老人吸毒,我很早的时候就接触到这些东西,但是当时我没有认知,直到我高中毕业以后,有几个同学吸毒死了,这种印象才变得很深刻。我后期抓到的什么亲戚朋友、同学的哥哥、同学的弟弟都有,非常惨烈,也是非常难受。

记者:你抓着他们心里一定挺煎熬的,熟人?

印春荣:非常难,说白了内心当中,还是对这种东西(毒品)有一种痛恨。

记者:可是你抓得再多,你也抓不尽啊?

印春荣:对,但你抓一个少一个啊,我们有一句话,在边境多抓一克毒品,内地老百姓就少受一份危害,这个说得简单,真是这样,也确实如此,有的专家统计说,一公斤海洛因可以导致两千起刑事案件,单单我们云南总队,每年基本上缴获八吨毒品左右。

每年缴获八吨毒品,这减少了多少刑事犯罪。他们经历了生命的危险,换来的是毒品危害的减小。向他们致敬!

来源:央视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