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每日靓号推荐 > 正文

走出4位民国总统的“第一镇”,你知道在哪吗?

星岛环球网消息:小站,一个位于天津东南方向的小镇,却有着“近代中国第一镇”的盛名。

在19世纪末欧美各国出版的地图上,这里是唯一被标注的“中国小镇”,这在全国数千个小镇中绝无仅有。

一个农村小镇,之所以受到欧美列强如此关注,源于当时正在进行的“小站练兵”。“小站练兵”不仅开启了中国近代军事现代化的先声,造就了中国第一支按近代军制组建、用近代武器装备、具备多兵种协同作战能力的新式陆军,而且经过这个历史跳板,这里走出了4位中华民国总统、1位行使总统职权的临时执政和9位北洋政府总理,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重要一页。

“近代中国看天津,百年天津看小站。”如今,走进遗迹上重建的小站练兵园,也就走向了清末民初风云激荡的历史深处。

师夷长技练新军

小站,位于中国天津津南区,最初只是一个驿站。当时,李鸿章奉朝廷之命,调兵进驻河北青县马厂,以保卫京城。为往来方便,官兵沿马厂至新城一百四十华里遍设驿站,十里一小站,四十里一大站。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驿站,到了1895年,却成为西方列强惊愕和关注的目标,不仅是当时欧美各国出版的地图上唯一被标注的中国小镇,而且还被当时有的西方媒体称之为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

位于渤海之滨的农村小镇,缘何享有如此盛誉?这还要从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小站练兵”说起。

小站练兵,历时悠久。早在光绪元年,即1875年,淮军将领周盛传率兵移防到今天天津津南一带,在其中一小站设亲军营练兵,同时开垦良田,兴办农桑,建新农镇,后习称小站镇,天津小站因此得名。

而当时的中国,清王朝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的惨败,国门沦陷,民族蒙耻,军队羸弱。

在1875年9月19日的《纽约时报》上,一篇文章这样写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国的军事力量像大清国这样脆弱,这些所谓的士兵,他们的装备极差,而且几乎全军都缺乏严格的训练,他们在军容严整的欧洲军队面前,恐怕抵抗不了五分钟。

20年后,西方列强的这种蔑视,因为一场中日之间爆发的战争,再次增添新的注脚。

1894年,中日军队在丰岛海域爆发激战,史称甲午战争。让世人震惊的是,在这场战争中,中国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淮军溃不成军。

“当时,北洋水师拥有军舰25艘,官兵4000余人。其中,定远、镇远号铁甲舰,排水量达7335吨,各装十二英寸大炮4门,即使在今天,也称得上是大吨位的舰船。甲午战争的惨败,让中国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被迫割地和进行巨额赔偿。”小站练兵园讲解员侯希玲介绍说。

一个泱泱大国,一支貌似强大的军事力量,缘何却一败涂地,蒙受奇耻大辱?究其原因,除了清朝统治集团内部腐朽不堪外,当时还有很多人认为,另一个关键原因是军队训练落后。

痛定思痛,朝廷上下纷纷主张,仿用西法,创练新军,光绪皇帝也以此举为救时之策。

其实,在甲午战争告急之时,朝廷就已令广西按察使胡燏棻开始在河北马厂后到小站编练新军,号定武军,总计兵额4750人,全军使用西洋枪械,聘德国人汉纳根为总教习。

甲午战争之后,编练新军的呼声再次高涨。在众多官员之中,有一个人格外显眼,此人便是袁世凯。他上书军务处,指出:“此次兵务,非患兵少,而患在不精,非患兵弱,而患在无术。”

袁世凯,河南项城人,出生于军旅世家,叔祖父袁甲三曾追随左宗棠、李鸿章等人参加过镇压捻军、太平天国的战争。袁世凯青年时曾参加科举考试,准备弃武从文,但屡试不中。后来,袁世凯投奔庆军统领吴长庆,跟随其到朝鲜12年。期间,因表现优异而得到提拔,官至三品道员。1894年,日本与朝鲜之间的战事紧张,袁世凯见形势危急,就请调回国,留在京城,谋了一个浙江温处道的官职。

袁世凯上书,正值甲午新败,军务处李鸿藻等大员手足无措之际。因此,李鸿藻奏调袁世凯进京。进京后,袁世凯邀集募友,到他的居处嵩云草堂,翻译各国有关兵制的书籍,对人谈必称“用西法练兵”。其后,袁世凯把翻译的兵书,共12卷,呈递给军务处的荣禄,得到军务处各大员普遍看重。于是,指令袁世凯作建新军规划。在收到其拟定的练兵规划后,军务处联名奏报:请袁世凯接统定武军,扩编改建,更名为新建陆军。保荐奏折很快得到光绪皇帝的批准,1895年12月8日,光绪皇帝下旨,命令袁世凯督率创办新军。

在接到上谕后的第13天,袁世凯奉命抵达小站,竖起编练新军的大旗,从此开始了一生中最为关键的一步——“小站练兵”。

鼎新革故创先河

小站练兵,揭开了中国军队编练近代化的序幕,在中国近代军制史上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开创了中国近代军事史上若干个“第一”。

与旧式清军相比,新建陆军第一次参照近代欧洲国家的陆军征兵标准,制订士兵招募制度,对士兵的选拔条件苛刻,要求身高须4尺8寸,年龄20岁至25岁,能平举100斤重物,1小时能走20里,不吸毒、无前科,还要考察祖宗三代等情况,同时鼓励有文化者从军。

在编制上,新建陆军虽然沿用淮军的军制称谓,但已经完全西化,第一次规范设置步、骑、炮、工、辎重等陆军主要兵种,明确提出步兵为诸队之根本,而以马、炮为之辅的兵种协同作战理念。各兵种武器全部由国外进口,炮兵装备德国克虏伯大炮,步兵使用奥地利造的曼利夏步枪,骑兵使用曼利夏马枪和战刀,军官一律佩戴六响左轮手枪。

同时,小站练兵还第一次仿效西方现代军队,以相当于师的镇为单位,下设协、标、营、队、排、棚,相当于旅、团、营、连、排、班,每镇总兵员为12512名。

而在小站练兵场上,令当时人感到新奇的,还有第一次按照近代陆军单兵作战要求,将以前款式肥大又无实战功能的军服换成了西式陆军军服,第一次仿照西方陆军军制,在中国军队中实行正规的近代军衔制度,军帽和肩章分为3等9级。

除了这些革新,所谓新军的重要一新,则是练兵方式的变革。侯希玲说,小站练兵第一次按照西方近代军队模式制订训练大纲,成书于小站练兵期间的《新建陆军兵略录存》和《训练操法详细图说》是小站练兵的操典规范,其中有操法、战法、阵法等,并附插图详解,这些兵书体现了道必师古、法必因时的原则,不失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实用专著。

另外,新军也建立了完备的治军章程、律条、法令,律兵极其严格。侯希玲说,当年,在小站讲武堂的正门上方,悬挂着一个大匾,袁世凯手书4个大字“严加训练”。袁世凯曾对张之洞说,我练兵就两手,一手拿刀,一手拿钱,听话的给钱,不听话的吃刀。

为使军人懂得为国尽忠,新军还编写通俗的口诀和歌谣,其中每天必唱的《劝兵歌》,用词简洁,朗朗上口:一要用心学操练,学了本事好立功,二要打仗真奋勇,命该不死自然生,三要好心待百姓,粮饷全靠他们耕,四莫奸淫人妇女,哪个不是父母生,五莫见财生歹念,强盗终究有报应,六要敬重朝廷官,越分违令罪不轻,七戒赌博吃大烟,官长差出当重刑,你若长记此等话,必然就把头目升,如果全然不经意,轻打重杀不容情。

训以固其心,练以精其技。新建陆军聘请外国教习,严格执行训练操典。1896年6月之后,袁世凯多次把练兵队伍拉出小站,进行长时间的行军战演练,和进攻与防守的演练。在此期间,光绪皇帝派荣禄多次亲临视察,荣禄对新军的规模、训练、演习等大加赞赏,袁世凯也因练兵有功,晋升为直隶按察使,仍专管练兵。

为检验小站练兵成果,1905年10月,在今河北河间举行秋操,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近代野战演习,参加演练新军46000余人,马5800余匹,车1500辆,战线长达20余里。次年10月,新式陆军又举行更大规模的野战演习,名曰彰德秋操,英国人贝斯福观后认为新建陆军操法灵熟、步伐整齐以及气质之鲜明、号衣之整洁,莫不楚楚可观。后英国《泰晤士报》又刊登多篇秋操通讯,使中国新式陆军名扬海外。

小站练兵的成果推动清王朝着手全面编练新军,全国定编36镇。从军事需要出发,朝廷第一次设立了陆军部,小站练兵统一了全国新式陆军的军制,新式陆军营制规定:各省编练新军以军为单位,每军下辖2到4个镇,每镇设有步兵、骑兵、炮兵、工程、辎重兵等。

除此之外,小站练兵还第一次设立参谋营务处、执法营务处、督操营务处等正规参谋机构、军法执行机构和训练监督机构,第一次设立粮饷局、军械局、转运局、正规陆军野战医院等较为完善的近代后勤保障机构,第一次创办各类军事学堂、学兵营、训练队等一系列学科健全、管理规范的军事教育机构。

新军营中多枭雄

小站练兵,从1875年起,历经半个世纪。在小站练兵过程中,一批具有近代军事素质的干才脱颖而出,开始登上20世纪初期历史舞台,最终成为左右中国近代政局的显赫人物。

而其中最为知名的,除了袁世凯外,还有相继担任过中华民国总统的冯国璋、徐世昌、曹锟及段祺瑞临时执政。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小站练兵中袁世凯重用和依仗的嫡系。

继袁世凯之后,于1917年8月—1918年10任中华民国总统的冯国璋,25岁时只身到大沽口淮军直字营当兵,后进入李鸿章创办的武备学堂习步兵科,因成绩优秀于189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甲午战争后,冯国璋随清朝驻日公使赴日考察。在日考察期间,冯国璋结交日本军界人士,兵博览近代军事著作,抄录和整理了几大本有关军事训练和近代军事科学发展的“兵书”。1896年回国后,这些资料被转交给袁世凯,袁世凯见后大加赞扬,当即任命冯国璋为新建陆军督操营务处帮办,兼步兵学堂监督。不久,又升为督操营务处总办。在小站,冯国璋经过精心筹划,与他人合力编成《训练操法详晰图说》22册,成为随军学堂的标准教科书。

随后接任大总统的则是与袁世凯有着特殊关系的徐世昌。袁世凯曾随父亲寄居开封城内,与徐世昌家离得很近,两人结为“金兰之好”。1882年,徐世昌在袁世凯的资助下进京应试,先中举人,后又再中进士,任翰林院庶吉士。后于1918年10月至1922年6月出任中华民国总统。

袁世凯奉命到小站编练新建陆军后,最操心的头等大事就是选拔各级军官,总感觉缺少一个最得力的助手。这时,他想到了徐世昌,便奏请徐世昌到小站帮他练兵。1897年8月,徐世昌到小站任新建陆军参谋营务处总办(相当于现在军队中的参谋长),期间成绩卓越,加之翰林出身和受到袁世凯的敬重,奠定了他在北洋军队中仅次于袁世凯的地位。

曹锟,天津东大沽人,1885年进入北洋武备学堂。甲午战争后,胡橘棻在小站编练定武军,聘曹锟当教习。1895年,定武军编入袁世凯编练的新建陆军,曹锟成为其中一员,袁世凯让他做新军右翼步兵一营帮带。1899年,曹锟被提拔为学兵营监督,两年后又升为步兵帮统。1923年10月至1924年11月,出任大总统。

段祺瑞,出生于安徽六安县太平集,1885年考入天津武备学堂炮队科,学习4年。毕业后,被派往德国学习军事。1896年,段祺瑞被袁世凯调往小站,任新建陆军右翼炮兵营统带,兼随营炮兵学堂总办,被袁世凯视为亲信,在北洋新建陆军中为所谓“北洋三杰”之一。1924年11月至1926年4月就任临时执政,行总统职权。

在负责编练新军过程中,袁世凯大肆搜罗军事人才,培植起了自己的嫡系。当时不管哪方面人才,袁世凯都通过拜把子、收养子、门生,搞政治联姻和金钱收买等手段笼络人心。段祺瑞的妻子死了,他就将自己的干女儿张佩蘅嫁给段祺瑞,认段当干女婿;后来冯国璋的妻子死了,他又将自己的家庭教师周道如嫁给冯国璋做续弦夫人;他还指使他的长子与军中将领拜把兄弟,每当逢年过节,或遇婚丧之事,他都要给这些将领一些特殊的照顾。

袁世凯想方设法培植嫡系,一个代表性的故事便是提前泄题给段祺瑞。

1902年,袁世凯做了直隶总督,他手下的军队改成北洋新军,并相继成立了3支队伍,当时称每支队伍为一协,军官叫协统。在选人军官时为了表示他任人唯贤,特地宣布,以考试的方法提拔军官。从德国深造回来的段祺瑞,自认为学识不凡,却没想到,连续两次名落孙山,生怕第3次考试再度落榜,心里惶惶不安。然而就在考前一天晚上,忽然传令官来报,说袁世凯有请,段祺瑞本不愿这个时候耽误备考,却又不敢不去。见到袁世凯,袁只是跟他闲聊天,段祺瑞心里着急,只好心不在焉地敷衍,终于等到袁世凯说完了,段祺瑞急着往外走,袁世凯亲自送出门来,分手时将一张纸条塞到段祺瑞手里,但什么都没说便与段祺瑞告别了。段祺瑞不知道袁世凯塞给自己什么东西,又不敢当面拆开,等回到家中一看,顿时如释重负,原来纸条上写的是第二天考试题目。就这样,段祺瑞考试轻松过关,高中榜首,顺利当了第三协协统。

伴随着小站练兵的兴盛、发展,逐渐形成了以袁世凯为核心的北洋军阀集团。除了4个总统及一个临时执政,小站练兵还走出了唐绍仪、赵秉钧、段祺瑞、徐世昌、江朝宗、王士珍、靳云鹏、张绍曾、贾德耀共9人17届总理,和张勋、冯玉祥、孙传芳等35位督军,另外还有为数众多的部长、省长等师以上的军政高官,成了近代中国历史上一股重要的势力,曾经影响近代中国政局20多年。

“在中国数千个小镇中,没有哪一个小镇像小站一样,走出了中国近代史上那么多的显赫人物。小站是名副其实的‘近代中国第一镇’。”侯希玲说。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