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精彩选读 > 正文

为什么会有自杀式爆炸这么残忍的事?

很幸运,我们生活在和平之中,但是,就在平行时空的他处,依然有很多个“我们”深陷于战火、恐怖主义的噩梦之中……不想死是人的本能,那些自杀式袭击者为什么宁愿以身赴死?让我们来走进这部《哀伤的墙》。

谁比谁更正义?   

林颐 | 文

QQ截图20160728105452

《哀伤的墙》 

(法)雅斯米纳·卡黛哈 著 

缪咏华 译 

上海三联书店 

2016年7月版 

为什么会有自杀式爆炸这么残忍的事?当类似新闻充斥于报端、屏幕之时,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阿敏万分痛苦,心脏被挤压、撕扯。他是一个外科医生,绷紧了发条,连续地、匆忙地工作,努力地、徒劳地试图挽救每一条生命。刚刚发生了一场自杀式爆炸,人们肢体残缺、面目全非,呻吟着、无望地乞求生存的机会。

阿敏绝对没有想到,造成这一幕人间惨剧的始作俑者,恰是他那美丽温柔的爱妻——丝涵。丝涵躺在那儿,全身炸碎,脸部完好。警察找上门,阿敏拒绝相信。但丝涵从伯利恒寄发的信件承认了她就是凶手的身份。这一切到底是怎样发生的?阿敏走上艰难的追索之路。

《哀伤的墙》原名《攻击》,法国小说家穆罕默德·莫莱赛奥曾是阿尔及利亚军队的军官,为了躲避阿国官方的书籍审查,他采用妻子雅斯米纳·卡黛哈之名来写作。这部小说创作于十几年前巴以冲突如火如荼之时。时过境未迁,全世界存在着更大的不安。

QQ截图20160728105527

作为玉石俱焚的手段,自杀式恐怖行动是一种准确率极高的、难以预防的战术。正如一位巴勒斯坦官员所解释的,它仅需要“一个愿意赴死的青年……钉子、火药、一个电灯开光、一小段电线、水银、丙酮……最贵的一笔费用是去以色列某个城市的路费。”最大的障碍是人的意愿。不想死是人的本能。那些自杀者为什么宁愿选择死亡呢?理查德·道金斯曾经专门从“互惠利他”的角度研究自然选择的演化结果。只要一个生物亲族的收益大于牺牲造成的成本,自然选择就会宁愿牺牲个体,而让“自私的基因”繁衍生殖。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分成各种各样的群体,只要群体之间的纷争难以平息,恐怖主义的觅米(道金斯发明的文化基因概念)就会在怨愤的人群中继续传播,就会有愿意为群体牺牲的人体武器挺身而出。

阿敏和丝涵是一对加入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夫妇,他们住在特拉维夫的高级公寓里,生活美满幸福。但是一墙之隔,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如果说特拉维夫至少还能维持表面的和平,那么,杰宁、伯利恒、耶路撒冷正在发生什么呢?一部政治小说,它的背景必须镶嵌在真实的历史之中。现实就是2002年的“杰宁大屠杀”。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发起军事袭击,并对杰宁市的巴勒斯坦难民营进行了无目的机枪大扫射。以色列著名作家阿里·沙维特在非虚构作品《我的应许之地》之中诘问:“奥弗拉(第一个定居点)究竟是犹太复国主义的良性沿袭,还是犹太复国主义的恶性变异?”答案是——两者兼备。

犹太复国主义是民族解放运动,同时也是一个殖民主义事业,它打算以驱逐一个民族的方式拯救另一个民族的命运。

QQ截图20160728105547

我们是谁?我们要去哪里?我们如何设置自己的终点?1950年,78岁的罗素因“捍卫人道主义理想和思想自由”荣膺诺贝尔文学奖,罗素在演讲中说道:“我绝不会为我的信仰而献身,因为我可能是错的。”这绝非虚无主义或犬儒主义。

每一种信仰都有它的道理,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冲突起因未必是善和恶,很可能是一种善和另一种善的不包容。谁比谁更正义?

QQ截图20160728105614

雅斯米纳·卡黛哈

是继卡缪之后,当代最杰出的阿尔及利亚裔法国作家,享有法国语文外交官美誉。本名为穆罕默德.莫莱赛奥(Mohamed Moulessehoul),曾是阿尔及利亚军队军官,工作之余一面写作,在阿尔及利亚以法文出版了多部小说,深获好评。在阿尔及利亚内战期间,他为了躲避军方对书籍的审查,采用了他妻子的名字“雅斯米娜·卡黛哈”这个女性笔名。一直到2001年,他离开军队迁居法国后,才公布其真实身分。在公布身分后他依旧持续使用这个女性笔名,为的是表示对妻子的感激,以及对所有阿拉伯女性的敬意。重要著作有当代东方三部曲:《喀布尔之燕》、《哀伤的墙》、《巴格达之歌》。

荐语

卡黛哈笔下描绘的世界直如人间炼狱,饥馑、荒芜、恐惧、窒息。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库切

QQ截图20160728105650

小说改编的电影《炸弹枕边人》(2013,法国)

电影《炸弹枕边人》

我不相信神会让人类互相残杀。

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重要,

也没有谁的生命高于他人的生命。

——穆罕默德.莫莱赛奥

(来源:深港书评)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爆炸 自杀